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14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4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19-12-23 20:02 字数:2647

  到任拜会的这一段时间,我抽空领养了一条狗。被摩托车撞伤之后,我就想要养条狗来护身,但苦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要知道,吉多地方小,要找一条合适的狗不容易。布莱恩帮我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我让伦杰帮我留心,伦杰那儿也没有任何进展。后来听说尤素福家有一条母狗,刚生下一窝小的。我专门去了一趟尤素福家。

  尤素福不在,胖嫂在。

  我向胖嫂说明来意。胖嫂一听我是来要狗的,很是高兴。

  “好啊,好啊,”胖嫂说,“我们刚有一窝小狗,眼看着一天天长大,我们也养不起。本来就想处理掉,你要,那最好了。”

  我看见尤素福家的小狗一共有三条,毛茸茸的,心里就喜欢。我问胖嫂,“这是什么狗?”

  “拉布拉多,”胖嫂说,“这狗性情好,同人亲,也是看家的好狗。”

  “那行,我带一条走,”一听说是看家的好狗,我没有犹豫就要了一条。临走前,我留下足够的钱给胖嫂。不能白要人家的。

  是条小公狗。

  回到使馆,我给小狗洗了澡,一边洗,一边想着起个名字。

  “看你长着一身黄毛,要不就叫你黄毛吧,”我说。

  自从得了小狗黄毛,我的生活有了改变。我有了个伴,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人。出门办事回到使馆,有小狗汪汪叫着,送我走,又等我回来。我每天喂它,逗它,还训练它。在外办事,我用英文,训练黄毛,我就用家乡话。没有小狗的时候,我只能自说自话。现在我就有了天天说家乡话的机会。我叫小狗坐,小狗就坐,叫小狗趴下,小狗就趴下,不让小狗叫,小狗就不叫。只要我在使馆,小狗就围着我转,我在院子里干活,小狗就在一边转圈,我做饭,小狗就在边上看着。

  一天,记得那是个星期天,我带着黄毛围着乔治岛转了一圈。黄毛很兴奋,一路小跑,不停地在路边撒尿,朝上提起一条后腿,撒点尿,marking his territory。它是在圈它全新的领地。

  转到岛的最顶端,我看到了一个礁石湾。礁石湾是我起的名字,我不知道当地人叫什么。我看见礁石湾的时候,海水刚开始涨潮,湾口裸露着形状各异的礁石,围成一个圈,湾里礁石聚集得更多,嶙峋的,或躺、或坐、或站。潮水从一望无际的南陆海深处涌进来,先是将一块块礁石围起来,然后又将礁石淹没或半淹没。淹没或半淹没的礁石,四周的海水形成一股股怪诞的毫无规律的流,涡漩转圈,腾翻穿行,象是要把一块块礁石卷走,来来回回,千遍万遍,一副不达目的势不罢休的样子。

  我并不是专门去看礁石湾的,但我被礁石湾看到的那幕景象震撼到了。我停住脚步,站在岩边望着礁石湾里正在发生的一切。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湍急的海水,海水与礁石短兵相接的碰撞,产生出象要粉碎一切的力量。海水借着风势和潮流冲过来,带着飞扬的冷冷的杀气,撞在崖壁上,撞出巨大的声响,水花喷溅,溅到我的身上。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倒退几步。黄毛吓得不轻,惊恐地狂叫着往回跑。

  我突然联想到目前在吉多的处境,不就象这个礁石湾,不就象这个礁石湾中涌动翻滚着的水流。对,就是这样。海湾里错综复杂的礁石洋流,就是我在吉多目前面临的形势。前一阶段,我紧锣密鼓,敲开一扇扇门,拜会各路神仙,收获到的是对这个岛国更多的了解,有正面的,有负面的,有以前知道的,也有第一次听说的。我听到看到感觉到的,再次印证我坚持的判断是对的。吉多这个地方,别看它小,不起眼,别看它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一点也不简单。这个国家政治圈子里的争权夺利,尔虞我诈,一点也不比别的地方少。各方势力在不停地撞击撕扯着,就象这礁石湾里的凌乱无序。

  我在海潮的轰鸣声中定下心来算了算,吉多至少有五支不同力量同时存在,相互角力缠斗。我被深深卷入其中。第一支当然是达鲁,还有鲍尔斯。这是唯一一支我可以依靠的中坚力量。没有达鲁的支持,我根本无法在吉多立足。第二支是穆尼,加上驴脸德皮。我举办开馆招待会,穆尼先是说来,结果没来,派他的办公室主任德皮代为出席。我到任拜会,他一直迟迟不愿见我。上一次吉多外交部举办活动,穆尼是主宾,在会上作了发言,我也参加了。我趁会议间隙同他打招呼,当面提出想去正式拜会。穆尼倒是没有拒绝我。穆尼很礼貌地让我找外交部联系。这是个很好的理由。之后,我几次向外交部催问,外交部都以穆尼副总统日程安排不开为由没有安排。我明白了。日程安排不开是外交上常用的堂而皇之的托词,实际上就是穆尼不想见我。联想到我见达鲁时,达鲁提到民族党内部在对待两国关系上也有不同意见,我猜想达鲁指的肯定就是穆尼。也就是说,穆尼在我们与第三方之间是摇摆的。他就象一个精明的商人,在算计着如何左右逢源,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然而,不管他多么摇摆,我心里明白他仍然是我需要,也是最有可能争取的对象。

  第三支是詹姆斯的反对党人民党。对我来说,人民党最麻烦。人民党的头,也就是詹姆斯同第三方走得很近。在执政党与反对党势不两立的情况下,我不可能贸然去找他做工作。同詹姆斯接触,不啻于自毁长城。达鲁再宽容大度,也会不高兴。我没有必要因为接近詹姆斯去得罪达鲁。这样只能得不偿失。所以,在我的棋盘上,人民党就是一个死子,不到万不得已,我没有办法去碰它。第四支是第三方。第三方没什么可以多说的,我们同第三方较着劲。我们同第三方的关系就是,有我没他,有他没我,没有任何妥协回旋余地。第三方又是隐性的。按照布莱恩的说法,第三方那边在我到吉多前曾有人来过。我来了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但这并不意味着第三方的退出。来吉多时间不长,我却能清楚地感觉到第三方在暗中盯着我,随时伺机出来兴风作浪。第五支就是那个留着络腮胡子叫布朗的家伙为代表的P国。同络腮胡子虽然只有两次短短的接触,我已经感受到他的敌意。听鲍尔斯说,那个络腮胡子手下有十几个外交官,外加二十几个当地雇员。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对我而言,他们的人数之众,简直可以自成一个军团了。他们肯定也不理解为什么我这个使馆只有我一个人。络腮胡子,加上他的人,会是我强劲的对手。

  看着礁石湾的急流险礁,想着我在吉多面临的各种政治暗流,我的心里生出浓重的悲怆。我问自己,在这样一个到处是险礁暗流的地方,我孤身一人,单枪匹马能抵挡得住吗?我能全身而退吗?我再一次认识到,建馆虽然困难重重,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场预演而已,更难的还在后头。建馆难,保住这个馆只会更难。要想在复杂的环境中生存下来,我没有别的选择,唯一可以做的就是brace up和dig in。Brace up,打起精神,那是精神层面的。Dig in,挖好掩体。挖好掩体,就是得先保护好我自己。

  黄毛在一边叫起来,把我从沉思中唤醒。

  “对了,”我俯下身,把黄毛抱起来,摸着黄毛的头说,“有你作伴,我不再是单枪匹马了,我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