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22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2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1-17 11:05 字数:2416

  回到吉多已经是晚上。还好在最后时刻,凯普顿稳住了飞机,才避免灾难发生,安全回到了吉多。

  同凯普顿道谢告别时,我们相互使劲拥抱了一下。

  “谢谢你让我体验了一次极限运动,”我笑着对凯普顿说。

  “不客气,想再玩的时候,联系我,”凯普顿也幽默地回了我一句。

  我开车回使馆,还没有到门口,就听见黄毛在屋里高一声低一声地叫唤。我赶紧把车停好,开门进屋。黄毛扑过来,又是跳又是叫又是转圈。

  “黄毛,今天受委屈了,把你扔在家里一整天,”我抱起黄毛,摸着黄毛的脑袋说。

  黄毛转过头来,舔我的手,舔我的脸。

  “黄毛,你不知道吧,”我把黄手举起来,让它的脸对着我,“我今天差一点就回不来,差一点就喂了大鲨鱼了。”

  黄毛看着我,呜呜呻吟两声,好像听懂了似的。

  “不过,我的命大,我知道你还等着我呢,我怎么能不回来呢!”我说。

  黄毛又呜呜两声。

  “黄毛,现在还得委屈你一下,我得给居华大使打个电话,把消息告诉他。然后,我就可以给你弄点吃的。我也饿得够呛,今天下午也就凑合吃了两个三明治。”

  把黄毛放下地,我立即拨电话给居华。刚响两声,电话那头就传来居华的声音。

  “我见到达鲁总统了,”我急着向居华报告好消息,“他答应吉多会在RH国际组织年会上支持我们。”

  “好,太好了。你辛苦了,”居华在电话那头高兴地说,“钟良,你一个人不容易。”

  我没有说话。我感觉眼睛有点潮湿。

  “不过,现在还不能放松,”居华继续说,“光口头承诺还不行,还要让他们来个书面的。”

  “好的,”我说。来个书面的,就是书面照会的意思。

  “你一定要同吉多外交部保持联系,一定要盯住他们,一定要确保达鲁总统的承诺得到落实,一定要确保吉多在RH国际组织年会上投票支持我们,”居华不容置疑地说。

  “好的,一定,我会的,”我答。居华连用了四个“一定”,我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军中无戏言,外交也无戏言,这一点我当然知道。

  “另外,”居华大使接着说,“你那儿一直缺人。驻吉多使馆总不能永远只有你一个人。我同国内联系过几次,他们正在物色人选。但目前暂时还没有消息,请你理解。”

  “没有问题,”我说。我当然希望国内能早点派人来,分担点事儿,我也好有个人商量,但这由不得我。看来,我这一个人的使馆还得持续一段时间。

  第二天一大早,我去找了趟鲍尔斯。

  “Well,听说你去见了总统了,”鲍尔斯笑着说。显然他这是明知故问。

  “是啊,见了,”我说。

  “事情解决了?”鲍尔斯问。

  “解决了,”我说。

  “Well,达鲁总统也给我说过了,”鲍尔斯说,“我们将在RH国际组织年会上支持你们。

  “太好了,穆尼副总统那儿也没有问题了?”我依然担心穆尼那儿会再出问题。

  “没有了,”鲍尔斯摇摇头,“达鲁总统已经同他沟通好了。”

  “好。那我们希望吉多政府能将这一友好决定尽快通知前方的代表,指示他一定在会上投票支持我们。”我说。这话听起来有点绕口。外交用语不同于平常说话,因为为了严谨,听起来就有点别扭。对于外交用语来说,别扭不是问题,不把话说到位才是问题。

  “这没有问题,”鲍尔斯一口答应。

  “我是不是还应该拿到一份正式照会?”我问,这是拐着弯要一份外交照会。

  “Well,这样,我让他们马上准备一份,下午给你送去,”鲍尔斯说。

  “我来取也行,”我说。

  “不用,我们一定给你送去,”鲍尔斯看来心情也很好。

  现在就差一份照会,RH国际会议年会的事就大功告成了。这几天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我怀着愉快的心情顺道去医院看刘阳。因为忙着RH国际组织年会的事,我已经两天没有去看刘阳了。在医院的院子里,我见到了刘阳。

  “不好意思,刘阳,这两天忙着其他事情,没顾上来看你,”我说。

  “没事,布莱恩来看过我,说你这两天有事,来不了,没事的,”刘阳说。

  “是,这两天,有点忙,”我说。

  “有布莱恩就行,布莱恩对我挺好的,”刘阳夸起布莱恩来。

  “是吗?那就好。”

  “布莱恩说他有我们的血统,我看还真有点象。”

  “你觉得他象?哪点像?”

  “你看他的眼睛,看着就跟我们像。”

  “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

  “还有他的颧骨,也跟我们像,”刘阳说。看来,布莱恩给刘阳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说了半天还是布莱恩。

  “这儿不少人的颧骨长得差不多都这个样,”我说。

  “不,他的不完全一样,”刘阳想了想说,“也许他是混血,但我敢肯定,他长得不一样。”

  我没再反驳刘阳,也许我对布莱恩太熟悉了,反而看不出来。

  “看来,你现在完全好了,有心思关心别人了,”我说。

  “全好了,”刘阳说。刘阳看上去精神很好,脸也胖了许多,同我第一次见到他完全变了样。

  “那好,我一会去找一下布莱恩,同他商量一下安排你回国的事,”我说。

  从医院出来,我又去了趟“海葡萄旅馆”。布莱恩正在打电话,见我进来,捂着电话,努了下嘴,让我在沙发上坐。

  “老板,您回来了?还顺利吧?”布莱恩打完电话,问我。

  “还好,”我苦笑了一下说,“就是差点见不到你了。”

  “是飞机出毛病了?我们这儿的飞机都太老旧了,容易出故障,”布莱恩说。

  “飞机确实很旧,不过没有出故障。只是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点气流,差点掉进海里。”我说。

  “您福星高照,上帝保佑您,”布莱恩说。

  听布莱恩这么说,我笑了笑。我不知道我的运气算好还是不好。好的话,我不会接而连三遇到险情,不好的话,每次我又都能逢凶化吉。

  “刘阳的事,你联系了?”我问起刘阳回国的事。

  “雇用刘阳的是蓝海渔业公司,刚才我就是在给他们打电话,”布莱恩说。

  “嗯,我听出来了,好像他们不愿出钱?”我刚才听出了个大概。

  “是啊,您听出来啦,”布莱恩生气地说,“蓝海渔业公司不愿出医疗费,不愿出生活费,更不愿出刘阳回国的机票费。”

  “这不应该,他们有义务负责刘阳的所有费用,”我说。

  “是啊,他们是雇主,雇员有事,他们应该负全责,这在合同上明文写着的,”布莱恩接过我话说。

  “没有关系,”我说,“这种扯皮肯定会有。公司是要挣钱的。支付这样一笔额外费用,没有哪家公司会心甘情愿的。不扯皮反倒奇怪了。”

  “您说的对,你放心,我会再同他们谈,”布莱恩说。

  “对,你给他们保持压力,我也再想想办法,”我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