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15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5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19-12-25 20:03 字数:2883

  每天早上起来,我都会在挂历上划上一条杠。划一条杠,就过去了一天。我好不容易划到了第三十天,也就是说我到吉多已经整整一个月了。迄今为止,没有任何有人要来的消息,这个使馆还需要我一个人坚守下去。

  这一天,我先后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驴脸德皮打来的,还有一个是“假国人”布莱恩打来的。每次电话铃响,反应最快的是黄毛。铃声一响,黄毛就会叫起来。有时候,我在院子里侍弄我的菜地,听不见电话铃声。黄毛成了我的门铃和电话铃,只要黄毛一叫,我就知道,要不就是有人来,要不就是电话响了。

  驴脸德皮是上午九点刚过打来的。德皮主动打电话找我,让我颇惊讶。开馆招待会之后,我还一直没有见过他。

  “代办先生,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见个面,”德皮在电话里尖声尖气地说。

  “我这两天正好都有空,看你什么时候方便,”我说。前一阵子,我忙着拜会各部部长,这两天恰好空着,没有别的安排。

  “那就今天吧,我去你们使馆,”德皮说。

  “今天?什么时间?”我有点吃惊,看不出来,德皮还是个急性子。德皮着急想见我,也许有什么要紧事想谈。

  “上午10点,不知对你是否合适?”德皮说。德皮有点娘娘腔,礼貌倒是一点不少。

  “你是说今天上午10点?”我以为听错了。现在到10点连一个小时都不到。

  “你以为是晚上10点?”德皮反问,“是的,上午10点。”

  “好吧。不过,按照礼节,我想我还是去你的办公室吧,”我这么说,是因为礼节上,一般应该是我去他的办公室。

  “不用了,我去你们使馆,”德皮说。

  “那好吧,”我说。话说到这儿,恭敬不如从命。也许德皮有什么话在办公室说不方便,想到使馆来,那样就没有任何其他人可以听得见,我想。

  说实话,我还是很期待与驴脸德皮的见面。我不喜欢德皮,看见他那张脸,首先就不舒服,听见他拿腔拿调的声音,更是情不自禁地起一身鸡皮疙瘩。我猜不出德皮来要说什么。但他是副总统穆尼身边的人。他要来见我,应该是穆尼的意思。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见到穆尼,德皮自己先送上门来,对我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或许能通过他能够摸清穆尼的葫芦里究竟装的是什么药。现在我很想知道,是什么事情让德皮这么急急忙忙地要来见我。

  我提前烧好开水,泡上一壶茉莉花茶。使馆招待客人,用的大都是茉莉花茶。外国人同我们不一样,总体上不爱喝绿茶。茉莉花茶香气浓郁、鲜醇爽口,他们不仅接受,还很喜欢。久而久之,我们驻外使馆招待外国客人,都以苿莉花茶为主,我到过的使馆,毫无例外都是这样。

  “怎么还不来,”我对黄毛说。黄毛看着我,一脸的迷惑。

  等到十点,驴脸德皮没有来。南陆地区的人大多不守时,看来驴脸德皮也不例外,我想。我的心理预期是驴脸德皮会迟到10到15分钟,甚至半个小时一个小时,都是可以接受的。一个政府高官屈尊来使馆造访一个外交官,本身就是给了你面子,晚到一点也不为过。15分钟过去了,我到门口去张望过几次,没有看到驴脸德皮的影子。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德皮还是没有露脸。

  我一直等到吃过午饭,驴脸德皮也没有出现。我往他的办公室打了几个电话,但没有人接听。

  我正生着气,黄毛叫起来。我以为是驴脸德皮来了,赶紧到门口去看,结果发现没有人,这才反应过来是电话铃响,赶紧回过头来拿起电话接听。电话那头不是德皮,是“假国人”布莱恩。

  “老板,你能来趟医院吗?”听口气,布莱恩很着急。

  我一听医院,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问,“现在?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是这样的,老板,有一位你们那儿来的船员,病得很重,刚送到医院。他不会说英语。有空你马上过去帮帮他,”布莱恩说话的语速很快。

  “好的,我马上过来。”一听说有我们的船员病重住进医院,我赶紧撂下电话,也顾不上驴脸德皮的事,开车直奔医院。

  医院离使馆开车不到十分钟的路。医院坐落在一个避风的山凹里,选址的时候一定是考虑到这样可以躲避南陆地区常见的飓风。医院建筑比较简陋,也就是三排平房,白墙,蓝铁皮顶,颜色已经褪得差不多了。这是吉多最好的医院,看上去还比不上老家的山村医院。难怪达鲁总统提出要先修医院。看到了医院,我才真正感觉到,修医院是个不错的主意。

  一间病房里,我见到了布莱恩说的那位船员。病房里床位挨着床位,都有病人占着。我们那位船员躺在最里面的病床上。我见到他时,他双眼紧闭,眉头紧锁,脸色苍白,下巴尖削,一脸痛苦不堪的表情。

  “他是怎么到这里的?”我问值班医生。

  “代办先生,是这样的,”值班医生说。值班医生叫伦比,是位高个中年男子,“布莱恩告诉我,他在海上晕船晕得很厉害,吃了就吐,根本无法进食。如果再随船航行,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船开到吉多海域附近,船长决定临时停靠港口,把他送上岸。是布莱恩打电话给我们,我们去码头把他接到医院。谢谢你来看望他。他不会英语,我们也没有办法同他交流。”

  “那他现在的病情怎么样?”我问,“有没有生命危险?”

  “现在看来,生命危险不一定有,”伦比医生说,“他的主要问题是因为晕船不能进食,目前营养严重跟不上。我们正在给他输液。我觉得,他到了岸上,不晕船了,很快能够自己进食,也就能很快好起来。”

  我同医生说话的时候,那位船员微微睁开眼睛。我看到那是一张年青人的脸,不过就是我们家儿子小松差不多的年纪。小伙子颧骨突出,脸型消瘦,一副虚弱无助的样子,我一下子心疼了。

  年青人见到我,眼里透出了惊讶与不安。我凑过去轻声对他说,“我是驻吉多使馆的代办钟良。我是专门来看你的。”

  看得出来,小伙子很警惕。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到吉多。小伙子一句话不说,然后又虚弱地闭上眼睛,不再理我。小伙子一定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他一定想不到在这样一个偏僻遥远的岛上,还会有我们自己国家的使馆。

  小伙子不答理我,我也不再往下问。

  “船上有没有东西留下来?”我转身问伦比医生。我想船上肯定会有东西留下来。

  “都在那儿,”伦比医生指了指桌上,对我说。

  我一看,桌上放着一个手提包和一箱方便面。手提包不大,我猜想里面一定装着船员的随身用品。方便面也一定是船上人特意留下的。他们一定担心他吃不惯当地食品。我们的同胞,别的还好说,就是胃十分顽固,无论如何吃不惯别人的饭菜。我自己就是这样,无论到哪里,一定要吃自己的饭。西餐偶尔吃一顿两顿可以,吃多了就不行。我留意看了看方便面的包装,发现清一色都是香辣牛肉面。我不吃辣,想着一个病人更不能吃辣,恐怕还得想办法给他弄点清淡的食物。

  我嘱咐伦比医生照顾好这位中国船员,便离开了医院。

  回到使馆,我花时间熬了一锅粥,摊了一张饼,还煮了几个茶叶蛋。我自己生病,最喜欢喝粥,吃摊饼。我想这个时候中国船员一定也想吃这些东西。傍晚时分,我带着稀粥、摊饼和茶叶蛋,拿上一瓶从国内海运来的酱菜,开车又去了趟医院。

  进病房的时候,小伙子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听见有人来,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没有说话。我把带来的晚饭放在他的床头柜上,让他坐起来吃。

  “我想,你肯定很想吃点清淡的东西。我给你熬了粥,做了烙饼和茶叶蛋,还带了点酱菜,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说。

  小伙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床头柜上的几样东西,眼晴里透着想吃,手却没有动。

  看着小伙对我还没有解除疑虑,我不好勉强,就对他说:

  “这样吧,我晚上还有事,我把东西放在这里,明天再来看你。”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