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011章:拜山门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1章:拜山门

小说:一面 作者:本命红楼 更新时间:2020-08-26 12:50 字数:3437

  一个多小时后,两卡车的地方驻军赶到这里,他们其实可以以更快的速度到达的,可在路上被我安排的两辆空卡车吸引了注意力,一来一去耽搁了一段时间,赶到这里的时候,只看到放着几个空箱子的仓库。

  “你们这么多人,围拢在这里想干什么!”带队的是一个营长,见到一无所获到底心有不甘。

  “我们是生意人,过来倒卖些药材、粮食。”我迎了上去,把刚刚搜刮来的香烟递了上去,身后的一个帮众赶紧划着了火柴招呼。

  “粮食?什么样的粮食需要这阵仗!”营长将这四周仔细打量一遍,眉头紧皱,似是对驻地周围突然出现这一个废旧码头自己却一无所知而诧异恼火。

  “长官,我们是为青红帮做事的,听口音您是安徽来的吧,我们青红帮中安徽人可不少呢,对了,你们安徽的那个军长和我们帮主也很是要好,一到上海就去我们堂口喝茶!”黑头挣扎着起身回应。

  大昌看见黑头,怒火一下子就冲上了脑袋,因为告状的缘故自己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周围如此多的人,他很清楚并没有什么机会,饶是如此,他仍旧有冲上前来用牙齿咬断黑头的喉咙冲动,他忍耐了好久,才抑制住愤怒,背在身后的手因攥握的太过用力而呈现异样的紫红色。

  “你说的是陈军长吗?这可是我的老长官啊!我当班长的时候就在他的那个师!”营长的态度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随后在一袋大洋的安抚贿赂下,一众人对受了枪伤的黑头视而不见,还热心的留下一些消炎药,而因汇报错误讯息,耍了驻军长官的大昌被愤怒的士兵们轮番拳打脚踢,揍了个半死,留下的半条命也是准备回去后用来枪毙的。

  “黑头,你立功了!立大功了!这次可算是有惊无险,虽说我们青红帮现在家大业大,这些东西就算丢了也亏损的起,可这货物安全可是我们帮会的脸面,要是第一次承运就闹出这样的笑话,我们在上海其他帮会那里就会矮了一大截!”青红帮帮主洪清心情大好,他已经听了大致汇报,此番军火能够如期交付,确实是一件大大长脸的事情!

  “大哥,帮中规矩,货在人在,要是不能护卫周全,我也没有脸面回来见你!”黑头因为一身的绷带被优待坐在一张靠椅上回话。

  “这次回来就不要再走了,你为帮派征战多年,当年的错误,这么多年外出历练也算惩罚到位了,况且现在帮中正是多事之秋,需要你这样扎实牢靠的老人坐镇。”洪清端起茶碗海饮一口,随即意识到黑头双手的不便,挥手示意一旁伺候的徒弟过去服侍。

  黑头摇头表示不用:“大哥,这次能人货平安,得赖一个小兄弟的机智,这样的人才正是我们青红帮所需要的啊!”

  “哈哈哈,我也听说了,要说我们青红帮能雄霸上海,靠的就是天下英雄的抬举,有这样的好苗子,我们自然要尽心培养!”

  “大哥,那小子现在就在厅堂外……”

  “成,今儿我就破个例,亲自面一面这小子,看看什么样的人,能让你老黑如此赞不绝口!”

  自小,父亲对我的教导就非常严厉,这些逐渐养成的教养让我不论面对怎样的场合,都能对自己有所约束,给别人留下更好的第一印象。

  我用黑头赏给我的大洋置办了一身干净整齐的衣服,还花钱把自己的头发打理了一番,衣服上的皱褶在门外就抚平了,从进了这个客堂,就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青红帮这地方应该是过去某个官员的私家花园改建,宅门很是辉宏大气,内里曲曲折折颇为纵深,从大门到厅堂数了二百多步,沿途守卫的青红帮子弟不下二十人,宅子里面几个制高点也布置了岗哨,想来真正的防卫绝不止我明面上所能看到的这些,不愧是大上海的老牌帮派,实力底蕴的确不容小觑!

  从我坐在这里,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除了身旁站立的一个青红帮子弟外,没有任何人进来,我没打算和他搭话,我知道他也不会回答我什么,桌子上的茶也不过舔了两口润润嘴唇,屁股只轻轻搭着凳子,眼睛也直视前方对着厅堂中一副老虎下山图没有四处乱看。

  门外传来杂叠的脚步声,还有几个人洪亮的交谈,在这个地方,能如此放肆自由的,没有别人了,我赶忙恭敬地从凳子上起身。

  当先位置的,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阔面宽脸,毛发茂盛,眼睛看似温良浑浊,却蕴含着隐隐的杀气,手脚较为粗短却肌肉发达,裸露的半截胳膊上,新伤写着旧伤,狰狞却又霸气,人未到身前,爽朗恣意的大笑先传来:“好小子!还是个俊朗精神的娃子呢!”

  黑头比来人慢了半个身子紧随其后,他给我使了个眼神,我赶忙按照他教授的规矩恭恭敬敬的行了个大礼:“晚辈阿累见过洪帮主!”

  一行人坐定,却没人理我,我没有在意,就静静站在那里,既不显尴尬也不露窘迫。

  黑头趁着没人注意,冲我点了点头。

  洪清坐在上首,面无表情,可心中止不住一声赞叹,好小子,要是顺利过了关,可是个好苗子!

  “入座!”

  我施了个半礼,贴上了自己小半个屁股。

  “堂下来人是谁!”一旁的黑面汉子朗声问道。

  “江苏淮安阿累。”

  “因何缘故上山?”

  “求一碗饱肚饭,求一张暖床,求一个富贵前程!”

  “撒谎!”突然,一直坐着的洪清从座位上忽的站起,大步走到我近前,一脚踹向了我的凳子。

  凳子擦着我的屁股向后飞去,好在我没有完全坐下来,仅仅一个踉跄,并没有摔个屁儿圆,一众人大惊,黑头下意识站了起来,门外的护卫一下子涌了进来,刀枪全都指向我,只待一声令下就把我给收拾了。

  洪清没有说话,但那双原本慵懒的眼睛突然凌厉逼人,仿佛要将我全身上下都看的明白一样。

  我就这么保持着蹲立的姿势,直直的对上了洪清的目光。

  时间仿佛凝固一番,没有人敢多讲一句话,汗水从我的脸颊滑过,顺着脖颈砸了下来,一滴,两滴,三滴……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只是几个眨眼——

  “堂堂朱家大少爷,怎可能饿着肚子,又怎么会缺一个富贵前程!”

  此言一出,举座哗然,我倒并不觉得吃惊,想来我的父亲早已把我出走的消息广而告之,凭借青红帮的手段,想要打听,这也并不算什么难事。

  “没错,我确是朱家的朱宗仁,可那富贵江山是我的祖辈父辈积攒的,并不是我亲手打下的,那田地房宅是我的却又不是我的,我一直和我的父亲争执冲突,为的就是证明自己,如今出来闯荡,为的也是这么一口气!”

  “那今天你就再好好回答一遍,对着三尺神明,对着关老师,对着青红帮的梁柱骨干,回答我们,你因何上山?!!”

  “为着这做人的一口气!为着心气、傲气、志气!”

  “好!好!好!”洪清连道三声好字后,一身煞气一扫而空,一挥手,堂下冲进来的人马恭声退出。

  “老兄弟们!江山代有才人出啊!吩咐下去,备香堂设大宴,帮会今天又有好兄弟入伙了!”

  不多会儿,香案厅堂就布置完毕,大堂正中位置,请了关公画像,关老爷凛然而坐手持一卷兵书正襟危坐于一张虎皮太师椅上,一直不离身的青龙偃月刀在这张画像上反而没有露面,这样的关二爷半文半武却更显威严。

  我跪在堂下,注视前方,等待着仪式的开始,黑头作为我入帮的引见人,站在略靠前的位置,堂上青红帮重要人物济济一堂,按照辈分地位分列两旁,洪清环顾四周,人群渐渐止住了喧闹。

  两弟子上前将关老爷面前香案点起,冉冉香烟中,我五体投地对天地神明叩拜十二下,表示天地为证、此心可鉴。

  随后由宣礼官朗读我的投拜门贴:“门生朱宗仁,18岁,江苏淮阴涟水人,经帮内老兄弟黑头引见,自愿拜于青红帮门下,终身听训,听候鞭策!

  青红帮洪清万福

  徒弟朱宗仁百拜!”

  我对着上首的洪清行了六个大礼,并奉上拜师的礼物,一个精心打制的银碗,碗底刻制了‘日月天地心’五个大字,在洪清喝下我敬奉的茶汤后,算是礼成,从此逢年过节,我必须要按时登门拜访敬奉礼物,而洪清在此刻也正式成了我的师父以及庇护人,倘若我外出遇到麻烦,师父有义务出面为徒弟排忧解难。

  之后,我对黑头行了三个大礼,并奉上糕点烟酒一盒,表示对这个领我进帮的引见人的感谢和尊重。

  最后,宣礼官拿着帮规郑重肃立:“堂下弟子朱宗仁谨记帮规!”

  我跪伏在地,表示心悦诚服虔诚听训。

  “帮规十条,触犯者必严惩!

  一不可欺师灭祖

  二不可蔑视前人

  三不可爬灰倒弄

  四不可淫人妻女

  五不可捣乱帮规

  六不可江湖乱盗

  七不可开闸放水

  八不可带路引线

  九不可大小不准

  十不可无仁义礼智信!”

  “堂下弟子听清了吗?”

  “听清了!”我仍旧不敢抬头。

  “能严格遵守吗?”

  “能!”

  “今后和帮内兄弟要义气团结、互帮互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能照做不误吗?”

  “能!”

  洪清跨步当前:“好!朱宗仁,你以后就正式成为我青红帮门下弟子,众兄弟前辈都是你的靠山,青红帮就是你的依仗,起来吧!”

  晚上的宴席安排的极为隆重,为了照顾大多兄弟的口味,洪清特意把川菜和淮扬菜两家酒楼的厨子一齐请到家中,数百人在花园大堂摆了十几个桌子,堆成小山的白酒取之不尽,我被安排在洪清的右手边看座以示器重,那天晚上,我被频繁的敬酒醉的不辨东西,夜空迷乱,灯影阑珊,但我内心始终清明,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对邓大哥的承诺。

  ‘我希望为更多的人去争取他们想要争取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一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