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选择

萧浪骑在驴子上,慢悠悠的走在小道上,朝青牛镇赶去。

“当初决定在这斗兽场历练,看来是错了!”

萧浪有些头痛的抓了抓脑袋,显然柳静看出了他真正的实力,或者说潜力。那位药王城的五大强者之一的八爷,似乎也对他另眼相看。

或许普通的寒门武者,会因为这些大人物们的垂青而欢喜不已,萧浪却一点不欢喜。

这些年,他跟着姑姑逃避追杀,颠肺流离,自小在死亡山脉,在魔鬼山和野兽为伍。养成了一股桀骜不驯,自在逍遥的心性。

因为斗兽场离开青牛镇近,所以萧浪找到这个地方后,就很少去魔鬼山了,谁知半年都好好的,最近却接连出现异状。

先不说步小蛮武院那边的麻烦,就说这雅夫人和八爷就让他头疼不已。不过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西北十城联赛就开始了,他自问绝对能拿下武院第一,而后代表武院去参加联赛。

药王早就放出话来,这次武院能在联赛排名能进入前三,就奖励贡献最大的学子一枚凤翎丹。

凤翎丹可是药王木鼎得意之作,准圣品丹药,价值连城,别说治好他姑姑的双腿,就算刚断气的人都能救活!

萧浪暗暗打定主意,等得到凤翎丹,立刻远走高飞,任凭雅夫人和八爷有什么图谋都不惧。

雅夫人和八爷的事情,萧浪回去后没有和他姑姑说,虽然他很清楚这个姑姑没有瘫痪之前拥有何等的战力,但是这些事他不想让那个已经这么苦的女人再多加愁绪。

小刀最近很听话,整日呆在院子内修炼陪着姑姑,萧浪继续在武院斗兽场青牛镇三点两线来回。

过了几天,步小蛮终于来学院了,消瘦了许多,一身白衣飘飘,更显清绝美丽,楚楚伊人。

步小蛮不时飘来的目光,萧浪当做没看到,也无视雅夫人有意无意抛来的媚眼。上午的文课埋头补觉,下午窝在草丛中修炼玄气,晚上则去斗兽场内历练。

柳雅似乎来武院内玩得乐不思蜀,居然连续无数天在武院授课,这个药王城最有名的【请修改部分章节内容】本身修武境界不高,但是理论知识却强的离谱,最重要的是什么都敢教,很多学子们不懂的,或者说完全没有可能知道的辛秘,却都能从她口中得知。

学堂内的文课本来很多世家武者都不来上的,现在却每日爆满。无数男学子睁大眼睛,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不过一双双火热的眸子却一直锁定着【请修改部分章节内容】,不知道他们是来听课还是赏景的…

“司徒公子、步公子、木公子历练回来了!”

这日文课上完,萧浪正准备闪人,去树林里修炼玄气,结果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

司徒战天,步小杀,木飞鱼!

萧浪眉头微微一挑,这三大公子他认识,或者说武院内无人不知。药王城最大的势力是药王木鼎的家族,其次就是柳家,司徒家,步家三大家族。当然最近几年多了一个烟雨山庄。

药王城不仅有药王,还有无数的药,三大家族也是炼药世家。垄断了整个战王朝西部的丹药生意。

柳家这一代直系的只有柳雅和当代家主柳如虎两人。司徒战天,步小杀是当之无愧的两家大少,家族接班人。木飞鱼身份特殊了一点,是药王木鼎的侄孙。

三大公子一个月前,带着家族强者去了魔鬼山历练,备战西部十城武院联赛。步小蛮当时也跟去了,不过因为受伤提前回来了。

如果是以前,萧浪绝对直接无视了。现在却不同,因为他看到司徒战野奔出学堂之前扫过来的目光,这目光由原来的怨恨,变成了赤裸裸的杀意。

司徒战野要借司徒战天之手杀自己!

萧浪野兽般的感知力,立即清楚了他的意图。他有些头痛的摸了摸鼻子,如果是西部十城武院联赛之后,他就算灭了司徒战天也没事,大不了带着小刀和姑姑亡命天涯。只要进了药王城北边的魔鬼山,司徒家哪怕来再多的强者,他也有自信能逃命!

只能躲了!

萧浪打定主意,悄然从学堂后门,去了小树林内,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开始修炼玄气。

“还有十多天就武院大比了,希望能安静度过!司徒战天你别无事来找事!”

萧浪暗暗念道,只是修炼了大半个下午,太阳还高悬在天上,他就准备撤了,惹不起,咱躲的起。

然而!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小树林内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名锦衣公子,腰间别着一把镶嵌着绿玄晶的宝剑。高大的身材,肩宽腰细,相貌英俊,嘴角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这是一个能让花痴少女疯狂的公子。

司徒战天!

药王城第一公子!

之所以司徒战天被称做第一公子,是因为他老爹司徒枭雄是药王城第一强者。而且司徒战天在同一代,不论境界,学识,风度都是绝顶的!木飞鱼虽然是药王的侄孙,但是各方面都差很远。

司徒战野跟随在司徒战天后面,满脸的冷笑和怨毒之色,后面还跟着司徒家的两名子弟,四人冷冷的目光都锁定萧浪,显然来者不善。

“你就是萧浪?”

司徒战天在萧浪身前两米处停了下来,语气轻飘飘的,但自有一副高高在上的漠然。他眉头微微蹙起,似乎很奇怪步小蛮为何因为一个如此平庸的寒门武者,打自己的脸?

萧浪低头垂眉暗暗思量着,准备措辞,西部联赛在即,此刻实在不宜和司徒战天爆发冲突。司徒战天可不是司徒战野,自己动了他,牵一发而动全身,司徒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谁知——

司徒战天下一句话,却让萧浪不用考虑那么多了。

“自断一条腿,滚出武院,或者自己去武院大门跪上一个时辰,两个选择,这事就算了!否则,本公子就打断你两条腿,你自己爬回去!”

萧浪错愕的抬头盯着依旧淡淡而立的司徒战天,宛如听错了!却看到司徒战野和两名司徒家的子弟,满脸的狞笑,甚至三人身上的玄气已经开始运转了。

司徒战天没有开玩笑!

虽然萧浪以前也听说过,这位药王城第一公子是如何的嚣张跋扈,但是面临到自己身上,萧浪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不就是步小蛮对他表示了一点特别关心吗?不就是自己决斗赢了司徒战野吗?多大的事?司徒战天居然要下如此狠手?

萧浪不明白这些世家武者,为何如此的跋扈,如此的张狂。虽然神魂大陆寒门武者的命不值钱,但也不至于因为一点小事如此大动干戈吧?

殊不知,萧浪认为的小事,在司徒战天看来却是大事。世家最重脸面,药王城的第一公子,也认为自己的脸比这寒门武者的命重多了。要不是西部联赛在即,今日他就直接动手灭杀了!

去武院大门跪一个时辰?

武院马上就要下课了,这意思就要他当着武院数百人下跪?这让从小在山野中长大,秉性桀骜不驯的萧浪如此,比杀了他都难。

自断一条腿,滚出武院?

这也不是萧浪的风格,别说面对一个司徒战天,恐怕就是他老子司徒枭雄都没有这个资格。

萧浪极度控制内心的狂怒,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压低声音说道:“司徒公子,我无意和你们司徒家为敌,一个月后,我自动消失药王城如何?”

“和我们家为敌?你有这个资格?”

司徒战天长笑一声,有气吞万里如虎的气概,他嘲弄的望着眼前身子微微颤抖的寒门武者,冷幽幽的说道:“少废话,你信不信我灭你全家?你家住青牛镇,家里还有一个瘫子,一个傻子是不是?最后问一遍,是下跪,还是断腿?”

萧浪双手紧握,指甲深深陷入掌心,身子颤抖不已,他低头沉默起来,似乎在抉择。就算在死亡山脉,或者魔鬼山遇到高阶的玄兽,他都没有这么纠结过!

片刻之后他想通了!

他根本没有退路!

司徒战天就是要玩残,玩废他!

身子不在颤抖,他抬起了头,嘴角弯起一个诡魅的弧度,他那张平平无奇的脸,立即变得妖气凛然起来。

既然没有退路,那就不退了!

你要玩,我就陪你玩!

他眼睛眯起,弓着身子,微笑着说道:“我的选择是—— 祖宗十八代!”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妖者为王 正序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