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17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7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19-12-30 20:00 字数:3179

  再次见到船员小伙是第二天早上。外面下起雨来,还好是太阳雨,刚出门的时候刮过一阵风,就下起雨来,开车没走多远,又云散雨停了。也许是因为离开了不停摇晃、永远站不稳的渔船,又在医院睡了两天安稳觉,小伙子的气色红润了许多,精神也明显见好。看见我进来,小伙子有点不好意思,眼神不知道往哪儿搁。

  “我带来的东西你吃了?”我问。

  “吃了,”小伙子嘿嘿笑起来,怯怯地说。

  “好吃吧?”我扫了一眼床头柜,我带给他的粥和烙饼都吃完了,只剩一个茶叶蛋。

  “好吃,”小伙子又嘿嘿笑了笑。

  “听口音,你是北方人吧?”

  “是,”小伙子点点头。

  “难怪你会晕船呢,”我说,“现在好点了?”

  “好多了,”小伙子回答。

  “你有没有船员证,”我问。我想了解证实一下小伙子的身份,有什么事也好办。

  “有”小伙子说着,从手提包里掏出他的船员证。我接过来,打开一看,小伙子叫刘阳,二十一岁。

  “真年轻,”我说,带着羡慕的口气。

  小伙子腼腆地笑笑。

  “你是怎么到吉多来的?”我问

  刘阳抬头看了看我,然后低下头,说起他的经历。

  “我和几个老乡看到一家国内公司招聘海员,我们就去应聘,”刘阳说。“公司很快就录用了我们,把我们送到一家外国渔业公司当海员。经过一段时间简单培训,我们就被派出海捕鱼。我们几个都是大山里出来的,从来没有出海航行的经历,一出海,就又晕又吐。他们几个还好,没几天就习惯了,也不再晕船。只有我一个人闹得最厉害。开始我以为,我比他们多晕几天也就能适应。没想到我越晕越厉害,不断吐,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我一边晕船,一边还要坚持干活。我身体越来越虚,到后来实在干不动了,只能躺在船上,什么也做不了。原本我以为出一次海,十天半月就能回到陆上。哪知道这一出海就是好几个月。最后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如果继续留在船上,我肯定会死在海上。我吵着闹着要下船,我的老乡也替我找船长求情,船长看我实在不行了,就同意让我下船。但离得那么远,他不可能把我送回国去。当时,我们的船正好航行在这个岛附近,就把我放下来。上岸时,我连这个岛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这个岛叫吉多,是南陆的一个小岛国,”我说。

  “吉多,”刘阳说,“这个名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很正常,这是个小岛,”我说,“一般人都不会听说。不瞒你说,我这个搞外交的,来南陆之前,也没有听说过吉多这个地方。”

  “下船之前,”刘阳继续说他的故事。看来有很多话他一定憋了很久,想一吐为快。“我和一起出来的老乡抱头痛哭。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下船以后是凶是吉。不瞒您说,我完全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小岛上还会有我们的使馆。昨天睁开眼睛看到你,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刘阳说到这儿,有些难为情。

  “我猜你肯定不敢认,”我说。

  “对,我没有想到会有我们的人,再说了……”刘阳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

  “你不会以为我是当地人吧?我晒得有这么黑吗?”我哈哈笑起来。我突然明白刘阳为什么不敢认我。

  “有点,”刘阳轻轻地说。

  我无语,只能自嘲地笑笑,换了个话题。

  “不用担心,有我呢,”我说,“你的福气不错。我们使馆刚建起来,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我会尽力帮助你。”

  “一个人?”刘阳顿时瞪大眼睛看着我,惊讶地问。

  “对啊,就我一个人,”我笑着说。

  “呃,”刘阳明显找不出词儿来了。

  “现在你什么都不用想,好好养病,身体养好了,我再想办法把你送回国,”我说。

  “好的,我会的,”刘阳点了点头。

  告别刘阳,从医院出来,想到现在吉多又多了一个同胞,我异常兴奋。自从踏上吉多岛,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我的同胞了。布莱恩自称有我们的血统,但我不觉得他和我同宗同族。我渴望遇到一个真正自己的同类,说上几句家乡话,慰藉一下自己的思乡之情。我根本没有想到,我会以这样一种方式遇到自己的同胞。见到刘阳,我有一种久违的亲切和激动。

  回到使馆,小狗黄毛叫着欢迎我,在我身边转圈,伸舌头舔我的手,当然还不停地摇尾巴。

  “黄毛,你乖点,这几天我忙,”我对黄毛说,“我有人要照顾,他是我们自己家里来的人,我要好好照顾他。”

  黄毛傻傻地看着我。它当然不懂我的心思。刘阳让我想起儿子小松。自从见到刘阳,我甚至会出现幻觉,觉得刘阳就是小松,小松就是刘阳。刘阳到吉多来,就是小松到吉多来,来看我,来陪伴我,让我不再觉得孤独。

  我走到院子里,思绪还在儿子身上。长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亏欠儿子太多。说出来,别人可能难以理解。结婚不到两个月,我就出国常驻,连儿子小松出生都不能回家。算起来,我陪在儿子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外交圈子里一直流传一个故事。有一次,有个常驻国外多年的外交官回国休假。回到家里,他的儿子不肯认他这个父亲,躲在母亲背后,不肯叫他爸爸。到了晚上睡觉的时间,儿子问他母亲,“妈妈,这个叔叔为什么还不走?”

  这个故事已经流传很多年了,不知道确有其事还是有人杜撰。我一直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凭空编是编不出来的。所以,每次有人说起,我心里总是酸酸的。小松还小的时候,我回国休假,有好几天,他都不认我这个父亲。小松倒没有问“这个叔叔为什么还不走?”但儿子挣扎了好几天才喊出一声“爸爸”,我流泪了。我对吕淑琴说,我要争取在国内多待一段时间,好好陪陪儿子。不过,这由不得我。我们这一代正好赶上国家外交大发展的时代,驻外使领馆需要大量人手,我在国内待不了多久就要出国常驻,在国外的时间远远超过在国内的时间。

  这次到基比前,儿子在上高二,我本想陪儿子参加完高考再出国,尽一份做父亲的责任。结果,我的如意算盘再一次落空。接到赴驻基比使馆工作的通知,我特意去征求儿子的意见。

  “爸,你走吧。我没事,”儿子说,“你在家里,我反而压力大。再说了,我长大到现在,你也没有管过我什么,我已经习惯了。”

  儿子的话,堵在我心上。我得承认我确实管他管得不多。没有我在身边,小松的成长总是少一块。缺少母爱的孩子难,缺少父爱的孩子也不易,尤其是儿子。好在儿子争气,没有因为父亲不在身边而放松自己,从小自制力强,很小就帮着母亲做家务,在学校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这让我倍感欣慰。外交官的孩子,因为家庭经常处于不完整状况,容易出问题,甚至学坏。我的同事当中,这样的例子经常听说。小松却从来没有让我有过这样的担心。

  我坐在院子里的铁椅上,眼前是热带的花草树木,黄毛跟着我,趴在铁椅脚下。

  唯一让我觉得遗憾的,是儿子不愿子承父业。我希望儿子将来接我的班,当一个外交官。但儿子不愿意。高中分科的时候,我希望儿子进文科班,以后上外语大学。儿子死活不同意。我当时正好在国内。我去找儿子商量,做他的工作,儿子却毫不客气地对我说,他不进外语学院,将来也不当外交官。我问他为什么。儿子白了我一眼说,不为什么。

  “你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吗?”我问蹲在我身边的黄毛。黄毛看了我一眼,又把头转过去了。

  儿子不说,我心里明白,儿子不愿象我一样一辈子在外颠沛流离,连家也不顾。记得有一次,吕淑琴去换煤气罐。当时家里用的是煤气罐。我在家时每次都是我去换。我不在,只能吕淑琴去。自行车上挂个煤气罐,空的时候还好,满罐的时候连我骑起来都费劲。吕淑琴不敢骑,只能推着走,但推也不易。那次,吕淑琴被路过的汽车剐了一下,连人带车摔倒在地,手上膝盖上都蹭破了皮。吕淑琴流着眼泪回到家,抱怨我不在。儿子心疼母亲,母亲哭,他也哭。当时,只有十岁的儿子发誓这辈子不当外交官,要在家里陪母亲。从此后,每次家里换煤气罐,儿子都要陪母亲一起去。这种事情,吕淑琴没敢写信告诉我,怕我在国外担心,只是在我回国时才悄悄同我说的。

  为了这,我没再劝儿子,让他自己选择上了理科班。

  刘阳让我不自觉地儿女情长起来,也似乎激发起我的父爱来。我觉得老天好像是专门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弥补对儿子的亏欠。我一直想证明,只要给我时间,只要儿子在我身边,我有着象海洋一样宽阔深沉的父爱,我完全可以做一个合格的好父亲。

  黄毛汪汪叫了两声。我看看手表,已经到午饭的点了,黄毛一定饿了。我得去弄点吃的,给自己,也给黄毛。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