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四章 徐振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章 徐振光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1-30 07:00 字数:5603

  芗城,女排训练基地的训练馆中。

  穿着一身胸前绣有五星红旗的深蓝色国家队训练服的老帅,手背在身后,面容凝重地看着正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的队员们。

  徐振光,中国女排主教练。还有三个月,就是他的57岁生日了。即便每日忙于训练,而无暇顾及的发型有些蓬乱,发色有些花白,瘦削的脸庞上,皮肤也有些松弛,但只要徐振光站在训练场边,他的目光始终如君临草原的狮子一般威严,如瞄准猎物的猎豹那样全神贯注。

  他的手中,一只红色的塑料哨子已经被搓捻得发亮。拴在哨尾的那条长长的红色尼龙绳子,也已经由于经年累月地频繁从脖子上摘下、带上,而被磨得有些陈旧。但他始终舍不得换掉这只哨子。

  从接过中国女排教练的这几年时光里,已过不惑之年的徐振光正是吹着这支哨子,催促着他的队员们从距离巅峰一步之遥的地方拾起信心,争分夺秒、不断奋进,最终得以再一次攀登上了世界之巅——奥运会女排比赛的最高领奖台。

  别人都说,他是中国女排中兴的功勋教练。可徐振光捻着手中的哨子,觉得它其实才是最大的功勋之臣。

  只要是在训练场上,徐振光的眼里揉不得一点沙子。

  他一边看着队员们的训练,一边下意识地搓捻着哨子。任何一个运动员,无论是主力还是替补,无论是跟随了他整整一个周期的老将,还是他新近遴选的后起之秀,哪怕只有一个动作不到位,一组训练没有拼尽全力,他看到了,就会立刻把哨子衔进嘴中,吹响它,让犀利的哨音提醒着队员们——不要犯错!

  现在,他的视线盯上了王筱晴。

  22岁的王筱晴,是他麾下最年轻的队员。作为主攻,王筱晴1米92的身高足够优秀了,可是最让徐振光担心的,还不是她缺乏大赛历练的贫瘠经验,而是她“重量级”的体重。

  有些超重的体重,不仅让王筱晴的脚下移动速度不太够,每逢进行体能训练,她往往都落在全队的最后。

  此时的王筱晴就是这样。

  只不过做了两组体能训练,王筱晴就已经弓着腰、伏着膝,张大了嘴喘着粗气。她圆圆的脸蛋上,浓浓的眉毛拧到了一块儿,额角流下的汗水不断渗进她的眼睛里,但她显然已经顾不得伸手擦一擦了。

  王筱晴知道,徐振光早晚会发现她的疲态。最让她担心的哨声,在训练场热火朝天的氛围中,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怎么了,王筱晴!”徐振光说:“别人做了三组,你才做了两组,怎么就停下来了?坚持住啊!”

  徐振光虽然语气平和、话语简单,但王筱晴完全觉察得出其中蕴含的不可抗拒力。尤其,徐振光这次没有喊她“大晴”这个昵称,而是直呼了她的全名。徐指导不高兴了!

  “嘿!加油!”王筱晴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大声地喊着,既是给自己鼓劲儿,也是回应着徐振光的严格要求。

  喊罢,王筱晴拉起早已湿透的训练衣下摆一角,擦了擦满脸的汗水,紧跟着队长周书遥的步伐,继续着艰苦但不能回避的一项项体能训练科目。

  这小姑娘,早晚能成才!徐振光心中暗暗想着,脸上的神情却丝毫没有任何变化。

  “老徐同志!”

  全神贯注于训练场的徐振光这才发现,陈家祥不知何时来到了训练场,就站在他的身侧。

  “陈主任,你昨天那么晚才从北京赶过来。不多休息一会儿,一早就过来看训练,太辛苦了吧。”徐振光说。

  “不就是开开会、赶赶飞机,一直都是坐着的,有什么辛苦,”陈家祥笑着说:“还是你们最辛苦!明天就要去甬东港转训了,今天还不给队员们调整一下,减减量?”

  “就因为明天要转训,一早从芗城基地出发去鹭岛机场,飞到甬城,再从甬城坐一个小时大巴到甬东港基地……这一趟折腾,明天到了驻地就没几个小时能训练了。今天不抓紧点时间练练体能,老队员们自己都会心里发虚的。”徐振光说。

  陈家祥看着面前这支以老将为主的中国女排,心中不得不佩服徐振光和老队员们那种吃苦耐劳的性格与脾气。他也知道,中国女排的奥运冠军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么磨砺出来的。而磨砺出的这样一支“铁军”,是不畏惧任何一个场上对手的。

  可是,自从两年前的奥运会冠军领奖台上走下来后,这批老队员却遭遇了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新对手——伤病——的挑战。

  就在去年一年,主力老队员们大面积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伤病问题。有的在比赛中拉伤了肌肉、韧带,有的在训练里腰椎关节吃不上力,还有如二传周书遥的膝盖,因为经年累月高强度训练,几乎磨损殆尽的半月板,让她每一天都必须忍受着相当的痛楚……

  作为国家体育总局排球中心主任、中国排球的“大掌门”,陈家祥怎么会不知道这些老队员应该调整、休息一下了。可就算去年是奥运会后的一年,没有太多的世界大赛任务,可在国内,四年一届的全运会又如约而至。这些老队员都是各省区市地方俱乐部的“宝贝”和核心、骨干。她们在奥运会上为国争光之后,就必须马不停蹄地承担着在全运会上为自己的母队,为各省区市争光添彩的重任。

  有时候,陈家祥在为这些老队员感到钦佩的同时,也着实心疼她们。他知道,徐振光也心疼这些队员们。

  但,他们没办法。

  平日里,各省区市地方俱乐部把队员们送到中国女排,几乎是无条件地支持着中国女排的各项工作,满足着中国女排的各项需求。举全国之力为了中国女排,这就是所谓的“举国体制”优势!

  然而到了全运会,中国女排就需要去回报各省区市地方俱乐部的支持。

  看着训练场上似乎可以永不停歇的队员们,陈家祥不愿再去想那些烦心事儿了。他信任徐振光,也信任这些老队员。他相信,大家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一定能克服任何的困难,从一个巅峰,走向另一个巅峰……

  就当陈家祥这样想着的时候,徐振光却突然问道:“二队……今天就来了吧?”

  陈家祥一愣,他没料到徐振光会主动说起“中国女排二队”这个话题。

  “对,排球中心发的通知,是要求中国女排二队教练员、运动员和工作人员今天全部来到芗城女排训练基地报到。”陈家祥简明扼要地回答。

  “我们一走,她们就开练,衔接得也够紧密的啊。”徐振光点了点头,目光却并未从训练场上的队员们身上移开。

  “不紧密怎么行。二队这次备战23岁以下女排世锦赛,也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那些年轻队员们有的几年前打过世界少年女排锦标赛,有的这两年进过国青女排,但也有相当一些人是‘不上不下’的状态,年龄既超过了青年队的范围,可在一线队里却是年轻队员,甚至有人还打不上俱乐部的主力。所以这次集训,二队的教练组担子也挺重的啊。”陈家祥感叹道。

  徐振光笑了笑,说:“该支持的,我已经全力以赴地支持了。魏心荻或许还不了解国内的这些适龄球员,所以,我按照我对她们的了解,帮二队拟定了这次集训人员名单。如果魏心荻真的有能力,二队的那些队员里一定会有不少好苗子冒出来。到时候,下一届中国女排的日子会好过许多。”

  陈家祥没有立刻附和,却停顿了十几秒,突然问徐振光道:“老徐啊,你想没想过,如果二队今年冒出些好苗子,你明年也拉到一队来用一用、试一试。万一到奥运会前,能给中国女排增加一些新鲜血液呢?”

  听到这就话,徐振光的眼睛眯了眯。

  他想反问陈家祥:“那些22、23岁的小孩太嫩了,怎么可能在这个奥运周期就到一队来打上球呢?她们的技术,又有哪一个比现在队里的这些老队员扎实、全面呢?”

  不过,徐振光毕竟没有这么说,他哈哈地笑了两声,点着头说:“那就看魏心荻的了。如果她真的能够培养出可用之才,我中国女排的大门为任何有能力的年轻队员打开!”

  “徐指导,您的话,我全听到了。”

  一个轻轻脆脆的声音从后面不远处传了过来,徐振光不用回头,就已然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了。

  走到陈家祥和徐振光面前,魏心荻却先把手伸向了徐振光,徐振光也伸出手,和魏心荻礼貌性地握了握。然后,魏心荻才又和陈家祥握了手。

  “五年前北京一别,徐指导别来无恙啊。”魏心荻说。

  “还好吧,就是老样子。”徐振光淡然的微笑始终挂在脸上,丝毫看不出他又见到魏心荻,是怎么样的复杂心情。

  “前些天和陈主任在北京开会研究组队的事情时,陈主任已经告诉我了。这份中国女排二队的大名单,是徐指导您费心拟定的。我真要好好谢谢徐指导啊!”魏心荻说着,脸上也露出让徐振光难以琢磨的微笑。

  “小魏啊,谢谢是不必的,你没有觉得我多管闲事、帮倒忙就好了。”徐振光说。

  他还是这么倔!魏心荻无奈地想。

  “哎呀,老徐同志这些年越来越会开玩笑了……”陈家祥在一旁连忙帮着打圆场道。

  “不是玩笑话,”陈家祥看着魏心荻,说:“作为一支球队的主教练,首要的权力就是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制定自己球队的人员名单。在这个方面,我的确是越俎代庖了。所以,今天既然当面见到小魏了,我觉得我有必要和她交待一句。”

  徐振光如此的坦诚,是魏心荻没有想到的,她感到了一些释怀,点了点头,说:“我相信徐指导,他一定是把最适合中国女排二队的优秀年轻运动员们都帮我聚拢到了一起的。就像刚才说过的,我真的是要谢谢徐指导。”

  看着魏心荻的眼神从彼时的微妙变得清澈如水,徐振光知道,至少在中国女排二队大名单这个问题上,两人之间可能存在的误解已经解开了。

  他甚至突然觉得,如果五年前的魏心荻也能够像今天这样理解他的一片苦心,那该有多好啊!

  徐振光不愿再过多地去想已经过去的令人不快的往事。他看了看场上的队员们,上午的体能训练课基本上已经告一段落。此时,队员们正在场地上做着放松,徐振光便冲着王筱晴喊道:“‘大晴’,过来!”

  王筱晴正坐在不远处的地胶上大口大口地喝水,听到徐振光的喊声,她只以为自己又违反了高强度有氧训练之后不能立刻大量喝水的要求,便扔下水瓶,一骨碌从地上站起身,跑了过来。

  “这是魏指导,”徐振光给王筱晴指了指身边站着的魏心荻,对王筱晴说:“之前不是和你说了嘛,从明天开始你留在这里,跟中国女排二队进行训练。这就是二队的主教练魏指导,还不叫魏指导好?”

  王筱晴有些羞涩地向魏心荻鞠了一躬,轻轻喊了声:“魏指导好。”

  “别那么拘谨啊,”魏心荻拍了拍王筱晴的背,手上就被王筱晴的汗水打湿了。

  “大晴,明天就过来一起训练了,”魏心荻说:“好好干啊!还有啊,大晴你这两年也一直在国家队训练,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把中国女排的好作风带到二队来,给其他年轻队友们做个好榜样,起到带头作用。”

  听了魏心荻的话,王筱晴用力地点了点头,那副认真的模样,让一旁看着的陈家祥都笑了起来。

  “好了大晴,回去休息吧。”陈家祥说。

  王筱晴这才如释重负般,一转身从两位教练和中心领导这儿跑开了去。

  “小魏啊,”徐振光看着王筱晴的背影,突然语重心长地说:“王筱晴这孩子,可是我的一个宝贝啊。这些年我一直带着她训练,甚至在奥运会之前最后一刻都把她留在国家队,是希望她能够尽快成长。毕竟,中国女排需要在主攻位置上增加高度和力度。可遗憾的就是,这些年中国女排的比赛任务重,一些大赛需要我们去拿成绩,所以我没有给她更多的锻炼机会。也是怕她在代表中国女排参加的世界大赛上,万一表现得不尽人意,自信心受到影响,反而更不利于她的成长。这也是我为什么今年打算把她放到二队的一个原因……”

  “我也看过大晴在岱岳女排俱乐部打联赛时的一些比赛视频,”魏心荻说:“她的特点很突出,身体条件包括力量等方面确实挺棒的,不过她体能方面的短板也是明显的。徐指导您放心,这半年我一定好好带她训练,在她能力所及的情况下,尽量争取给她更多的比赛锻炼机会。明年,我会把一个更出色的王筱晴‘还’给中国女排。”

  听到魏心荻的表态,徐振光和陈家祥都感到挺开心。

  徐振光想了想,又嘱咐道:“不过小魏啊,我还是想多说一句。这次中国女排二队的训练方针和思路,我没有任何插手,陈主任完全信任你,我也信任你。我也觉得,你在国外这几年,一定积累了不少的先进训练手段和方式、方法,会对二队的训练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不过……还是在王筱晴这块儿,我想,能不能请你按照中国女排一线队的训练强度来严格要求她。”

  徐振光的话虽然说得简单、客气,但魏心荻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真实想法。那就是,中国女排二队里,别的队员怎么练他不管,但王筱晴——他的这块“宝贝”——一定得按照他在中国女排所制定的那种高强度、大运动量标准来训练。

  魏心荻的神情,渐渐凝重了起来。

  她看了看徐振光,也看了看陈家祥,说:“陈主任、徐指导,我不敢保证我的训练方式、方法有多先进,但我相信,我和队员们一定会很努力、很认真地做好每一天、每一堂的训练课。我希望在这半年时间里,我能够按照每一个运动员的不同特点,来尽量量身打造适合她们不同要求的训练内容和训练强度。我觉得,不是一种训练模式和训练强度,就适合所有人的。就比如王筱晴,该上训练量的时候,我不会让她偷懒,但是应该给她调整了,我也不会让她一直那么练下去。运动员的健康,也是很重要的!况且,我认为,运动员的能力提升,虽然离不开苦练,但也绝不应该仅仅有苦练这一条路,还一定要有巧练、有科学训练……”

  魏心荻的话让陈家祥从心底里感到了些许欣慰。

  他之所以不远千里拉着已经退了休的老领导谭宏进去请魏心荻回国,就是希望她能够带回一些她在国外学习到的先进的排球训练理念和训练方法。而之所以让魏心荻执教中国女排二队,则是希望她的这些新东西能够从年轻人那里得以实践,发现确实适用于中国女子排球的,则继续推而广之。

  毕竟,多年来的排球管理工作与耳濡目染,即便陈家祥并不是排球专业人士出身,他也能够敏锐地发觉,世界女子排坛正悄然发生着变革。在这种变革的大趋势下,如果中国排球还固守着以往的成功经验,而不去大胆创新、吸收借鉴的话,想要继续保持在世界女子排坛的巅峰,将越来越吃力。

  然而,魏心荻的话说出口,毕竟也让陈家祥感到一丝焦虑,他明白,徐振光一定很难认同魏心荻的话。

  他有些不安地看了看徐振光,老帅的脸上果然闪过了一丝阴霾。

  眼神的余光瞥见了陈家祥的不安神情,让徐振光还是努力压制住了要当场驳斥魏心荻的念头,而是淡然地说道:“好吧,小魏……魏指导,你的工作效果如何,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陈家祥暗暗松了一口气。

  魏心荻也笑了笑,说:“那……徐指导刚才说过的话还做不做得数?”

  “我刚才说的什么话做不做得数?”徐振光有些诧异。

  “您刚才和陈主任说的,我听到了,”魏心荻眼神中闪过几分狡黠,大声地说:“您不是说,如果魏心荻真的能够培养出可用之才,您中国女排的大门为任何有能力的年轻队员打开嘛。”

  听到魏心荻这句话,徐振光哈哈大笑起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