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21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1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1-14 11:45 字数:3284

  还好,一路上飞行顺利,上面是碧蓝的天,下面是湛蓝的水,风景很美。海面上散落着数不清的岛屿,有大点的,有小点的。我们飞过一个又一个岛屿,飞行了大概有一个半小时,有惊无险地到达了棕榈岛。飞机着陆的棕榈岛机场是我见过的,可以说是最简陋、最奇特的机场。等见完达鲁总统,我回过头来再详细说说那个让人过目不忘的机场罢。

  到达机场时,已经有人在等我。那是鲍尔斯事先安排好的。鲍尔斯告诉我,达鲁总统同意见我,我到棕榈岛后会有人来接,带我去见达鲁总统。

  我从没想过会有机会来棕榈岛。棕榈岛是旅游天堂,景色明显要比吉多岛更胜一筹。不过,现在我无心欣赏车外掠过的美丽风景,我一门心思都在同达鲁总统的会见上。我把准备同达鲁总统说的话又在脑子里详细过了一遍。说实话,在争取吉多在RH国际组织年会上支持我们这件事上,我的压力还是很大的。你想想,我们没有在吉多建馆的时候,吉多曾经多次支持我们。现在我们有了使馆,我当着代办,这种情况下,如果争取不到吉多支持我们,那就说不过去了。那就是我的失职。

  汽车在临海的一栋房子前停下来。房子很别致,带着南陆独特的风格,外面看上去还是草屋,设计建造却是现代的,应该算是高档民宿。下了车,有人把我领进房子外面的廊棚里。这种廊棚在热带海岛上很实用,既美观又舒适,能挡雨挡太阳,又透气。

  我在竹椅上坐下,不多一会儿,达鲁总统从屋里出来。

  “代办先生,What brought you here?”达鲁笑着问。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总统阁下好,很高兴见到您,”我笑了笑说。

  我们握了手,达鲁请我坐,自己也在边上的一个竹椅里坐下。

  “总统阁下,不好意思打扰您的度假,”我说。边说边从随身带着的皮包里拿出笔和笔记本。

  “代办先生,很高兴你能来,”达鲁说,“听鲍尔斯常秘说,你有重要的事情找我。”

  “是的,”我说。接着我把有关RH国际组织年会上,有的国家要提出针对我们的提案,我们希望得到吉多支持等等,一五一十都同达鲁总统说了。

  “哦,是这样,”达鲁听完后说,“难怪你着急着要来见我。前两天,鲍尔斯打电话给我,说了这件事,也没有说清楚。我让他们交给副总统决定。”

  “我想见副总统,但没有见到。另外,您知道,有的国家还在背地里捣鬼。所以,我只能冒昧来打搅您,”我说。

  “我明白了。我想,有一点,你是知道的,”达鲁变得严肃起来,“我们两国是友好国家,是好朋友。在国际问题上,我们同你们持相同的观点,不管别人说什么,做什么,我们一直坚定地同你们站在一起。只要我在台上一天,这个立场就不会改变。”

  我认真听着,在笔记本上记下达鲁的话。

  “这一次也一样,”达鲁继续说,“我们会继续支持你们。我会同副总统打招呼。另外,你说有的国家在背地里捣乱。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不去管它,总有人会说你这也做得不对,那也做得不好。我们知道我们自己是谁,也知道谁在感情上同我们离得近。所以,我同鲍尔斯说过,凡是钟代办要我们做的事,我们一定要支持。”

  “谢谢总统阁下,您的话让我十分感动,”我说。这不是客气话。达鲁的话确实让我感动。

  “应该的,你知道,在我看来,支持你们,也就是支持我们自己,”达鲁说。

  “再次谢谢总统阁下,”听了达鲁的话,我如释重负。

  “不客气,”达鲁说。

  “另外,总统阁下,关于医院和医疗队的事,现在有了一定进展,”我换了个话题,“我们会先向吉多提供一些药品、医疗器械和费材。”

  “这样吧,代办先生,现在到饭点了,要不你同我一起吃个午饭,我们边吃边聊,”达鲁说。

  “不了,谢谢总统的邀请,”我说,“我得马上赶回去,居华大使还在等着我的消息呢。”

  “那就不留你了。医院和医疗队的事,我们回吉多再聊,”达鲁说。

  “那一言为定,”我起身告辞,紧紧握了握达鲁略显粗糙的手。

  “祝你SAFE JOURNEY BACK。也替我问居华大使好,”达鲁说着,一直把我送到车前。

  告别达鲁,我很快又回到机场,坐上了飞机,前面就是跑道。我深深松了口气。现在离完成任务只剩下一架飞机的距离。

  我还是坐在凯普顿斜后方。凯普顿等我坐稳,系好安全带,就把飞机发动起来。不一会儿,飞机上了跑道。凯普顿把油门加大,飞机速度越来越快。就在我以为飞机马上就要升空时,凯普顿突然手忙脚乱一通操作,飞机开始紧急制动。制动来得太突然,太猛烈,我本来往后仰的身体,猛然向前冲,然后又被安全带死死拽住,脑袋差一点撞上前面副驾驶座的后背。

  飞机在轮子与机场跑道剧烈摩擦的刺耳响声中突然停了下来。

  “对不起,代办先生,”凯普顿停了手,回过头来对我说,“刚才有个小孩上了跑道,好险,差点撞着他。”

  我探头往外一看,果然看见有个小孩呆立在跑道中间,就在飞机前面,没离开多远了。真的险。要不是凯普顿发现及时,制动得快,这小孩恐怕早就没命了。

  凯普顿停了发动机,跳下飞机。我听见凯普顿狠狠把小孩教训了一通。

  我没有下飞机。我依然坐在座位上。我现在有时间仔细看看眼前这个又简陋又奇特的机场了。说是机场,实际上只有一条跑道。跑道是在一片椰林中开辟出来的,没有一寸水泥,看上去只是一片草地。当然说草地不是很确切。跑道上曾经铺过砂石,时间久了,没有人管,上面就长出草来。在长出来的草地上,依稀能看到飞机轮子压出来的辙,证明这就是跑道了。

  来的时候,我在空中只看见椰林和草地,压根儿没发现有跑道。凯普顿把飞机对准那片草地的时候,我以为凯普顿是看错了。等看清那片草地就是跑道时,我又发现那条跑道特别短。那么短的跑道,飞机能停得住?我心里一闪念。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飞机已经落地。英语里常说,soft landing和hard landing,在这样的跑道上降落,只能是硬着陆,不可能软着陆的。硬着陆的飞机颠簸着往前冲,我能明显感觉到飞机在直行一段距离后,机头开始往上仰,速度很快降下来。在凯普顿把飞机开回来的时候,我发现这条跑道有它的神奇之处。一般的跑道是建在平地上,这条跑道却建在一个斜坡上,一头高,一头低。飞机在低的那头降落,然后向高坡爬,借助坡度的阻力可以很快停住,不需要象正常降落滑行那么长的距离。

  凯普顿训完小孩,又围着飞机检查了一圈,才回到飞行员的座位上。

  “要不是我反应快,今天就出大事了,”凯普顿一边重启飞机一边说,“我早就同他们说把跑道围起来,不要让人乱穿行,他们就是不听。”

  听凯普顿一说,我真是开了眼界。原来这个机场还是开放式的,同我对机场的概念完全不同。

  起飞,也是从跑道低的一头向高的一头加速,借助坡度升空。这差不多是航空母舰的起飞模式。飞机起飞后,我回头一望,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原来飞机腾飞起来的最高点就是一个陡峭的悬崖顶。也就是说,降落时如果稍有不慎,飞机冲出去一点的话,就会坠落悬崖,机毁人亡。

  飞机倒是平稳地飞行了一段时间。我有时间从包里掏出随身带来的三明治,啃起来。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很饿了。

  海上的天气,变幻莫测,刚开始还晴空万里,不一会儿前方就出现了一团团白云。小飞机最怕白云,白云往往带着气流。凯普顿操作驾驶杆,一边让飞机往上爬,一边左躲右闪,想尽量避开云层。显然他是在躲气流。

  怕什么来什么。刚才还在平稳正常飞行的飞机,冷不防遭到强气流的袭击,剧烈震动起来,一下子跌落好几十米。突如其来的下跌让我的五脏六腑都快要从胸腔中飞出去了一样。

  “代办先生,我们遇上强气流了,请一定把安全带系紧,”凯普顿一边冲我喊着,一边紧紧握着操纵杆。我猜想,凯普顿一定是想通过爬高冲出强气流。

  我脑子快速运转起来。如果出事,我最担心的是,我无法把达鲁说的话在第一时间报告给居华大使。我只能寄希望于鲍尔斯。达鲁说了,他会同鲍尔斯联系。如果飞机出事,我想鲍尔斯肯定会同居华大使联系。唯一的遗憾是看不到络腮胡子跳蹦极了。

  又一股强气流迎面而来,飞机一下子翻了个跟斗。翻了个跟斗的飞机没有回到平衡状态,而是象断了线的风筝,一边机翼高,一边机翼低,摇晃着往海面跌落下去。这次的跌落比刚才更恐怖,飞机如果继续失控下去,就是一头栽进海里,机毁人亡。

  短短几秒钟,飞机已经跌到了离海面很近的地方。我已经能够看见海面上的浪花,白花花的,一卷一卷的。我甚至还隐约看见了海水下边游着的鲨鱼。再往下跌,飞机就要扎进大海了。

  也就在这一瞬间,我感觉身体猛然被扯了一下。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