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033章:度陈仓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3章:度陈仓

小说:一面 作者:本命红楼 更新时间:2020-10-04 21:14 字数:3996

  上海的各家菜馆,宋鑫最适意的就是面前这家“淮扬居”,菜馆以淮扬菜为主打,风格融南汇北不拘一格,其中最大的特色,就是厨子掌勺之前,先来厅堂问安,依据主家的口味习惯调整咸甜酸辣,这样做出来的菜,虽不能标榜完全正宗,但却做到适口可心,如此深得各方食客的好评。

  “宋先生,洪帮主!包间备好了,主厨一会就来请安!”老板自然清楚这二位的身份,掐准时间早早地就在大门后迎候。

  “今个我和宋先生要谈点事情,简单的几个小菜就可以,让主厨自己把握,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口味给我做的淡一点。”洪清挥手示意老板过来交代了一番。

  “成,我亲自去厨房安排,你和宋先生稍坐!”老板也是个明白人,他们二位可以随意但自己却不能随便啊。

  “宋先生!洪帮主!你说说这可太赶巧了,早就听闻这家菜馆闻名大上海,我现赶现订包间一点机会都没有,刚刚我还说,不过一家菜馆而已,怎么会这么红火,原来是你们二位一直捧场啊!”赵剑在家左等右等,快到八点时候,总算收到了我的信息,匆匆赶到这里,这一出偶遇虽说看起来拙劣,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洪清冷哼一声,自己近来为儿子的事情跑前跑后,心情一直不佳,他可不信赵剑这小儿会有闲心思到处去搜罗美味佳肴,所以这时候连一句客气话都不愿意多讲。

  宋鑫看见赵剑,也是大皱眉头:“赵先生,我也是刚到上海,这阵子事物实在繁忙,交易的事情,你就按照洪帮主的意思直接去和宗仁对接即可。”

  “洪帮主最近的困扰,我也听说了一些,在我看来,洪兄弟一定吉人天相,很快就能平安释放了!”

  洪清脸色一变,这时候,这句不咸不淡的恭维无异于在狠狠地抽他的耳光,路上他和宋先生已经就这件事,反复斟酌商量,过去时候,他们一直不太重视学人的力量,甚至明里暗里,他们还时不时地对这帮教授学生加以伤害,这时候突然放下身段寻求和解,就算他愿意弯下膝盖,都没地方给他来磕头。

  不待洪清发作,赵剑从身后下人手中接过一个古朴温润的老木盒:“有学问的人嘛,从古至今都是宁折不弯,也都好一个面子,面子到位了,难不成他还能一直绷着?听闻洪兄弟的事主向来喜欢收藏线装书,这东西在外面可遇不可求,但说来凑巧,我对这个也颇感兴趣,前不久主子那边刚好赏赐一本明代中期的《王阳明心学》,如今要是能对洪帮主有所帮助,那也算物有所值了!”

  洪清从赵剑手中接过木盒,打开一看,尽管他对这些古籍古物所知不多,但好几百年的东西并且还是纸质品,放到现在能有如此品相状态,其中价值不言而喻。

  洪清偏过头看向宋鑫,不管赵剑今天过来图谋的是什么,但自己刚刚受了恩惠,又不好张口将人家扫地出门,可今天晚上这个局,主心骨还是宋先生,所以不管如何,就交给宋先生定夺吧!

  “洪帮主,今天我们过来商量的就是你小儿的事情,既然赵先生已经帮我们考虑的那么周到,我们就择日不如撞日,借今天这个席,感谢赵先生的赠书之情吧!”宋鑫自然明白洪清现在的考虑,思量一番后,想着反正赵剑也就这几天的蹦跶了,简单应付应付也就过去了。

  这时间,我匆匆赶到了酒楼,因为走得急,还带着一阵地喘气,周管家在门口看见了我,意味深长的冲我一笑:“碰巧了,赵先生刚刚也来了这家酒楼。”

  “是嘛?他还真是神通广大啊!”我知道周管家话里有话,但此时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要明白难得糊涂。

  我和周管家一道进了包间,几人分宾主落座,这是一个临河的雅间,不远处,隐约听到前面一个戏院传来的丝竹管弦浅唱低吟,半开的窗户小风微微荡漾,坐在这样的环境里用餐,真有种不似人间胜似人间的错觉。

  就在其他三人都为这环境而折服时,唯有我,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却惊涛骇浪,因为我在来这边的同时,已经和邓大哥那边秘密联络,行动立即开始!

  “开门开门,动静都给我小点!”

  “吆,孔堂主,这么晚了,您这是?”看着门外的卡车,守门的喽啰睡意朦胧一脸诧异。

  “帮主交代的要事,你进去通禀一下孙长老。”

  “那,请您在门口稍等。”

  仓房的主管孙宾接到报告,说是孔堂主带着几辆卡车过来了,第一反应是感到奇怪,随后心里估摸,难道是武器需要转移?可自己没提前接到通知啊!再者说了,这样的事情,让一个外堂的堂主来办,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你们找个理由拖住孔堂主,我现在给帮主挂个电话,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明白了,孙长老。”

  电话打了过去,响了几声没有人接,又打了一次还是如此,打了周管家,还是没有人,孙宾没法子,给青红帮的门房去了电话。

  “我是孙宾,帮主今天在外面有事情?”

  “是的,晚上和宋先生在一起吃饭,听说是请了最近一直过来的赵剑赵先生。”这是我离开青红帮做下的一个局,特意给门房赏赐了几张钞票,假意好心提醒他们洪帮主回来得晚,他们要打起精神迎候,别睡死了惹得帮主生气,末了还特意交代了今晚的宴席。

  “行,我知道了,要是帮主回来,就说我打过电话,请他无论多晚一定要给我回一个电话。”孙宾没法子,只好交代一句挂了电话。

  “好的,我一定转告帮主。”

  没法子,孙宾只能暂且按住内心的忐忑怀疑,出门去见孔堂主。

  “老孙,怎么出来那么久啊,是不是晚上又找了暖被窝的,兄弟我打扰了你的雅兴啊!”

  孙宾看着面前的孔骏,一切正常,满脸不在乎的和自己开着玩笑:“去去去,我哪有那个闲心思,这么大一个火药库交给我看守,我每天可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啊!”

  “理解理解,没关系过了今晚,你这一身担子就算是卸下来了,到时候你想怎么快活就怎么快活!”

  “孔兄这话是什么意思?”孙宾内心隐约有些不安,可他又找不出任何依据来印证自己的判断。

  “孙长老借一步说话!”

  “什么?需要延缓两日才能付款!我说你今天怎么无事献殷勤呢!”洪清听了赵剑一番解释,冷冷道。

  “洪帮主,十万现大洋确实不是一笔小数目,为了付款安全,赵剑不得不以踏实安全为第一目的。”赵剑讪笑着应付洪清。

  “道理听起来也对,可凭你们的实力,如今用这个借口,这不是招惹外人笑话嘛。”周管家适时跳出来唱了这一出黑脸。

  赵剑脸色稍霁,但很快又切换了一脸的阳光明媚:“出了这样的问题,赵剑确实感到非常抱歉,这样吧,我先把到手的三万大洋奉上,三日之内余款一定凑齐,要是再出问题,这三万大洋就权当给宋先生、洪帮主赔罪之用!”

  “老洪,赵先生看起来确实是碰到难处了,不过既然人家态度如此诚恳,我们再存心刁难不是让外人说我们欺负小辈嘛,要我看,再多给三天时间,也不是什么大事。”

  洪清和宋鑫对视一眼,明白了他的态度:“宗仁,这三万你先代我收下吧,记住了,赵先生说的,三天时间,余款一定保证!”

  “是帮主!”我接过票据,是日本正金银行现款立兑的通票,不需要身份验证,也不要求存款人提供个人信息,这样的票据万一丢失,第三方也可以去冒领,但对于不愿泄露基本信息的交易双方来说,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我微微点了点头,示意票据没问题,席间又恢复了最开始的和谐,只聊风月莫谈国事。

  “你说什么,刚刚洪帮主和赵剑那边已经完成交易,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今晚就允许赵剑将货物运出上海?”孙宾显然对这个说辞抱有怀疑态度。

  “没错,因为他们吃饭的地方在我的地头,所以大晚上的被抓包,走这一趟的差事。”孔骏一脸的不耐烦,似乎对这样抓差式的安排也非常不满。

  “这事情不一直是由宗仁少爷负责嘛,按说他应该过来一趟啊!”孙宾仍旧无法打消自己的疑虑。

  “老孙,听你的语句,是在怀疑我啊!”

  “不不不,孔堂主,都是自家兄弟,说这话就伤和气了,能不能让帮主那边给我挂个电话什么的,毕竟……”孙宾也想不到,孔骏要是果真欺瞒自己是为了什么,这么多东西不管是卖是运,都难逃青红帮的掌握啊。

  “有这个必要嘛!”一块木疙瘩放在了孙宾的手中。

  孙宾将手中的东西凑近一看:“帮主令!?”

  “要不要我们一起到洪帮主面前,问一问这帮主令是不是他亲自交到我手里的?”

  “孔堂主说笑了,是孙宾多心,全听孔堂主吩咐!”见帮主令如见帮主, 孙宾只好放下最后一点怀疑,执行了这令他疑虑重重的指令。

  “时候不早了,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周管家清楚这两位爷平时的作息习惯,十点多钟已经不算早了,而且观察几人正事已经聊的差不多,已经开始没话找话了。

  “那晚辈就不打扰宋先生和洪帮主休息了!”赵剑赶紧起身,将椅子细心拉开,给两人留下足够的过道空间。

  我也站起身,趁着几人不注意,对着窗户下做了个手势。

  “大家注意,一定要遵守纪律,我们今天的首要目的是制造混乱,为仓库那边赢得更多的时间!”林致远望向一旁埋伏的一众兄弟交代道。

  洪清走在最前头,刚到门口,一发枪弹射来,洪清一个激灵退了回来,将身后的宋先生也拉到酒店的深处:“人都给我散出去,打起精神来,有敌袭,有敌袭!”

  赵剑也挥手示意自己的手下散出去,配合青红帮众人,向对方开火。

  门口的青红帮帮众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纷纷寻找掩体,对着最早开枪的几个位置还击,林致远趁着混乱,用手雷炸了门口停着的汽车,一众人在他的指挥下,不断变换着位置,硬生生拖住了这些装备人数都占有绝对优势的对手。

  “有意思,有意思!这帮人到底什么来头,敢在上海对我们动手!”宋鑫这时候已经恢复镇定,站在屋子深处的安全位置,看着窗外的惊天动地,仿佛这是一次和他毫无关系的交火。

  “敌暗我明,又搞不清楚路数,困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啊!我们的支援什么时候能到?洪清倒不担心门外的敌人,但宋鑫也被卷了进来,不得不让他慎重。

  “最近的堂口二十分钟应该就能赶到这里,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吃饭,肯定会不惜代价赶到,警察局那边半个小时也应该过来了,平时我们可没少孝敬那帮孙子!”周管家恭敬的站在一边,此人虽然贪婪事故,但也是从血雨腥风中成长起来的老人了,所以遇到事情一点都不慌。

  后门传来枪响,屋子里的众人面色一变,后面虽然也留了守卫,但也就象征性地站了两三个。

  “赵先生,烦劳让你的人去盯一盯后门,我们各负责一边这样比较稳妥。”宋鑫冲着赵剑笑了笑。

  屋里面还有好几个青红帮的人,但赵剑明白宋鑫洪清还是对自己不放心,所以才做了这个安排,如今门外情况双方都一无所知,搞不好还有可能这帮人是冲着自己来的,一念至此:“赵五,你带着我们所有的兄弟去后门,给我一定要顶住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一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