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辩权第1章 现代版买椟还珠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章 现代版买椟还珠记

小说:正义辩权 作者:我本纯洁 更新时间:2019-12-01 00:06 字数:2576

  2016年4月1日,这是一个灰蒙蒙的愚人节,一场大雨,平添春寒。

  南城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庭内,审判长庄严肃穆,坐在法庭正中的位置,他神情冷淡,宛若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审视着原被告双方,偶尔将眼神略向座无虚席的全场。

  今日审判的案件较为特殊,案件涉及标的额上亿,案情简单,案件却透着几分复杂。

  2006年,河中酒店资不抵债,原老板刘大民以四千万低价寻找买家出售。一个月后,一位外地富商周凭祥出现,经过二轮谈判,周凭祥决定以三千九百万买下河中酒店,周凭祥如约付款,河中酒店的所有权发生转移。这笔及时到位的资金解了刘大民的燃眉之急,他在签署合同之后极度兴奋,将悬挂于酒店大堂内的一副 140.5*364.0cm的珍品画作《盛世山河》作为礼物赠送给了周凭祥,以示感谢。周凭祥欣然笑纳,此后酒店重新装修,六个月后 再次开业时,《盛世山河》再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从此成为周凭祥的私藏画作。

  而令刘大民万万没想到的是,十年后,2016年的元旦之夜,这幅画作出现在了一场举世瞩目的秋季拍卖会上,被拍出了1.012亿的全场最高价。

  此事一经媒体报道迅速发酵,很快传到了刘大民的耳中,他觉的自己被欺诈,便委托律师,向南城中法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方返回画作。

  案件开庭审理后,刘大民全程神情激动,指着被告方的代理人大骂骗子,直呼自己遭遇了史上最恶劣的诈骗。

  据他回忆,《盛世山河》是著名书画家潘博庸艺术生涯巅峰时期所绘制的长达45平尺的顶级巨制,也被称为潘博庸先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该画不论从史料价值与艺术价值看,都非常珍贵,极为难得。但由于他自身是粗人一个,不懂审美,而被被告周凭祥钻了空子,得以低价买走酒店,还附带了价值更大的名画,此为不当得利,应该予以返还,并赔偿损失。

  “审判长,各位审判员,我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请你们一定要为我做主。”说到动情处,刘大民声泪俱下。

  这种买椟还珠的蠢事,让他成为了不折不扣的笑料,一传十,十传百,各路人马聚餐聚会、茶余饭后,总会被人提起来闲聊,顺便骂一句他的愚蠢无知,将价值如此之大的名画拱手于人。

  刘大民觉的自己受到了经济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尽管要承担起巨额的诉讼费与律师费,他还是咬着牙凑出这笔钱,坚持要给自己讨回一个公道。开庭日,他带了三名律师一起来到法庭上,四个人并排而坐,将原告席挤的满满当当 。

  相较于原告方的情绪激烈,被告席这边就冷清了许多,一道身影孤零零的端坐在那儿。

  被告人周凭祥没有出庭,而只委托了这位名叫盛秋行的律师全权代为处理此案。

  盛律师极为年轻,身材高大,略显清瘦,他穿着一套合体的深色西装,神态里有着惯然的冷静与严肃。他的相貌中上,但气质上却是相当特殊,任何人只要见过他一次,都会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刘大民带来的三人律师团,在法庭外见到盛秋行的瞬间,集体愣住,万万没想到,周凭祥竟然更换了原本的代理律师,而改为由盛秋行全权处理。

  刘大民不太了解律师圈内的状况,这三位律师却是门清的不得了。这位盛律师虽然年轻,却是出了名的难缠,出道六年,独闯天下,外行人看到的是他犀利的口才、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八面玲珑的社交手腕,内行人看到的却是他眼中的自信、决然与霸气。

  这个男人,是靠着一腔孤勇,在律师的圈子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身为同行,最不愿意遇上的也是这样业内出了名的强硬对手。

  有他在,便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全的感觉,那种被莫名其妙抽离走了自信的退缩感,委实不好受。

  庭前认怂,不太光彩。

  于是三名律师便默契的按捺下心底的不舒服,尽量神情若无其事的跟在刘大民身后,一起来到法庭之上。

  开庭前半场,盛秋行表现平平,他有些沉默,眼神垂落在摆在面前的文件上,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整个人有些出神了的样子。

  原告方滔滔不绝,刘大民用朴实简单却也夹杂强烈情绪的大白话诉说完了愤怒和委屈,三位律师再以公式化的语言做出补充。

  审判者点了头,“现在由被告方陈诉。”

  盛秋行没有立即接口,他直了直脊背,嘴角缓缓勾勒而起,看上去似笑非笑,却也莫名的危险。

  对对手一无所知的刘大民毫无反应,倒是那三位律师各自露出了微微紧张的神情来。

  盛秋行,终于要开始反击了吗?

  “2006年河中酒店出售,有争议的名画《盛世山河》是原告刘大民作为感谢品而赠与给我的当事人周凭祥先生的礼物。根据《合同法》对于的赠予的相关规定,如第186条: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而赠与物一经交付,赠与合同便已成立。原告方不懂得艺术品的价值而实施的赠与行为,并不是法律上所规定的撤销赠与的条件。如今,距离赠与关系成立已过去十年,这个时候再来讨论撤销赠与合同,我认为毫无意义。”

  “一亿多的名画,怎么就没有意义了?对方律师你怎么说话你?”刘大民不满的嚷嚷起来,如果不是左右二边的律师在下方按着他的腿,他几乎要当场跳起来了。

  他使劲拍了几下桌子,利用砰砰作响的声音,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

  “我已经再三强调过了,我是以为那是一幅价值最多几万块的画,才会慷慨的交给了周凭祥,如果我早知道这幅画能卖一亿,比我的河中酒店还要贵,我怎么可能会白送给他?这是明显的不当得利,法律上规定要返还的!我警告你们,最好老老实实的认输,把画还给我,不然的话,我就告你们诈骗!把你们全送到监狱里去吃牢饭!”

  “你知道什么是不当得利吗?”盛秋行慢条斯理的发问。

  刘大民一怔。

  显然并不指望他能说出个一二三四五的盛秋行继续讲下去,“所谓不当得利指没有合法根据,使他人受到损失而自己获得利益的事实。而在这个案件之中,根本牵扯不到不当得利这个说法,您既然不是很懂法律,最好还是请身边的三位律师代为辩护为好,不然就是在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另外,你告我诈骗,这项罪名绝不会成立,我也更不可能去监狱里吃牢饭,至于这是为什么,你可以咨询你所聘请的律师,相信这三位专业人士会给予你一个合理的解答。”停顿一秒,他自言自语,“毕竟花了那么多律师费,总要有点用处的。”

  说完,用那双漆黑若夜的眸子,望向了审判长。

  审判长果然开口,“原告请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未经允许请不要随意发言,法庭是讲求秩序的地方,如果你依然干扰正常的庭审,我会让法警请你出去。”

  “可是,我才是原告!”刘大民委屈的大叫。

  “盛律师,你可以开始你的辩护了。”审判长自动忽略掉了那一声不和谐的嘈杂。

  盛秋行略一颔首,锐利的眸光横扫过了全场。

  莫名的,所有人安静了下来。

  每个人都下意识的屏息凝视,等着听他要说的话。

  ……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正义辩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