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一边等着鲍尔斯的消息,一边加紧整理院子。过几天,我要在使馆请达鲁总统夫妇吃饭。在这之前,我要把院子里所有的事都做完。篱笆翻新了,菜地开出来了,院子里的小路也修好了。小路,我设计做成贝壳和鹅卵石路。贝壳和鹅卵石是我带着黄毛在海边捡回来的,请人先铺上水泥,再把贝壳和鹅卵石镶嵌进去。

现在院子里只剩下最后一项大工程,竖旗杆。

这是我想了很久的事情。我前面说过,从建馆一开始,我就想要一根象模象样的标准旗杆。在使馆,有三样代表性的东西必不可少,一是国旗,二是国徽,三是刻有使馆名字的铜牌。这三样东西,是一个国家的象征,缺少哪样都不完整。乔治岛的使馆没有旗杆,我只能临时在门边插上一面小国旗。搬到新馆址后,我把国徽和铜牌挂好了,国旗还是只能插在门边。

我对旗杆的研究也持续了一段时间。开始我想买一根现成的,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假国人”布莱恩说帮我从国外定制,结果没有人愿意接这样的活。这样一来,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决定自己做。从此之后,我每次出门办事,只要见到旗杆,就会多看上几眼。以前,旗杆对我来说长得都一个模样,看不出有什么区别。现在,我眼里的旗杆变得不一样了,材料不同,长短、粗细、颜色各异,底座有方有圆,方的尺寸,圆的直径都不一致,高度也有区别,甚至姿态也有美丑之分。在吉多见到的旗杆当中,我最喜欢的有两根,一根竖在总统府门前,一根立在基比驻吉多使馆院里。两根旗杆都是金属杆身,也都分成三节,下面粗上面细,一看就是焊接起来的。总统府的要粗些,也高一些,我目测了一下,应该超过十米,刷的是灰漆。基比使馆的高不超过八米,白色。总统府采用的是方型底座,看着敦实,基比使馆的是圆形底座,显得秀气。我知道,总统府的我学不了,基比使馆的我还是可以试试。

我还曾专门为此讨教过伦杰。

“对不起,钟代办,我还真不知道旗杆是怎么做的,”伦杰不无遗憾地对我说,“您知道,我来的时候,这根旗杆就已经在这里了。”

“那您有没有设计图纸?”我问。

“图纸?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留下来,”伦杰有点为难地说。

“那没有关系,”我说。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很失望。

“这样吧,我帮您找找看,但您得给我点时间,”伦杰大概看出了我的失望。

“那太感谢了,”我感激地说,“您慢慢找,不急。”

我没有指望伦杰真能找到旗杆图纸。旗杆竖好了,谁还会在乎旗杆的图纸。但没过两天,伦杰出人意料地打电话给我,说他找到了我要的旗杆图纸。我听了很兴奋,立即开车跑了一趟,取回图纸。我如获至宝,对旗杆图纸认真研究了一番,然后照葫芦画瓢,花几个晚上,画画改改,画出一个大致的图纸。我不是完全照搬照抄,而是对原来的图纸有所修改。最大的修改是把圆形底座改成方形底座。我觉得方形更显得庄重。

图纸我在乔治岛的时候就画好了,也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找材料。吉多物资供应短缺,日常生活用品都买不全,做旗杆的材料更难找。我走遍了贝卡斯为数不多的几家商店,别说是钢管,就连类似钢管的东西也没有找到。店里买不到,我只能想别的办法。我想起来,伦杰说过他那儿有一节剩下的旗杆。我去拉了过来。

“黄毛,我们现在至少有了一节,”我对黄毛,也是对自己说,“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好的start。现在还差两节,找找看,或许能找到。”

搬到新馆之后,我更是满世界找金属管。有一段时间,只要看到长得长长圆圆的东西,我的两只眼睛就会放光,以为就是我要找的旗杆材料。直到有一次,我经过一个破败的院子,惊喜地看见里面有一根旗杆。

“黄毛,也许我们今天找到宝贝了,”我欣喜若狂,赶紧停车。黄毛也跳下车,跟着我去看。

这是一处废弃的教堂。院门关着,里面没有人。透过透迹斑斑的铁栏杆往里看,里面杂草丛生,一片荒芜,旗杆就立在杂草丛中。旗杆只有两节,底座隐在杂草里,看不见。

“不错,不错,这应该就是我要找的旗杆,”我对黄毛说,“走,我们去找布莱恩,让他帮忙问问,能不能帮我们买下来。”

布莱恩听说我找到了旗杆,一口答应替我去找院子的主人。

“我可以出钱买,”我说。

“我去问问,说不定不要钱,”布莱恩笑着说。

两天之后,布莱恩拉着那根旗杆来了。旗杆在布莱恩小白车的后备箱里伸出好长一截。吉多路上颠簸,不知道他是怎么开过来的。

“老板,我把旗杆给您拉来了,”布莱恩说。

“太好了,”我说,“这可解决了我的大问题。”

“您知道,他们要了多少钱?”布莱恩神秘地问我。

“多少钱?”我反问。只要拉来了,出多少钱都可以。

“not a penny,没要一分钱,”布莱恩得意地说。

“这不好吧,”我说。

“有什么不好的。他放在那里也是烂掉,还不如送给您,还可以有用,”布莱恩说。

“那多谢了,”我说。

我和布莱恩把旗杆从车里取出来,抬到院子里,和从伦杰那里拿来的一节放在一起。我一看,伦杰给的那节粗一些,可以用作最下面的一节,其他两节正好可以接在上面。我又拿卷尺量了量,正好八米多一点。

“Perfect,”布莱恩高兴地说,同我击掌相庆。

“现在需要刷一下漆,还要焊接一下,”我说。

“您是要先刷漆还是先焊接?”布莱恩问。

“我想,应该先焊接,再刷漆,”我想了想说。

“没有问题,老板,我给您先找一个电焊工,再找一个油漆工,”布莱恩说。

“别忘了,让他拿一个水平仪,”我说。把旗杆焊接起来一定要直,不能弯,要做到这一点,水平仪必不可少。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蹦极 正序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