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二十五章 魏心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五章 魏心荻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23 21:31 字数:5671

  魏心荻没有跟着队伍回去吃晚饭,她还是一个人留在甬东港体育中心。不过,这一次她没再去热身场地看中国女排的赛前热身,而是安静地坐在观众席的运动员观摩区。距离晚上那场中国女排与日本女排的比赛还有一个多小时,甬东港体育中心还没有开放晚间比赛的观众进场,偌大的体育馆仍旧回复到了平静的状态。

  她想一个人出出神、发发呆,很享受这种寂静的时光。

  “怎么又没跟队员们回去吃饭啊?”

  魏心荻听着这句问话,头也不用回,就知道是杨非来了。

  “基地的食堂伙食太好了,中午吃过,到现在都没饿……”魏心荻淡淡地回答。

  话音未落,却见一只香蕉塞到了她的面前。

  杨非笑着说:“你就算想减肥,也不能光靠饿啊。至少,吃根香蕉吧。”

  魏心荻知道他在开玩笑,可接过香蕉,还是忍不住反驳道:“你觉得我这个身材,还需要减肥吗?”

  杨非认认真真地从上到下打量着魏心荻,半天才说:“嗯,你说得对,你不需要。”

  说罢,杨非坐在魏心荻身旁的座位上,看着魏心荻一边吃着香蕉,一边问道:“魏指导,我有一个请求……”

  “噢?”魏心荻诧异地看着杨非,也用相同的口吻说道:“杨老师您干嘛说得这么正式?”

  “我想做一个关于你的专访,不知道……”杨非问道。

  “我可以拒绝吗?”魏心荻反问道。

  “为什么?”杨非也反问她。

  “我这个二队教练,有什么可专访的。”魏心荻自嘲地笑了笑。

  “很多喜欢中国女排、关注中国女排的球迷对你这次回国执教很感兴趣。我觉得,你也可以通过一次采访,把你的一些想法表达出来,让大家都了解了解。”杨非说:“当然,还有你带领的这些姑娘,她们未来有可能会成为中国女排的栋梁之材,你难道不想让球迷们早一点认识认识、熟悉熟悉她们吗?”

  魏心荻凝视着空旷的比赛场地,若有所思。许久,她转过头向杨非笑了笑,说:“那就现在吧。”

  “啊?”杨非这一下也愣了:“现在?就在这里?”

  “是啊,现在这里还很安静。怎么,要我改变主意?”魏心荻半开玩笑地反问道。

  杨非微微一笑,掏出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

  “那……我就先感谢魏指导了。”杨非说着,开始提问:“首先,是什么原因让你放弃了在国外的好条件,决心回国来执教这支中国女排二队的呢?”

  魏心荻想了想,几个月前在长滩的夺冠、帕特里克拿来的新合同、陈家祥充满期待的眼神……这一切如白驹过隙般在她脑海中一一闪现,但她还是简单地回答道:“我觉得,最根本的原因只有两个。第一,我是中国人,我的家在这里,无论出去的时间是长、是短,我总是要回家。第二个原因,我曾是中国女排的一员,所以,我一辈子都是一名中国排球人。当中国排球需要我回来做一点什么,哪怕只是微薄的贡献,我也愿意,也觉得义不容辞。”

  “那你这次执教中国女排二队,是不是中国排协给你提供了很好的执教条件?”杨非抛出了第二个问题。

  “条件的话……你也看到了,和任何一支国字号女排后备梯队一样,我们的吃、穿、住、行都已经很好了,但没有任何特殊。其实,我觉得中国排协给我提供的最好的执教条件,就是不去干涉我对这支年轻的队伍贯彻我的战术理念……”魏心荻说:“关于战术理念这一块儿,我想咱俩前两天已经聊过了,那我就不再重复了。”

  魏心荻看到杨非一边听着,脸上一边露出些许失望的神情,她突然觉得有一点点内疚。魏心荻明白,她说的这些话对于想着好好写一篇人物专访的杨非而言,实在是没有太多亮点,反而有点干巴巴的。但魏心荻也有些无奈,毕竟她在这个中国女排二队主教练的位置上,接受采访时,无论说深、说浅,都不合适。

  “抱歉了……”魏心荻下意识地轻声说道。

  “啊?”杨非诧异地看了一眼魏心荻,突然也明白了魏心荻为什么说出这句话。他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哪里需要道歉啊,真是的,说得挺好的。那这样吧,能不能聊聊你在美国的这几年,说说在那边的所见所闻、日常工作……”

  杨非的这个新话题让魏心荻感到了轻松,她便海阔天空地讲了讲在美国大学里学习排球理论,直至担任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女排主教练的经历,聊到了带领当地的大学生球员们训练、比赛的诸多故事、轶闻。

  魏心荻说的这些事情,杨非以往并不了解,不禁听得津津有味,也不由得暗自感叹魏心荻一个人在异国他乡为了排球打拼的不易。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了。

  看着球迷们不断涌进甬东港体育中心,现场DJ也开始播放起暖场的音乐,魏心荻也有点意犹未尽地停住了话头。

  “这一下,素材够了吧?”魏心荻问道。

  “嗯……”杨非看了一眼手机的录音APP,发现录音时长已经有了四十多分钟。他停止了录音,可是,想了想还是说道:“其实,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啊,”魏心荻笑了,还打趣杨非:“你以前采访的时候,没这么吞吞吐吐的嘛。”

  “刚才聊的都是你在美国的学习、工作……那这些年,你在当地的生活……始终是一个人吗?有朋友……照顾你吗?”杨非问着,却有些吞吞吐吐了。

  魏心荻愣住了,她看着杨非,半天没有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点尴尬了。

  “如果……你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也没关系……”杨非说。

  魏心荻突然笑了,说:“在美国,无论是当地的朋友,还是华人华侨朋友,都给了我很多生活上的帮助和照顾,我也一直很感激他们。可是,如果你所说的‘朋友’是特指‘男朋友’的话……”

  说着,魏心荻指了指场地上。

  杨非顺着魏心荻指着的方向望过去,日本女排已经进场热身,她们的年轻外籍训练师正在跟队员们分发训练用球。那是一位高大、帅气的欧美男性,看上去,年纪也与魏心荻相仿。

  杨非扭头,惊讶地望着魏心荻,还以为魏心荻指的就是那人。魏心荻看到了杨非的表情,顿时明白他误会了。

  “你想什么呢,杨非,”魏心荻哈哈大笑着说道:“我指的,可是那些排球啊!”

  两人聊着聊着,却见陈家祥笑眯眯地从场地旁信步走了过来,站在看台的栏杆前跟魏心荻和杨非两人挥了挥手。

  魏心荻和杨非赶紧起身,走了近前。

  或许是因为中国排协麾下的两支国字号球队在这次邀请赛上都表现得不错,陈家祥显得非常开心。不待魏心荻开口,陈家祥就先说道:“魏指导,这几天带队比赛,真是辛苦你了。”

  “陈主任说哪里的话,应该是我要替队员们感谢排球中心和中国排协,给我们二队创造了这此实战锻炼的好机会呢。”魏心荻谦虚地说。

  “先赢日本,再胜德国,还上演了一出‘大逆转’的好戏。小魏啊,你知道从下午比赛结束直到现在这么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球迷们都是怎么评价你的吗?”陈家祥卖了个关子,问道。

  魏心荻摇了摇头,自从傍晚结束了与德国女排的五局大战之后,她还真的没来得及上网看一看新闻。

  “球迷们都说,你是中国排球的‘才女’!哈哈,这个称呼我听着新鲜。但是,我明白了,我当初和谭老去美国把你请回来,是正确的。”陈家祥兴奋地说:“还有,电视台的收视率数据我也拿到了。下午这场比赛的收视率,竟然高达1.03%!要知道,这意味着在看电视的一百个家庭里面,就有一户人家在看体育频道下午的比赛直播。”

  魏心荻不明白为什么球迷给她起了那样的一个称呼,但既然陈家祥很开心,她也跟着高兴。毕竟,她带着这支球队在今年的首次亮相,没有给中国排协丢人,没有给胸前的那面五星红旗丢人。

  “对了,小魏,晚上你有什么安排吗?”陈家祥问道。

  魏心荻摇了摇头。明天,她和队员们就要搭乘早上的飞机返回芗城,继续封闭集训。所以她没有安排晚上的赛后总结会,让队员们参加过晚上的颁奖仪式之后,就可以早点休息了。

  “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原来甬城女排的老教练刘指导吗?”陈家祥问。

  “刘昀指导啊,我记得他。”魏心荻说:“当年我在国青队的时候,他还带过我呢。”

  “刘指导前不久退休了,老伴儿因病过世,子女都在外地工作,就他独自一人回到甬东港老家生活,一直挺孤单的。之前,比赛、工作太忙,我始终没顾得上去看他,今天晚上最后一场比赛了,老爷子跟我说,他准备了一桌小型的家宴,叫上了当地的几个朋友,也希望我和咱们两支国家队的主教练都能去坐坐,算是给赛事的成功举办庆一下功。你也知道,徐指导他身体不太好,血压这几天还是降不下来,所以我帮他婉拒了。如果小魏你没什么其他事情,勉为其难跟我一起去坐坐吧。一来呢,也放松放松,二来,也算是帮着中国排协感谢一下这些老教练。他们也不容易,常年累月奋斗在第一线,为中国排球做了很多贡献,平日都很难顾得上家人。你看……”陈家祥问道。

  魏心荻原本很不喜欢参加各种应酬,但既然是带过自己的老教练刘指导发出的邀请,陈家祥又如此真诚地征询她的意见,再想到徐振光的健康状况的确无法出席那样的场面,魏心荻还是点了点头,说:“我听陈主任的安排,我也很多年没见到刘指导了,这次来,其实就应该去看望看望他。”

  陈家祥知道魏心荻的性格,原本也觉得大晚上的拉着她一个姑娘家去参加应酬,或许有些令她为难,看魏心荻答应了,他高兴地说:“那好,颁奖仪式之后你就等着我,我用手机叫辆车,咱们一起过去。还有,小杨晚上一定也一起去!这些天你忙前忙后的,辛苦了。”

  杨非听陈家祥叫他一起,便客气地推辞道:“我就不去了吧,回去还要写稿子……”

  “你得去!”陈家祥看着杨非,又指了指魏心荻,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小杨你晚上还有任务呢。虽然是刘指导的家宴,但我职务所在,按照纪律,去了也不能喝酒。所以,得请你替我和小魏跟刘指导好好喝几杯酒,让他老人家也高兴高兴。”

  看到杨非点头答应,陈家祥这才笑着转身而去。

  魏心荻和杨非相互对视着,也无奈地笑了。

  晚上的比赛,中国女排顺利地以3比0战胜日本女排。最终战绩,中国女排和中国女排二队均收获了两胜零负,日本女排一胜两负,德国女排则是三战皆墨。

  由于中国女排和中国女排二队之间没有交手,根据本次比赛的规则,两队要通过计算各自的局值(总获胜局数与总失利局数之比)判定排名。中国女排是六局全胜,局值自然高于中国女排二队的六胜局、三负局,所以中国女排站上了本次中国国际女排邀请赛的最高领奖台。

  即便中国女排二队屈居第二,但队员们也都很开心。队长顾未央代表全队,从颁奖嘉宾手中接过了第二名的奖杯,带着队友们在领奖台上就来了个集体自拍。

  毕竟,大家通过这次比赛获得了锻炼,增长了见识。临时仓促出战的她们,也没有幻想过能够在这次比赛的战绩上超过中国女排的大姐姐们。

  颁奖典礼结束之后,魏心荻安排好队伍的事情,就和杨非一同跟随陈家祥去赴刘指导的家宴。虽然徐振光没有出席,让刘指导略感失望,但看到魏心荻落落大方地到来,他还是很高兴。刘指导如数家珍地说起当年魏心荻在国青队和国家队时打过的一些精彩比赛,两个人叙旧相谈甚欢,也让杨非在一旁听得兴致盎然。说到尽兴处,刘指导举杯向来宾们敬酒,杨非主动迎上去,一连跟刘指导喝了好几杯,渐渐的也是面露醉意。

  酒过三巡,魏心荻提出先行离开,醺醺然的杨非说着要送她。魏心荻跟陈家祥使了个眼色,陈家祥明白,魏心荻正好可以把醉了的杨非一同带回体育宾馆,便替他们向刘指导告辞。

  回到甬东港女排基地的体育宾馆,早已是一片寂静。杨非步履蹒跚,魏心荻只好勉强拉着他的胳膊带他前行。

  “你说你啊,原本酒量就不行,还喝这么多。”魏心荻自言自语地说道。

  杨非听得真切,大着舌头笑着说:“我……我还不是得……得听陈主任的,好好替你……替你们陪刘指导老爷子喝高兴……”

  明明是你自己想喝,魏心荻想着,还是又好气又好笑地说:“嗯,那我还得谢谢你啊。”

  说着,两人进了电梯。魏心荻知道杨非住在顶楼,便按下最高一层的按钮。杨非看到,居然还一边说着“你不住这一层,我住这一层”一边要去按魏心荻所在楼层的按钮。

  “行了,行了!”魏心荻连忙轻轻拉住他的手,说:“我先把你送回去,我再回房间。”

  “不……不用……我自己能……能走……”杨非逞强说着,身子却靠在电梯轿厢的墙壁上,显然已经站立不稳了。

  魏心荻不管他怎么逞强,还是等到电梯开门,拉着他回到他自己的房间门口。又从他的衣服兜里翻出房卡,开了门。魏心荻把杨非放在床上,还细心地帮他脱去鞋子、外套,盖上了被子。

  魏心荻转身想走,却听得杨非喉咙里一阵翻涌。知道他或许想吐,魏心荻便连忙跑回来,拿起一旁的垃圾桶,让杨非吐了一阵。

  看到杨非吐了之后舒服了点,魏心荻干脆找了杯子,倒水给他漱了漱口,又喂他喝了些水,才看着他安安稳稳地躺在了床上。

  “心荻……”杨非迷迷糊糊间,突然喊道。

  魏心荻叹了口气,拉过椅子坐在了床边。

  “我在这儿,杨非,你舒服点了吗?”魏心荻随口问道。

  杨非睁开眼睛迷离地望了望魏心荻,却突然伸手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你别走啊!”杨非大声说。

  “好!好!我不走,不走!”魏心荻说着,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可醉酒的杨非力气大得吓人,他攥紧了魏心荻的手腕,久久不愿放开。

  “心荻,你留下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去……别去美国……好不好?”杨非又喊道,手上的力气似乎更大了。

  魏心荻愣住了。

  ……

  杨非再次睁开眼睛,发现天色已经大亮。

  他使劲想也想不起自己究竟是怎么回到体育宾馆,回到自己房间的。他摸过手机,时间已经是十点一刻了。杨非暗自说了一声“坏了”,忍着欲裂的头痛,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原本,他准备亲自去机场送一送魏心荻和中国女排二队的。可现在这个时间,别说送行了,魏心荻她们搭乘的飞机,或许很快就要在鹭岛降落了。

  想到这些,杨非慢慢坐到书桌前。他回忆着昨天跟魏心荻聊的那些故事,一边打开了电脑,开始敲起键盘。

  “作为曾经的中国女排队员,魏心荻……”

  写下这一行,杨非想了想,删掉了。

  “在甬东港,中国女排二队新任主教练魏心荻带领球队……”

  杨非摇了摇头,还是不满意地敲击着退格键。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想了许久。

  “这是一个关于中国姑娘回家的故事……”

  他终于写下了这样一个开头。

  ……

  千里之外的鹭岛机场,魏心荻的飞机已经顺利抵达。

  看着开心的队员们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地走着,魏心荻却心事满满地拖在后面。

  这一夜,她没有休息好。

  等到醉酒的杨非终于松开手沉沉睡去,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回到自己房间,洗漱之后躺下,魏心荻竟然失眠了。

  辗转反侧间,时间飞逝,手机的闹钟又不合时宜地响了。她只好起床、拎着箱子,跟大家一同去赶早班飞机。

  “杨非……”魏心荻轻声自言自语道。她抚摸着自己右手的手腕,上面是一道不易被人察觉的淡淡青紫印记。那是被杨非紧紧攥住,不愿放手时留下的。

  如果五年前,你像昨夜那样攥得紧紧的……魏心荻突然想,我真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和勇气跑得那么远……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