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034章:男儿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4章:男儿烈

小说:一面 作者:本命红楼 更新时间:2020-10-05 16:27 字数:3830

  另一边,数百箱武器在孔骏紧催死逼下,仅仅一个多小时就装车完毕,孔骏匆匆打了一声招呼,就带着几辆车离开了仓房。

  “快,发动车辆,去青红帮总部。”

  “孙长老,你这是?”手下非常疑惑,但还是照做了。

  “东西全都被远走了,这地方也就没什么事情了,毕竟是经我手出去的,我好歹要去回禀一声。”孙宾这话说给手下人的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卡车离开的时候,他不踏实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

  四辆卡车开的极快,司机冷静沉着地在一个个转弯口提前预判,基本没怎么减速,显然这条路线他们已经演练很多遍了,在一个转弯口,四辆卡车突然分道扬镳,向着不同的目的地分散行驶。

  附近的居民偶有被汽车和地面的摩擦声惊醒,但大多见怪不怪,除了偶尔几个大半夜睡不着的,站在窗户口抽烟,其他的翻了个身子继续入睡。在上海这座城市,黑夜不过是白天的一种延续,劳动、商业、交易、阴谋所有白天没有进行完毕或是不适宜上演的剧目,在夜的遮掩下,纷纷粉墨登场,在寂静的夜里留下属于它们的痕迹后,重又了无声息。

  其中一辆卡车在某个巷口停下,黑夜中突然出现十多个人,他们一个个都拉着一辆黄包车凑了过来。

  “快!行动要快!那边的同志在用生命为我们拖延时间!”

  大家都明白这次行动的重要性,两个年轻小伙子一个攀爬站在了卡车的边缘,稳健迅捷的将箱子往下面送,一辆黄包车捆紧一个箱子后,拉车的黄包车师傅扎稳马步,弓着身子,快速的离开了这里,向着交代他们的目的地赶去,仅仅十来分钟,车上东西就少了快一半,副驾驶位置的人检查一番后,卡车重又驶入沉沉的黑夜,向着城北的方向开去。

  “帮主!帮主!你没事吧!”青浦堂口的堂主袁林身形狼狈的被门口的青红帮帮众让进了大厅。

  洪清面色阴沉没有搭话,周管家含讽带讥的接了一句:“袁堂主,您赶来救驾的速度挺快啊,明知道宋先生和帮主在这儿遇到危险,可不过十分钟的路程你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了才勉强赶到,是不是安逸日子过得太长了,严重缺乏锻炼啊!”

  袁林现在是一肚子的委屈,他知道这一顿训斥自己只能接着,可这真不怪自己,从召集人马,开仓库拿武器,自己一分钟都没耽搁,可一路上至少三拨人对他层层阻击,最后一波人离这里就剩两条街了,可那不过不到十人的队伍用不要命的打法,硬生生把他带来的人拖住了,他们不要命,袁林可不想让自家兄弟枉送性命,最后没法子,他只能兵分两路,带着十多人绕了很大一个圈才赶到这里。

  “我们在路上也遭到了伏击。”袁林小声嘀咕着,算是为自己和兄弟们辩解。

  “嗯!?一共有多少人。”洪清问道。

  “应该二三十人吧。”袁林清楚伏击的人数应该也就十个人左右,但这时候实话实说不是也太显得自己无能了嘛。

  “哪来的这么多人,上海不过就这几家势力,从外省进那么多武装人员,码头火车站城门口我们都留了观察哨,又怎么会一无所知,难不成这些人是从天下掉下来的嘛!”洪清自然明白袁林的话肯定掺杂水分,但此时门外的枪来弹往却是铁的事实,他实在想不明白,这在他看来最终注定毫无结果的突袭,并且还会招来青红帮不死不休的报复行动,这帮人究竟是想达到什么目的。

  “老洪,这事情不对,警察局的人到现在也没有赶到。”门外的惊天动地没有对宋鑫造成任何波动,在经历最开始的骚乱后,宋鑫倒是既来之则安之,吩咐店家泡上一壶好茶,自顾自地耐心的品尝起来,还为此时有些焦头烂额的洪清倒上了一杯。

  “警察局?对啊,他们怎么没有动静?”洪清自语。

  “武器库怎么还没打开,钥匙呢,快去找钥匙!!!”

  “胡局长,武器库门上竟然锁了两把锁,另外一把不知道是谁弄上去的。”

  “废物!真是废物,赶紧想办法开锁啊!”

  “我们试过用锤子砸了,但那把锁还真结实,需要点时间!”

  “我们上个月不是抓个了有名的惯偷嘛!把他叫过来,告诉他,要是能把这个锁顺利开了,我们给他减刑!”

  胡非这次真是火烧火燎,头上不多的几根毛发因为内心的焦躁而被他反复抓挠,上海商会会长宋鑫,青红帮帮主洪清,这两人要是在自己辖区出现任何意外,可不是辞职走人那么简单的事情。

  他心里清楚,自己手底下这些人,在百姓面前耀武扬威还行,遇到真正的硬仗肯定是顶不了太大用,可自己要是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就算毫无作为,这事情日后还能有个说道,但如果是像现在这样,这么多人至今还在里面趴着窝,等追查起来,哪怕自己长了一千张嘴,也难以解释啊!

  “那个惯偷逃走了。”

  胡飞一脚将面前这个警员踢飞:“猪!我怎么养了你们这么一群猪啊!不是早就交代你们,这是个高手,要关在单间,手铐脚铐这一套家伙一样不能少,也不能让他接触到铁丝这些工具的嘛!怎么还能出这样的事情?”

  “我明明记得……”小声为自己辩白。

  “砸开了,砸开了!”一个力大气沉,在警察局里出了名的莽汉子过来报喜,手里的大号消防斧都还没来得及放下。

  “好!关键时候,还是你做事情靠谱,所有人赶紧拿上武器,去总务那边领了弹药,把所有能用的车辆都开上,赶紧的!”

  “车子,车子的轮胎都被人扎了!”

  “什么!!”

  胡飞重重地挠了挠脑袋:“开上我的车,找几个好手跟着我,赶紧去!”

  这时候,警察局的文书凑上来:“这很有可能是一帮悍匪啊,你想想,他们连青红帮都敢动,你过去不是太危险了!”

  “你提醒的对,果然是我对一片忠心啊!”

  “邓欢!邓欢人在吗?快过来,你带着这几个好手先去现场支援,我亲自带着兄弟们跑步前进,你们几个到了那边注意观察,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车开了一两公里后,邓欢摸出一根烟:“他娘的,自己个贪生怕死躲得远远的,让我们兄弟几人去冲锋陷阵,谁还没个妻儿老小啊!”

  “邓队长,你说说这叫什么事情,我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敢打包票,家里那婆娘一年都守不住就要改嫁,儿子都不大可能随我姓!”

  车里几个人哄堂大笑,笑完之后又一脸凝重,显然这汉子话糙理不糙啊。

  “得,这事情我做主了,一会你们下去放个钉子,就说我们这辆车也出问题了,许警察局这么多车辆被扎胎,就不许我们出点小意外嘛!”邓欢扫视了一圈众人。

  “还是邓大哥心眼好,事事为我们考虑!一个个都别装糊涂人,以后有人问起,这就是意外,听明白了没有!”

  邓欢偏头看向窗外,在心里喃喃自语:“希望你们都一切顺利啊,我这边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上海城外,一处极少有人前往的河道,四辆卡车陆续赶到。

  “东西都交给那些人了吧?”孔骏从第一辆卡车跳了下来,一晚上的折腾,几人脸上都有淡淡地疲惫。

  “放心吧孔大哥,都按照您的要求在那几个路口停下的,车上跟着的兄弟给我们指的路,没有出任何差错。”

  “你们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孔大哥,你既然选了我们,说明你把我们当兄弟,您的吩咐,我们照做就是,你不想告诉我们的,多一句我们都不好奇!”

  “谢谢你们,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你们不仅是为我做这件事情,千千万万的国人将来会感谢你们的!”

  “孔大哥,下面我们该怎么办?”

  “过会会有船过来,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先去安徽,到时候你们是去是留,随你们自己的心意!”

  “孙队长,我们没有子弹了!”

  “致远,我们也快要打完了!”

  林致远看了一眼自己的弹夹,里面也只剩下最后一颗了,他看了看表:“我们还需要再坚持二十分钟,才到我们约定的时间!”

  现场众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将子弹收集起来交给队伍里的几个枪法好的,其余的人拔出匕首,随时准备冒头出击。

  前面负责阻击的队员跑了过来:“林队长,人太多了,青红帮附近堂口的人,还有警察局那边都赶过来了,足足好几百人,我们只剩下一条撤退路线,留了几个同志在舍命抵挡着。”

  “你们几个赶紧撤,把这几人的尸体也背走,他们是上海本地人,要是追查起来,可能会根据这些人的身份查到我们的组织。”

  “林队长,可你们?”

  “我们都是才到上海的,他们一点线索都没有,再说这批武器本就是为了东北,牺牲的事情也应该优先我们!”

  看着林致远坚定地眼神,来人知道自己劝说也没有用:“好吧,林队长,你们多保重!”

  “把这个兄弟也带出去吧!”林致远想了想,指着孙小虎说。

  孙小虎本想拒绝,孙诚一个巴掌扇了过去:“给我走!又不听话了不是,这次我要是能活着出去,非要把你好好练一练,你看看你,和我当了这么多年兵,打枪的那个准头,丢死人了!”

  孙小虎想了想,知道自己留下确实累赘,孙诚为了保护他,很有可能还会分心,回过身子抱紧了孙诚,话语有些哽咽:“哥!”

  “走吧走吧,放心,最后十几分钟,我们撑得住!”林致远将剩下的几颗手雷分给留下来的四人,最后检查了自己的弹夹。

  “老孙,上海找不到东北菜的好馆子吧!那个猪肉切得实在太细,猪肉炖粉条子,里面的猪肉到他们手里都快成了肉丝了!”林致远将香烟分给身边的几人,吞云吐雾中,思绪又回到了他们共同的家乡。

  “就是!这东西也只有在我们那嘎达才能吃出味道,大冬天,现杀的年猪,从头到尾都要就地取材,卤猪头、炒猪耳朵、猪肉炖粉条、红烧肉、炖猪血、猪尾巴,那滋味!”孙诚身上早就挂了彩,但说起家乡美味,人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

  “可惜啊,我们可能没机会在家乡这么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了!我们东北的父老乡亲虽然身在故土,可也被剥夺了拥有这份快乐的权力!”

  “放心了,倒下我们几个,自有后来人,东北将来还会是中国的东北!只是你欠我们的这顿酒,我恐怕这辈子是顾不上了!”

  “老孙,我们东北走出来的,都是一群血性男儿,可也有些不争气的东西,想不想上路之前,再恶心他们一下?”

  孙诚顺着林致远的目光,看向了躲在人群里的赵剑,刚刚他几次瞄准,却都没有打中这厮的要害:“打小就你鬼主意多,你就说怎么干吧?”

  林致远从口袋中摸出几枚勋章,分给孙诚几人:“去年缴获的东西,没曾想现在派上用场了!”

  “这是?东北治安军联治共荣勋章!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一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