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10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0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19-12-13 20:00 字数:2102

  我正在给自己换药,电话铃响了。我单腿跳着过去接电话。来电话的是鲍尔斯。鲍尔斯听说我被摩托车撞了,打电话来慰问我。

  “听说代办先生被摩托车撞了,我们感觉很难过,”鲍尔斯说,“同时,我们也向你表示歉意。”

  “谢谢你的关心,”我说。

  “你现在情况怎么样?我抽空来看你,”鲍尔斯说。

  “还好,但我走不了路了,”我说,“这几天的拜会活动恐怕要推迟了。”

  “Well,这事你不用担心。你好好休息,拜会的事等你能走路了再说,”鲍尔斯说。

  “谢谢,”我说,“常秘先生,我希望能找到肇事者。”

  向鲍尔斯这么提这个要求是我想好的。我现在在吉多被摩托车撞伤,是意外事件,也有可能是有人故意为之。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我可以搬家,也可以养狗,但这些都是不够的,我必须寻求驻在国的保护。这是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赋予外交官的权利,也是给驻在国提出的要求。驻在国必须无条件保护外交官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也就是说,吉多方面有义务找到肇事者,查清事情真相,并为我提供应有的安全保障。我想好了过几天给吉多外交部发一个正式照会,提出这些要求。既然现在鲍尔斯主动打电话来,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向他先提出来。我孤身一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我无法自己保护自己,我只有通过驻在国政府来提供安全保护,确保类似事情不再发生在我身上。

  “Well! Be rest assured。你放心,代办先生,”鲍尔斯认真地说,“我已经同警察局长尤素福先生说过了。我们一定会尽快追查肇事者。有消息会及时告诉你。同时,我们也向你保证,我们将竭尽全力确保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谢谢常秘先生,谢谢你的关心,”我说,“同时,我也希望尽快得到你们的消息。”

  “好的,我们会尽快把事情调查清楚,”鲍尔斯说。

  我感谢鲍尔斯作出的承诺。我希望他们能一追到底。只要他们有决心,应该不会很难查。吉多这个地方本来人就不多,就象布莱恩说的,有摩托车的恐怕总共也没有多少人,查出是谁不应该是个问题。但问题是,吉多方面能有这样的决心吗,我心里没有底。

  在家养伤是一段心灵与身体双双备受煎熬的日子。头上撞出来的包竟然没有大碍,没有造成脑震荡,即使有,我也没法去查,好在包消得很快,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手臂和膝盖上的伤却一直好不了。我开始以为,在热带伤口会愈合得快,结果不然。在热带,人好动。伤口刚结痂,一不小心,又裂开了,还化了脓。就这样,好了又裂,裂了又好,只得十分小心,什么事也不做。吉多这个地方,没有电视,除了一份消息稿甚至连一份象样的报纸也没有。电台只有一个,每天只播四个小时,是我唯一了解外界的渠道。我想出去办事,有不少事情等着我去做,但去不成,因为我走不了路。我想到院子里去种点菜,好解解馋,我来吉多后就没有吃过象样的叶子菜,但也不成,因为我没有办法蹲下去,我只能坐着或躺着,一瘸一拐地在屋里走走,做饭也得小心翼翼。实在无聊时,我就拿出随身带来的那本唐诗和朱自清散文,翻来复去地看,看来看去看到的都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和父亲的背影,心里装满无法排解的乡愁。

  生病的时候,人最为脆弱,而在一个远离亲人,甚至是远离国人的孤岛上,一个人生着病,没有人来看我,没有人来问寒问暖,没有人给我哪怕是递上一碗热汤面,我的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和委屈。我想起收到去基比常驻的通知后,我回家告诉吕淑琴,说我要到基比常驻。

  “基比是一个什么国家?”儿子小松在一旁听见了,问我。

  我刚想回答,不料小松又加了一句,“爸,你怎么老去我那些我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国家。”

  我没有说话。

  我无言以对。儿子的心思,我心里明白。我要是去一个国名如雷贯耳,发展水平高的国家,小松在别的孩子面前就有面子,到基比这样一个国家,小松自然提不起精神,不仅提不起精神,甚至感觉有几分丢人,几分不屑,觉得自己的父亲混得不够风光。是啊,我去的地方越来越小,越来越穷。我第一次去了一个亚洲邻国,第二次去了非洲,现在要去南陆,美国欧洲从来轮不上我。别说是儿子,吕淑琴也不理解,觉得丈夫没出息,人家去好地方,只有她的丈夫每次都去落后的地方,成了穷国专业户了。

  说实在话,我的心里也是矛盾的。一方面,外交工作身不由己,由不得我做选择,需要的时候,我无法也不能推脱。或许与常人的想法相反,我总觉得艰苦而不是享受才是干外交的应有之义。我们这一代人,习惯了听从组织的安排。在我看来,我可以拒绝去一个条件好的国家,但却不能拒绝一个艰苦的地方。也许这是我的性格决定的。如果艰苦的地方谁都不去,困难的事情谁都不做,那我们的外交还怎么搞。我一直认为,我是有这样的境界的。另外一方面,我也不是不想去一个好一点的地方。我有时也会想,自己为什么不能去个发达点的国家,条件好一点的国家,名声响一点的国家,譬如美国或者英国,自己过得舒服一点,让儿子也风光一点。当然,我有时又会想,俗话说苦尽才能甜来。或许我现在到了最艰苦的地方,终有一天我会有机会去好一点的地方。那我今天的苦就是为了换来明天的好。两种不同的想法会交替出现在脑子里,反复在心里念叨,但无论是哪一种,我都不能对吕淑琴和儿子说。

  放下手中的唐诗,我挪到办公桌前,随手录下下面几句:

  故国一去九万里,时光倒溯三百秋。海涯孤岛独自守,辛酸落寞无泪流。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