一面029章:告密者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9章:告密者

小说:一面 作者:本命红楼 更新时间:2020-09-30 16:10 字数:3754

  ‘去警察局,把这些人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可能不仅之前的罪责不会追究,还能讨得一大笔赏钱,要不这担惊受怕的日子真打算就这么一直过下去啊!’

  ‘做人怎么能这么没良心,孙大哥这么一心一意为我们着想,到都这份上了,还给我们路费让我们想法子回家,我怎么能做出如此龌龊之事呢!’

  ‘不行不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们做的事情万一失败,以后追查起来,要是查到我头上,那可不得了,逃兵这事情可大可小,可要是惹上那几方势力,可真是尸骨无存都没处喊冤啊!’

  章荣反复思量左右权衡,瞻前顾后摇摆不定,最终做出了决定,成为那个连自己都感到不齿的告密者!

  几个小时前。

  “致远,枪我有办法给你搞到,但是你能不能给那些人凑点路费,都是些苦命人,确实也不容易……”孙诚挠了挠脑袋,他本来就是个脸皮极薄之人,这时候和林致远提钱的事,总让他有种趁火打劫之感。

  “老孙,这五根金条本来就是用来买武器的,给他们做路费,合情合理!”林致远想都没想,就把五根金条掏出来交到老孙的手上。

  “要不了那么多,要不了那么多,况且我们确实需要留一点,我手里光有枪,子弹、手榴弹数量也严重不足……”

  孙诚带着林致远几人回到他们的临时住处,已经到晚上七点多钟,一进屋,发现跟着自己的这些人全聚齐了,看见他进来,纷纷站起身。

  “孙老大,你回来了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可把我们担心坏了!”

  “你再不回来,莫二哥都要带我们出去寻你去了!”

  一张张脸,关心担忧情真意切,孙诚本就不善言辞,只能对着他们一一点头,表达自己的感谢。

  莫二坐在角落里,这时候没有喝酒,发着呆不知想些什么,听见提起自己,抬头憨厚一笑。

  “众位兄弟,我孙某人求你们一件事。”孙诚犹豫了下,但他也清楚这已经是火烧眉毛的事情了。

  “孙老大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命都是你给的,说这话就太见外了!”

  “你们带出来的枪我要全部拿走,这位是林队长,先前我和你们提过的我老长官的儿子,他要这些武器有大用处!”

  “孙老大,这事情你做主就好,我们能有什么意见!”

  “就是,这事情还和我们说什么商量的话。”

  “那我们回家的事情可怎么办,也不能让我们一路要饭要回去啊!”这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众人一回头,发现说话的原来是章荣。

  在场的十几个人本想出言反驳,借以彰显自己的仗义仁厚,可到底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想想章荣这时候虽然冒了众人的大不讳,但说的话确实在理,于是一个个没有说话,低下头不敢面对孙诚的目光。

  一路上这些人的情况,林致远已经听孙诚详细和他说了,这样的反应也是意料之中,他知道自己这时候必须出面了:“可不敢委屈众位兄弟,我这里还有四根金条,原本就是用来买枪的,兄弟们拿去换了大洋分了,权当做回家的盘缠!”

  众人长舒一口气,接受了这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一番招呼告别,除了孙小虎、莫二、鲁进三人,其他众人稍作犹豫,还是选择了离开,毕竟大家之间的情谊交往,若是孙诚个人遇到凶险还可以施以援手,可短时间内为了他的一番说辞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他们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今日一别,可能日后再难相见,大家期盼回家的心情我完全可以体会,要不是如今我已无家可回,谁不想阖家团圆,我只交待大家一点,我们的行踪情况,大家务必严守秘密,要是胆敢泄露,我孙诚绝饶不了他!”

  “孙老大,瞧你说的,要是这点义气都丢了,那还算是人嘛!”

  林致远在人群中看见一个文弱青年,一直脸色煞白,左顾右盼鼠目乱窜,正想询问一番时,鲁进凑了过来,和林致远确认弹药的准备情况,林致远一下子岔了过去,再回头时,青年已经走出去了。

  “我报案,我要报案!”章荣飞跑进警察局,冲着门里面大喊。

  在门口一下子撞上一个准备外出的一个中年人,中年人戴的端正的帽子猛一下被他撞飞了,头顶上不多的几根毛发暴露无遗,中年人的火气腾地就窜上来了,一巴掌扇了过去:“小崽子的,大晚上的,跑那么快赶着投胎啊!”

  章荣被这一巴掌扇的有些蒙圈,跌倒在地,揉了揉脸颊,好半会才回过神:“长官,我有重要情报,我有重要的情报要汇报!”

  “重要什么重要,是家里被偷光了,还是老婆跟人跑了!”秃头怒火不减。

  “长官,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向你揭发!”章荣急的都要哭下来了,他清楚,这事情稍有不慎那就是引火烧身。

  “切,到这的,那一个不是说重要紧急危险关键的,到头来都是一些屁大的破事。”

  “有人在上海搞了不少军火,可能是要策划什么大事!”章荣一咬牙,透露了一点情况,希望能借此引起面前这个蠢货的重视。

  “小兄弟,可别因为和谁有点过节就信口雌黄,这些年来我们这里的,揭发什么的都有,到头来查清楚了不过是一些私人矛盾,要知道,浪费警力那也是重罪,你可要想清楚后果!”旁边一个青年人哈哈一笑说道。

  “就是,堂堂警察局,大门口的守卫是干什么吃的,什么人都能放进来!”

  “林局长,您可千万别生气,小桂花今晚的《穆桂英》还等着您去捧场呢!”青年给中年秃子敬上烟,恭恭敬敬的点上。

  “行,这个小瘪三你尽快打发一下,我快来不及了!”中年人猛吸两口烟,匆匆向门口的汽车跑去,经过章荣的时候,还不忘一个脑瓜子拍了过去。

  “别多说话,老老实实和我去里面谈,要是你真提供了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的东西的。”

  章荣听了面露喜色,乖乖地跟着青年向警局后面的几间独立审讯室走去,黑暗中,彼此都难以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青年人走在前头,脑筋飞转心思百动,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后面这人对我们的行动到底了解多少?

  “邓警官,这么晚还有案子要办啊?”

  “嘿,一个熟人,托我打点些事情。”

  “那你先忙,回见!”

  “回见!”邓欢皱了皱眉头,这人此番闹腾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灯下黑的处理,确实有些难度,但可不能因为此人而坏了革命的大事!

  “致远,我只能帮你走这两趟了,剩下的只能你自己想办法运进城里来了!”

  “赵叔叔,已经十分感谢了,要不是你,这么些物件,我们真是没招啊。”

  “你要是这么说,叔叔就更加惭愧了,致远,我牵挂太多,一家子老老少少全指望着我,实在下不了你们父子这种抛头颅洒热血的决心!我对不住老兄弟们啊!”

  “赵叔叔,你已经做的很多了,我都听说了,您把大半家业全捐给了黑省的马主席,现如今能做到您这样的,已经非常难得了。”

  “可我是东北人啊!致远,一会再去一趟我家,我离开军中后,还留了几把看家护院的手枪,你一并带走吧,国门都守不住了,我的家门又岂是这区区几条小破枪能看守得住的!”

  “停车检查!”

  赵仁礼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哪路瘟神啊,自己开的这辆可是守备军的车,按说不该有不开眼的主啊!

  刘立早混上这一身皮实在是不容易,纨绔子弟吃喝嫖赌,干啥啥不会惹事第一名,就算姐夫是师长,可看见他这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也是有气没处撒啊!但他这姐夫再瞧不上他,也经不住他姐姐枕边风天天吹啊!总算瞅准机会看到特务处增设了个缉私大队这个机构,求爷爷告奶娘给这阿斗安排了个缉私队分队长的职务。

  赵仁礼强作镇定,这是昨晚卖了一张老脸要来的车,但心里到底没底,可事到如今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致远的大事成败,也只能搏一搏了:“你是哪部分的,不知道我们什么身份嘛!”

  “这车是……我们也只是例行公事,例行公事而已!”刘立早哪能记住上海城里那么多车牌号啊,但他人虽糊涂可又不是傻,这车牌的标志图案和姐夫那辆一模一样,绝对非富即贵啊!可今天是自己第一次执行任务,要是被这一咋呼就夹起尾巴走人,今后在手底下人面前还怎么混。

  “例行公事,我们也是执行公务,你看需不需要守备军那边和你的上级沟通一下!”林致远跨步上前,军人的血煞之气暴露无遗。

  “不敢不敢,长官请!”刘立早心有不甘可又无可奈何,手脚慌乱下,无意中踢了下汽车的轮胎。

  这动作一下子刺激了林致远和赵仁礼的神经,刘立早别的能耐没有,但多年赌场的摸爬滚打,察言观色的水平却是高人一等,嗯?这车上现在就一个司机,重量没多少啊,可这轮胎为什么崩的那么紧?

  林致远咬紧嘴唇,将刘立早拉到一边:“兄弟,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我们商行和警备司令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这些货还有青红帮洪清帮主的股份,你看……”

  “他们都是大人物,小弟平时都是远远看着不敢上前问候,可按照规矩见者有份,不知道今天这事情小弟能否参一股!”刘立早心中大喜,要是来人硬气到底,自己可能会有不少担心主动放行,可既然你主动先软下来,那这笔横财今天我是注定要发了!

  林致远见四下无人,从口袋里摸到剩下的两根金条,挑出其中一根:“兄弟既然想参股,那也无可厚非,但你总要有些贡献,才能有这个资格参股啊!你想想城里各方机构,类如警察局、侦查科、巡防队还有你们缉私队,要是人人见面来一刀,那我们岂不是血本无归,要是你能给我们提供凭证,确保我们畅通无阻,我认为兄弟的贡献还是值这一根金条的!”

  “这是我们缉私队的特别通行证,我会拖到明天下午,再去队里报告丢失!”刘立早想都没想就掏了出来,完全不考虑这个举动会给自己将来带来什么麻烦。

  “痛快,那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反正不过一锤子的买卖,这事过后,我们彼此相忘于江湖。”

  刘立早从林致远手中接过了金条,突然注意到他另一边空落落的半截袖子,咦?这人只有一只手臂?!管他呢,刘立早的脑袋里已经计划这金条该怎么花了。

  刘立早目送着这辆汽车离开,从口袋中抓出一小把大洋,想了想又放回去两块,对着一旁跟着的三名手下交代:“这些钱你们拿去分了,记着,要想以后这碗饭吃的安稳,今天的事情全都给我烂的肚子里!”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一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