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7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7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19-12-06 20:00 字数:2849

  招待会结束的第二天,我去了趟贝卡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早上去的时候好好的,自己两条腿走着去的,回来的时候却是被人用自行车驮回使馆的。

  前一天晚上,招待会结束,我关上大门,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才发现我穿的短袖衬衣,还有西裤都已经被汗水湿透。双腿僵直,连坐都坐不下来。这一天,我从早上六点起床开始干活,一直到深夜,算起来已经马不停蹄连续忙碌了整整十七八个小时。客人一走,稍一松懈下来,恨不得马上倒头就睡。但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我必须把在吉多举行开馆招待会的消息立即发出去。今天的事情今天毕,这是我们做外交人的工作要求和习惯。我打起精神,用脸盆盛了点水,擦了擦脸和身上,换了身干衣服,觉得恢复了点精神,便坐到办公桌前,拿起笔,开始写招待会的消息稿。累了一天,我发现手已经不大听使唤。

  我忙到凌晨才把消息稿发出去。一个人举行开馆招待会,确实把我累得不轻。从小在山里长大,我自认为身体底子不错。但岁月不饶人,毕竟已近知天命之年,一周忙下来,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累,仿佛浑身上下的精气神都被这一场招待会给抽走了。但我又是无限兴奋的。这是我凭借一己之力成功张罗的一场重要外事活动。我想,我应该是完成了居华大使交给我的到吉多的第一个任务。我在吉多正式建立了我们的使馆。现在回想起来,我还为此感到自豪。我是驻吉多使馆的第一人。吉多方面很配合,很给面子,出席的规格很高。总统、议长、总检察长、一半的内阁部长,还有吉多政府其他高官都来捧场。这样的场面在一个人的外交生涯中可遇而不可求。说句实话,越是大的国家,参加招待会的官员级别就越低,反之越是小国来客的身份越高。我以前只是听外交界的前辈们说过,现在自己亲身经历,其中的喜悦难以用语言来描述,也让我更多了几分作为外交官的神圣感和荣耀感。还有一条让我满意的是,鲍尔斯代表吉多政府在公开场合再次重申了对我们国家统一的支持。一段时间以来在外盛传的吉多要同第三方建交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

  当然,招待会上我也感觉到了涌动的暗流。招待会这类外交活动,看起来只是吃吃喝喝,讲几句官样话,实际上大有乾坤。别的不说,在邀请的客人当中,谁来谁不来,谁讲什么话,甚至在你讲话时,对方是什么表情,你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态度。副总统说来,结果没有来,我总觉得事出有因。原因是什么,我暂时还说不清楚。P国代办布朗虽然来了,但来者不善,不阴不阳的话像是成心让我吃只苍蝇。布朗为什么是这种态度呢。我也暂时说不清楚。还有,我在讲话中讲到有关第三方问题时有意做了个停顿,发现有两个人的表情和其他人不一样。一个是德皮。德皮低着头,没有在看我。他是代表副总统来参加的。还有一个就是布朗。布朗的胡子欠了一下,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一定也不怀好意。

  这天,我本来想多睡会儿,在家歇着,好好养一下,但上了岁数,想多睡也睡不着,还是早早就起床了。我去院子里走了走,空气很清新,几种不同颜色的三角梅盛开着,木瓜树上结着一个个大果子。我顺手摘下最大的那只开始泛黄的木瓜,拿在手上,就有了一种收获的感觉。这时,有一对小鹦鹉叫着从我眼前飞过。这些小鹦鹉就是传说中的love bird爱情鸟了。它们总是成双成对的出没。看见它们我想起了吕淑琴。这一个星期我只顾忙着开馆招待会,还没有来得及给家里寄封平安信。我决定去趟贝卡斯,寄封平安信,顺便补充一下快要用完的日常用品。

  贝卡斯坐落在吉多岛的另一侧。到吉多以后,几次去贝卡斯都是由布莱恩开车接送,这是我第一次自己走路去。从使馆到贝卡斯要经过一座铁桥。从使馆院子里,就能隐约望见。我很喜欢那座铁桥。铁桥很普通,只有五十来米长,架在一个小海峡上,将两个岛连在一起。铁桥是一道风景,镶嵌在周围的热带风物之间,让这个偏僻的地方多少有了一点现代的气息。走在铁桥上,我联想到家乡的桥。家乡的桥架在山沟里,山沟里有了桥,可以少走不少弯路,也是添了风景,对于我们小孩,又多了可以玩耍的地方。小时候上学放学,走过桥上,我会停下来,看四周的山,看山里四季变换的景象,看时而路过的车辆和行人。有时,我还会同其他小伙伴一起在桥上玩游戏。桥下的山沟里流淌着一条小溪,小溪里的水时而湍急,时而舒缓地向山下流去。在我看来,桥是大山与外界的一种连接,总给人以一种神秘的感觉。

  走过铁桥,就来到了吉多岛,吉多的主岛,国家名字就由它命名。吉多岛是一个珊瑚礁岛,瘦削狭长,从头到尾只有一条道路。道路两旁是椰林,椰林中可以看到一间间四面透风的简陋茅屋。同基比人一样,吉多人家,条件好的就住茅屋,条件差的住草棚。第一次在基比见到这些茅屋草棚的时候,我还禁不住担心。我想这种既不挡风也不遮雨的茅屋草棚,到了冬天可怎么办。后来一转念,基比是热带,一年到头只有如夏的气温,没有四季之分,更没有冬天。我不禁哑然失笑,被自己的无知逗乐了。我从小根深蒂固的概念就是天地终有四季,自从到基比常驻,才开始逐渐接受世界上还有四季不分的地方。

  一路上是热带的风景,椰树、棕榈树随处可见,还有凤凰木树。凤凰木正在开花,有红黄两种颜色,让这个岛国变得妖娆起来。与美丽的花草树木相比,脚下的道路却不值一提,早已经年久失修,坑洼不平。路上有一些行人,衣着简单,有的穿一双拖鞋,有的干脆打着赤脚。路上看不见汽车,摩托车也不多,最多的是自行车,嘀铃铃,嘀铃铃,来来回回,从我身边经过。我发现自行车有各种各样的牌子,有国外的,竟然也有我们国内的牌子。国内牌子的自行车,我都很熟悉,看着很亲切,想不到在遥远的吉多,也有我们的自行车。看到来来往往的自行车,我突然很想也有一辆。在这样一个岛上,骑自行车肯定别有情趣。不过,这些自行车,和零星驶过的摩托车还有更罕见的汽车,似乎与周围的环境有点不搭调,一种代表现代,一种代表原始,放在一起,反差太强烈。除了这几样新鲜玩意,吉多基本上仍然处于原始的状态,好象几千年都没有发生过变化。生态自然是原始的,人们的生活方式也仍然很原始。

  我顶着太阳走在路上,时空倒转,就好像回到了从前,回到小时候,走在家乡的路上去上学。对外交官来说,我们经常会有这种错乱。我们出国常驻,去不同时区的国家,会有时差反应,去不同纬度的国家,会遇到季节气候差异。除此之外,我们还是时空的穿越者。世界上那么多国家,不同国家所处的历史发展阶段不同,我们也就常常要经历历史的穿越。一类是穿越到过去,一类是穿越到未来。去一个比自己国家发达的地方,是穿越到了未来,反之无疑是穿越到了过去。这样的穿越,反差之大难以言表,随之而来的是惊诧与痛苦。在外交官的职业生涯中,我们每隔几年就要换一个国家,也就经常是几年生活在过去,几年生活在未来,不间断地在两种状态之间转换穿梭,只有回到祖国,才算回到现实。但即使回到自己的国家,我们也只是匆匆过客,过不了几年,又要象军人出征一样,开拔到另一个遥远的地方,穿越到过一种完全陌生的,或过去或未来的生活。

  不用说,我这次到吉多,肯定是穿越到过去。到基比常驻,其实已经穿越到了过去,吉多的发展比基比还落后一些,到吉多,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