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12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2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19-12-18 20:00 字数:3276

  我同鲍尔斯正聊着,达鲁总统的助手塞克莱来到前厅,请我和鲍尔斯进会见厅。

  吉多总统府我已经来过几次,里里外外都很熟悉。楼上是总统办公室,楼下是会见厅。会见厅大概是我见过的最简朴的总统会客的地方,里面放着几把藤椅,配上藤条茶几,墙壁上挂着一些由贝壳和鱼骨制成的传统手工艺品。这次不同的是,会见厅里多了一幅达鲁总统的画像,挂在藤椅后面的墙上。画像里,身材魁梧的达鲁坐在办公桌前,双手放在办公桌上,右手握一支钢笔,两只眼睛烔烔有神地注视着前方。

  “这是一位旅居欧洲的吉多画家画的,刚挂出来,”鲍尔斯见我对那副画像感兴趣,介绍说。

  “画得不错,”我说。其实我不懂画,但画像确实画得很传神,既有总统的威严,又保存着渔民的气息。

  “钟良代办来了没有?”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就在我同鲍尔斯赏画聊天的时候,就听见达鲁总统在大声问。话音未落,达鲁总统已经进了会见厅。

  “谢谢阁下拨冗接见我,我很荣幸,”我边笑边迎上去与他握手拥抱,我能感觉到他粗糙的大手和宽阔的胸膛。“也谢谢您和夫人赏光参加我举办的招待会。”

  “不用谢。你的伤好利落没有?”达鲁看见我瘸着腿,一边问,一边指着身边的藤椅让我坐下。

  “好多了。”等达鲁坐下,我也在他指定的藤椅上坐下。达鲁坐下去的时候,藤椅吱嘎吱嘎地响了几声。

  鲍尔斯也依次坐在达鲁身边的藤椅上。达鲁与鲍尔斯坐在一起,形成鲜明对照,很有喜感。达鲁魁梧壮实,鲍尔斯瘦削羸弱。达鲁粗旷豪爽,鲍尔斯温文尔雅。达鲁看上去象包公,鲍尔斯看上去象张生。达鲁穿着朴素简单,鲍尔斯穿戴讲究,参加活动一定正装革履,一丝不苟。他们的长相、性格差异像有山海之别,却是互补性很强的一对搭挡。

  “那个……那个叫什么?就是那个撞我们代办先生的人,找到了没有?”一坐下,达鲁就问鲍尔斯。

  “Well,还......还没有,”鲍尔斯大概没有想到达鲁一上来会问到这件事,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我问了警察局长,他告诉我说,他们找到了那辆肇事摩托车。摩托车是一个吉多人的。不过那天不是他骑的车。骑车撞代办先生的是他的一位朋友,是从基比过来的。他害怕被查出来,第二天就离开了吉多。”

  鲍尔斯的说法是我第一次听到,很感意外。出事之后,我同警察总监尤素福联系过几次,前一天还通过一次话,尤素福一直说他们还在查。

  “出这样的事情实在不应该,”达鲁总统说,“我们对不起代办先生。你们一定要采取措施,确保我们代办先生的人身安全。”

  “谢谢总统阁下的关心。”当着总统的面,这个话题我不想再多说。我想好了,找时间我再好好问鲍尔斯。

  “再次欢迎你到吉多来,”达鲁转过身来亲热地对我说。“我早就说过你会回来的。我说的没错吧?”

  “总统先生,托您的吉言,”我会心一笑。有一次,我受居华大使委托,只身一人来吉多出差,当时也有幸受到达鲁总统的接见。会见时,达鲁谈起希望我们在吉多设立使馆。达鲁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希望你来建馆当大使”。时隔没多久,我果然受命以代办身份来吉多建馆。

  达鲁点点头,没有说话。

  “请允许我借此机会首先转达居华大使对您的问候。”

  “谢谢你,代办先生,也请你向居华大使转达我的问候。”

  “好的,我一定转达。”

  “你知道,代办先生,我对中国怀有特殊的感情。”

  我点点头。我当然知道达鲁对我们的感情。两国建交是达鲁一手操办的。吉多甫一独立,达鲁领导的政府就决定同我们建交。建交后,达鲁先后三次访问我们国家,同我们建立起深厚友情。达鲁对两国关系的方方面面如数家珍,只要一聊到两国关系,他就会提到我们对吉多独立运动的支持,提到我们对吉多独立后的援助。两国建交时,我们向吉多援助了一批物资作为见面礼,其中包括渔具和自行车,达鲁也言必谈及。

  “我们很重视与贵国的关系,”达鲁继续说,“相信你来以后,我们两国关系会有一个大的发展。”

  “有您的亲自关怀,我们两国关系肯定会不断向前发展,”我说。

  “代办先生,有一件事我想请你们帮忙,”达鲁一改刚才轻松的口气,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达鲁说话的时候,挪了挪身体,藤椅吱嘎响了一下,我的心也被揪了一下。

  “你知道,还有不到半年时间,我们要举行大选,”达鲁继续说,“我已经当了十好几年的总统了,决定不再参选。你大概也已听说,副总统穆尼将代表我们党参加大选。目前看,形势对他来说不是很好。如果我们在这几个月里,不能做出点成绩来,让老百姓信服,反对党就有可能上台。你也知道,反对党主张同第三方发展关系,要同你们断交。我们党内也不是没有不同意见。所以,我想,趁我还在台上,希望能同你们一起多做点事,把两国关系稳定下来,避免发生我们不愿看到的事情。”

  达鲁这么一说,我的心一下收紧起来。吉多有两个政党,一个是达鲁领导的民族独立党,还有一个党,叫做人民党,是反对党。人民党的领袖詹姆斯原本也是民族独立党的一员,还当过达鲁的外交部长,后来因为政见不和,同达鲁闹翻,拉出去一支队伍,另立山头,并且不断坐大,逐渐对民族独立党的执政地位构成威胁。詹姆斯成立新党后为与达鲁拉开距离,在第三方问题上与达鲁对着干,达鲁同我们关系密切,他呢,就同第三方走得近,还曾去那里访问过。这些我都知道,但达鲁提到的民族独立党内部也有不同意见,让我感到震惊。达鲁提到的不同意见是指谁呢?职业的敏感让我不安起来。

  “总统阁下,您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我愿闻其详,”我说。

  “我想请你们替我们修建医院,”达鲁说。你知道,我们的医院还是殖民时期留下的,年久失修,已经不成样子。医院关系到老百姓的民生,如果你们能帮忙维修扩建,会对我们争取民心,赢得大选有所帮助。我们赢了大选,两国关系也就有了保障。”

  “这是件大事,我需要向国内汇报,”我说。

  “不好意思又给你们出难题了,”达鲁接着说。“另外,我们商量过了,我们想可以暂时不建新议会楼。”

  “不修了?”我有点惊讶。修建新议会楼是上次居华大使来访时,吉多方面提出来的。我清楚记得,居华大使夫妇参观完议会,来见达鲁,刚入座达鲁就提出,希望中方帮助吉多建一处新议会楼。那次访问结束回到基比,我马上根据居华大使指示把达鲁的要求报告国内。就在我这次来吉多之前,国内给了答复,原则同意吉多方面的请求,我们将提供必要贷款,帮助吉多新建议会楼。我已经向鲍尔斯通报了我们的决定。看来,他们现在又有了新的想法。

  “不修了,鲍尔斯常秘已经把中方同意帮助我们翻修议会的消息告诉我了,”达鲁看了一眼鲍尔斯,又接着说。“我们再次研究了一下,我们确实需要建一个新议会。但我们从未向外国贷过款。我们知道借钱是要还的,有借有还,才是好朋友。建议会是一次性投入。钱投进去,不能产生新的财政收入,我们也就没有办法偿还朋友借给我们的钱。既然这样,我们还不如先修医院。毕竟,议会只涉及到少数人的利益,医院却对老百姓有好处。不知道代办先生如何看?”

  “这个,我需要请示居华大使,”我说。建议会和建医院虽然都是一个建,但两个不同项目,预算金额未必一样,甚至可能相差很多。要让国内改变已经做出的决定,我没有把握,我需要请示居华大使。

  “我知道,我们难为代办先生了,请代办先生谅解,”达鲁似乎看出了我的为难。

  “我明白您的意思,总统阁下,”我说,“我会如实向居华大使汇报,也会如实向国内汇报。”

  “另外还有一件事,也想同你谈一下,我曾经同居华大使也谈过,”达鲁总统接着说。“我们吉多的医疗条件有限,医护人员短缺,水平也不高。你们向其他国家派有医疗队。我们希望也能给我们也派支医疗队来,帮我们吉多老百姓看病。不用说,你们的医生医术高超,一定会受到吉多人民的欢迎。我相信这个忙你们一定能帮。”

  “派医疗队的事,总统阁下,我们已经将您的要求报回国内,”我说,“据我了解,我们正在给予积极考虑。相信不久就会有答复。”

  “那太好了,”达鲁总统说,“十分感谢你们。我说过了,只有你们才是我们真正的朋友。不像有的国家,做什么事情都要讲条件。”

  我会意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会见结束,达鲁执意亲自把我送到门口。达鲁问我夫人什么时候来。我如实告诉达鲁,吕淑琴要在国内管儿子读书,一时还来不了。

  “那就你一个人在我们这里,不容易,有什么困难,尽管说,”达鲁指指鲍尔斯,“你同他说,他会替你解决。”

  我感激地点点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