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8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8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19-12-09 20:00 字数:2410

  贝卡斯贵为一国之都,说实在话,却很难同我见过的任何一个首都联系在一起。在我的外交职业生涯中,我当过几年外交信使,到过不少国家,见识过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的首都,象贝卡斯这样的首都,却是第一次见。到基比时,基比首都在我看来最多只能算是我们家乡的一座小县城,而且还是山里的小县城。贝卡斯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小山镇,不,是小渔镇,有一个小集市,几家破旧的小商店,只能买到最basic(基本)的商品,很多商品想买都买不到。

  还好,邮局贝卡斯还是有的。这对我来说很重要。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前,我们外交官的家信都是由外交信使来回传递。那个时代,外交信使应该是驻外使馆最受欢迎的客人。我当过信使,也曾在使馆负责接送信使。信使每个月来一次。信使来的那天便是使馆所有人的节日。无论信使什么时候到,到得有多晚,使馆上至大使,下至司机,每个人都会耐心而焦急地等待。只要信使一到,大家都会全体出来迎接,就象迎接凯旋的英雄。真的,英雄有的时候很简单,就是能满足你的某一点需求。信使满足的就是我们同亲人们沟通的需求。使馆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收到来信,有的人多一点,有的人少一点。信收得最多的人最得意,往往会被别人羡慕。我最多一次收到过18封信,有从家里来的,有同学来的,有原来单位同事写来的,当然少不了还有吕淑琴的信。但那样风光的时候不多。一般情况下,我收到的只有吕淑琴和家里的来信。到了九十年代,信使不再递送私人邮件,确实也不应该再递送私人邮件,原来的做法改变了,变成通过邮局直接寄送。外交官们也就从原来望眼欲穿地盼信使,变成隔三差五勤着跑邮局。

  到了贝卡斯,我自然先去邮局,给吕淑琴寄了一封信。信早几天就已写好,只是因为忙着准备招待会,一直没来得及寄。我在信里告诉吕淑琴,我已经到了吉多,一切都已经安顿好,请家里放心。我还在信里写了我在吉多的详细地址。前一封写给吕淑琴的信,还是从基比寄出去的。我告诉她我要到吉多常驻,让她等我的信,信里会有新地址。我怕吕淑琴担心,没有在信里告诉她我是一个人到吉多来的,使馆也只有我一个人。我不愿让她担心。多年来,给吕淑琴写信,给家里写信,我早已养成一个习惯,就是报喜不报忧。确实,吕淑琴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已经不易,我不能再把自己的压力转给她。其实吕淑琴给我来信,我知道基本上也采用相同的方式,报喜不报忧,只有实在扛不住了,才会抱怨一两句,但那样的时候少之又少。在我常驻国外的日子里,我知道,吕淑琴逐渐变得坚强。

  从邮局出来,我去了趟集市。贝卡斯的集市以海产品为主,这也对,吉多的特色就是靠海吃海。集市内海鲜品种十分丰富,都是渔民一大早刚打回来的,新鲜诱人,而且价格便宜,看着由不得你不动心,我买了两条当地人喜欢的红鱼。这种鱼长得有点象大黄花,鱼鳞是偏红的深粉色,所以叫红鱼。我想买点猪肉,转了几圏也没有找到,问集市里的人,都说没有,只得作罢。想买蔬菜,结果发现只有几样块茎类的,我们喜欢的叶子菜压根儿就没有。我只能将就着买了点土豆西红柿。转出集市,我又去杂货店买了几样日用品。

  买完东西,时间已到中午。我有过一转念想去海葡萄旅馆看看布莱恩,顺便感谢他这几天来帮的忙,想想在吃饭的点上去找他,不礼貌,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往回走,正是吉多太阳最毒辣的时候,照在身上,象是要把人给烤熟。我尽量找有树荫的地方走。即使这样,不多一会儿就汗流浃背。我一路走一路歇,终于远远地看见了铁桥。见到铁桥,也就差不多到家了。一过铁桥,再上一个小坡,就是使馆。

  走到桥头,我听见身后有马达的声音传来,由远而近。我听出那是摩托车的声音,起初我并没有当回事。同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在吉多骑摩托车的大多也是年青人,喜欢招摇过市。我不喜欢摩托车,对摩托车从来没有过任何好感。在吉多,我似乎更讨厌摩托车。摩托车噪音大,常常将岛上本有的宁静搅得支离破碎。

  摩托车的马达声越来越大,越离越近,我下意识地感觉到了威胁。摩托车似乎正朝我冲过来。我一边本能地往桥边让,一边想回过头去看个究竟。就在那一刹那,摩托车直直朝我猛冲过来。我躲闪不及,被狠狠地撞倒在地。

  我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慢慢醒过来。醒来时,我发现身边围着几个人。他们都是吉多当地人。我感觉头晕,伸手摸摸脑袋,脑袋上鼓起了一个包,但竟然没有破,也没有流血。我伸伸手和腿,发现左手和左腿疼得厉害。我想坐起来,却怎么也坐不起来,挣扎了几下,身体还是不听指挥。几位好心的吉多人上前帮忙,扶我坐起来。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左膝盖和左手臂摔破了,血迹斑斑,皮肤上还沾着沙子。我伸手小心摸了摸,刚一碰到,就感到刺骨的疼。我买来的东西,包括那两条红鱼散落一地。

  “What happened?”我张口问。但我意识到,我的嘴张开了,声音却没有发出去。

  “刚才我是不是被摩托车撞了?”我强忍着痛,又试了试。这回总算发出了声音。

  “是啊,”有人回答。

  “那,那辆摩托车呢?”我问。

  “走了,逃走了,”还是刚才那个人的声音。

  “那你们看见骑摩托车的人长什么样的?”我又问。

  几位吉多人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我想起被撞倒前,我回头看过一眼,骑摩托车的人是戴着头盔的,看不清脸。

  “那你们看清车牌没有?”我再问。

  “这里的摩托车不用上牌照,”有人告诉我。

  我无语。在吉多人的帮助下,我挣扎着站起来。

  “要不要送你去医院?”有人问。

  “不用,”我边说边摆了摆手,顺便指了指前方,还剩没几步路,我无论如何都能自己走到家,我想。

  我刚试着向前迈腿,一阵刺心的疼痛传递全身。我无奈地发现,我根本没法走路。

  “要不,我用车把你驮回去,”围在我身边的吉多人当中,有人骑着一辆我们的国产自行车,见我走不了路,提出用自行车驮我回家。

  这一次,我点了点头,没有拒绝。我没有其他人可以帮我,使馆只有我一个人。我只能依靠当地人帮忙了。

  在场的几个吉多人帮我把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包括那两条红鱼,交给我。我拿着东西,小心翼翼坐上自行车的后座。那位好心的吉多人推着自行车,一路把我送回使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