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25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5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1-27 20:01 字数:2838

  一声巨响,撕裂了宁静的早晨。

  我吓了一大跳。我正在院子里查看篱笆墙。黄毛不见了。前一天傍晚,我出外办事回来,黄毛没有叫着扑过来迎接我。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往常只要我的车一进院子,黄毛就会叫着跑着跟过来。我在房前屋后,院内院外找了一遍,也没有找着黄毛。天色向晚,我想着黄毛也许一会儿就能回来,就没有再继续找。一晚上,我想着黄毛,没有睡好觉。刘阳走了,我的心象是被剜了个大洞,现在黄毛又不见了,我的心更加空落了。

  黄毛一晚上没有回来。天刚蒙蒙亮,我就起床,出去找黄毛。我去了海边,经过了礁石湾,围着乔治小岛找了一圈,还是没有看见黄毛的身影。我回到使馆,来到院子里,看见有一处篱笆墙的格子明显要比别的地方大。我想黄毛一定是从这个格子里走出去的。

  我正想蹲下身去,把篱笆墙整理一下。就在这时,我听见了巨大的响声。很近,好像就在隔壁,同时感觉脚下的地震动了一下。刚才还在院子草地上觅食的几只斑鸠,先是扑楞着翅膀跳了两下,然后笨拙地扇动翅膀,惊恐地飞出院子。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响声,象是爆胎,也象是打雷,还似乎有点象爆爆米花。爆爆米花肯定不可能。小时候,记得有人用自行车驮着爆米花机来村里爆玉米。那是在家乡,在吉多没有那样的爆米花机。我抬头看看天,天空一碧如洗,没有一丝云彩,没有一点下雨的迹象,也就不可能有雷声。那么就是爆胎,但爆胎的声音没有如此沉闷,也不至于如此巨大。我摇摇头,也许是我听错了,也许刚才什么声音也没有,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也许是我的耳朵出毛病了。但不对啊,我的耳朵可以出毛病,我的眼睛是好好的。刚才有几只斑鸠从院子里惊起飞走,现在还不断有各种鸟儿,或成群结队,或形只影单,急匆匆地从我眼前一掠而过,比平时的速度要快得多。而且我还是听到它们一边飞一边叫,叫声奇怪,是只有受到惊吓才会有的。

  那会是一声什么响呢?会不会是炸弹?这个想法在脑子里一闪,立即被我否定了。吉多这样一个被大海围着,远离大陆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炸弹。

  我竖起耳朵,又听了一会儿,外面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还有飞过的鸟儿的叫声,不再有任何其他动静。

  我回到屋里,开始做早饭。早上我吃的是西餐,煮一个鸡蛋,或者煎一个鸡蛋,烤两片面包,面包上抹点黄油和果酱,外加一杯牛奶。西式早餐简单易做,营养该有都有,吃久了成了习惯。日复一日,几乎天天如此,竟然没有吃腻。

  吃早饭的时候,我还在想着黄毛。我总觉得黄毛不会这么无情,不会丢下我就这么走了。我想好了,过一会儿出门去办事,我还是要顺道去找黄毛。

  门铃突然响起来。仿佛听见还有狗的叫声。我想着可能是有人把黄毛送回来了,三步并作两步穿过客厅,匆匆把前门打开。

  门外没有黄毛。我抬起头来,发现站在门外的是一位年青的警察。警察看上去二十刚出头,比我高半个头,起码有一米八,身材结实挺拨,穿一身灰色短袖短裤制服,虽然有点稚气未脱,但十分英俊,帅气。

  “早上好,先生,”警察见到我,很职业地抬手给我敬了个礼。“我是吉多警察局的查理。我奉命前来通知您,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刚才有一颗炸弹爆炸。”

  “炸弹?什么炸弹?”我惊讶地问。

  “是这样的,”查理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炸弹是以前遗留下来的。以前也曾爆炸过几次。

  “是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我依然将信将疑。

  “我也是听人说的,”查理说,“我们刚刚接到通知,要把这个地方彻底排查一遍。”

  “怎么排查?”我问。

  “我们要把这个地方封起来,不能有任何人留在里面,”查理说。

  “你的意思,我们都得到外面去避难?”我问。

  “是的,先生,为了您的安全,我们需要您配合我们,到外面去避一避。等排查完,确保没有危险再回来,”查理说。

  “那需要多长时间?”我问。

  “我不是很清楚,”查理说。

  “希望不要很长时间,”我说。

  “应该不会,”查理说,并不肯定。

  Damn it,我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我先是被摩托车撞伤,间隔没有多长时间,现在又有炸弹在使馆附近爆炸。看来乔治岛这个地方是个是非之地,我不能再待下去。我得赶紧找个新地方搬出去。

  查理走后,我把需要带的文件装进包里,然后灌上一壶热开水。刚想出门,想了想,中午肯定回不来,也没有地方吃饭,又返回屋里拿了一点剩饭剩菜,外加一根黄瓜。

  这时,我听见有狗的叫声。还没有等我完全反应过来,黄毛出现在我的眼前。黄毛不知道是野到哪儿去了,浑身都是泥。

  “你这个家伙,野到哪儿去了?弄成这个模样,”我一边心疼,一边骂。

  黄毛不吭气,看着我,喘着气,摇着尾巴。

  “你让我好一通找,你知不知道,你还知道回来。”我说着,放下手上的东西。

  黄毛呜噜了两声,还是看着我,喘着气,摇着尾巴。

  “过来,给你洗个澡,看你这身泥,”我拿出盆来,满上水。

  黄毛大概知道自己身上脏,乖乖地任由我摆布。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一边给黄毛洗澡一边说,“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你不会就这么走了。我猜你会回来的。”

  给黄毛洗完澡,我带上黄毛,开车去贝卡斯避难。

  在贝卡斯,我先去了外交部,送了一份外交照会,申请货物免税。然后我去了邮局。这一天很失望,使馆的信箱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既没有来信,也没有报纸,甚至连一份当地电费水费的账单都没有。我不甘心,跑去问莫里森。莫里森是邮局的工作人员,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去多了,我同莫里森就混熟了。莫里森见我问,耸耸肩,说确实没有。我很失望。

  从邮局出来,我碰到了“假国人”布莱恩。

  “老板,听人说刚才你们那儿有炸弹爆炸?”布莱恩先开口问我。

  “是,你也听说了,”我说。我把情况同布莱恩说了。

  “这就奇怪了,”布莱恩说,“那个地方以前是有过炸弹。你知道,当年P国曾把乔治岛当训练靶标,投下不少炸弹,留下一些炸弹没有炸,后来炸过几次。不过近十几年,一直没有再炸过。要不然,我也不会在那儿给你找地方建使馆。”

  “那你当时为什么没有告诉我,那里还留有炸弹,”我有点生气。

  “是啊,老板,这是我的不对,”布莱恩说,“我觉得不会有事,所以也就没有跟您说。哪想到现在还会有炸弹爆炸。”

  我没有说话。布莱恩认了错,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样吧,老板,”布莱恩说,“我抓紧再给您找一处房子。”

  “我也这么想,”我说,“现在这个地方,看来不是久留之地,我得尽快搬出去。”

  “好的,老板,”布莱恩说,“我一定尽快找。这次我一定找一个让您满意的地方。”

  “那我先谢为敬,等你的消息,”我说。

  “不客气,”布莱恩说。

  “那再见,”我说。说完,我牵着黄毛要走。

  “您的拉布拉多狗找到了?”布莱恩一定是注意到了跟着我的黄毛。

  “找到了,是它自己回来的,”我说。我发现黄毛走丢了,打电话问过布莱恩,让他帮我找找。

  “这是条公狗吧?”布莱恩笑着问。

  “是,”我说。

  “那就对了,”布莱恩说。

  “什么对了?”我不知道布莱恩说的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没什么,”布莱恩赶紧说,“那我们再见。”

  “再见,”我说。

  “对了,老板,您现在去哪?”我转身刚想走,布莱恩突然又问。

  “不去哪儿,现在回不了使馆,就在外面转转,”我说。

  “要不您上我那儿去休息会儿,等炸弹排除了,您再走,”布莱恩邀请我去他的“海葡萄”旅馆。

  “不了,我还有点事要办,”我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