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19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9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1-06 20:00 字数:2838

  我硬着头皮去见德皮。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对我来说,同德皮有关的事情都不会是容易的事情,我唯恐躲之不及。人生就是爱开玩笑,你越是想躲的人,越是躲不过。我刚在E国使馆代办的招待会上同驴脸德皮交过手,把驴脸德皮顶了回去,让他吃了个软钉子,才没过两天,反过来我要去找他,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事情就是这样,同你喜欢的人要打交道,不喜欢的人也得硬着头皮去打交道。外交上,任何事情只能以国家利益为准绳,而不以个人好恶来决定。

  “那天我同你说的事,你想明白了?”一见面,驴脸德皮就问。他好像吃定了我要去找他,也等着要这样问我。

  “我来见你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我试图避开他的问题,“我这次来,是想同你谈RH国际组织年会的事。”

  “是吗?”德皮听了,显得很不高兴,脸比平时拉得更长了。他把脚翘到了茶几上,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我们希望在RH国际年会上得到吉多政府的支持,”我直接表明态度。

  “好啊,”德皮说,“但我们也需要你们给我们支持。”

  我心里的怒火在往上蹿,已经窜到喉咙口,被我硬生生压了回去。外交官不是没有火气,只是职业需要我们学会压住火气。我当然知道驴脸德皮指的是什么。他要把两个问题挂起钩来,想让我们以提供对他们大选的资金支持来换取他们在RH国际年会问题上对我们的支持。外交上挂钩是经常的事,但这样的挂钩违反我们的原则。德皮一上来就把两件事搅在一起,看来我今天是遇到麻烦了。但既然来了,不管他说什么,不管他是什么立场,我要做的就要想办法说服他,争取他对我们的支持。

  “我们一直在支持吉多,”我说。为了支撑我的观点,我列举了一系列我们对吉多提供的多方面的支持,包括物资上的,项目上的,等等。最后我说,“我们希望吉多方面能够从维护两国关系大局出发,在RH国际组织年度会议上支持我们。”

  “我不是要挂钩,”德皮狡辩说,“你们需要我们支持,我们也需要你们支持。”

  这不是挂钩,还是什么。

  我苦口婆心,但不管我怎么说,驴脸德皮都不为所动。他所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穆尼的大选。驴脸德皮坚持要把两者挂起钩来,坚持如果我们不同意提供资金支持穆尼,吉多方在RH国际年会上也就无法支持我们。

  谈话陷入了僵局。

  “德皮先生,”我又作了最后的努力,“我们两国都是发展中国家,我们一直相互支持,我们支持吉多反殖民的独立斗争,支持吉多独立后的国家发展,也一直向吉多提供无私援助。我们感谢吉多方面在国际事务当中,在涉及我们国家统一问题,以及RH国际组织问题上对我们的支持。我想,这种相互支持对双方都是有利的。我们希望进一步发展这种互利互惠的合作关系。我个人认为,我们不要把两者挂起钩来,而是分开处理。我们今后也还会以双方可以接受的方式向吉多提供援助,支持吉多的社会经济发展。我们真诚希望吉多方面以两国关系大局为重,在RH组织针对我们的提案上支持我们。

  我觉得我说的很雄辩,也很明确,只要不挂钩,我们还是愿意提供必要帮助。

  “吉多方面也重视两国关系的发展,”驴脸德皮打着官腔说,“正因为如此,我们希望你们能支持穆尼。穆尼当选了,才能确保两国关系继续顺利发展。代办先生,难道不是这样嘛?”

  我竟无言以对。德皮说的道理,挑不出什么毛病,但又是我们无法做到的。

  驴脸德皮够狡猾,他这样的反问让我很难回答。吉多反对党一直主张同第三方发展关系。如果反对党在下一届大选中当选上台,那吉多很有可能同我们断交,同第三方建交,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驴脸德皮知道我很明白其中因果,他的意思也很明白,只有穆尼当选才能确保双方关系继续稳定发展。德皮把我们是否拿钱支持穆尼当成了一张牌来施加压力。对我来说,我没有办法作出任何承诺。我所能作的承诺就是我们将继续向吉多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是对一个国家,而不是对一个人。换句话说,即使在穆尼和吉多反对党之间,我们更希望穆尼当选,我们也不能对他提供针对大选的任何帮助。因为对一个党派的任何帮助都将违反我们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

  “我能不能见见代理阁下?”我说。我想,也许直接找穆尼还更有可能说得通。

  “很抱歉,这个我没有办法帮你安排,”驴脸德皮一口回绝了我。

  我同驴脸德皮不欢而散。我郁闷地回到使馆。黄毛见我回来,开心地绕着我转圈子。黄毛开心,我却郁闷无比。

  “去,一边去,”我挥了挥手,让黄毛走开。黄毛不解地看了看我,悻悻地走开了。

  现在的事情走进了死胡同。我想起了在礁石湾里看到的那些恶浪和暗流。现在对我不利的是两股力量,一股是P国,还有一股就是穆尼。我不知道这两股势力现在是不是合流在了一起。从我同他们的交锋看,两方面的诉求并不一致,似乎并没有合在一起。现在唯一可以争取的力量还是达鲁。我决定再去找一趟鲍尔斯。

  我向鲍尔斯详细说了我同德皮谈话的情况。

  鲍尔斯听我说完,沉默良久。

  “我按照你的建议去见德皮主任,”还是我打破沉默,“不管我怎么说,他都坚持要把在RH国际组织对我们的支持同提供资金挂钩。你也知道,这不符合我们的外交原则。”

  鲍尔斯点点头。

  “要不,你出面帮我安排我去见穆尼,我能说服他,”我说。我想过,德皮口口声声称自己代表穆尼,我怀疑他言过其实。

  “WELL,WELL,”鲍尔斯摇了摇头,“恐怕很难。”

  “那就只有一条路了,”我说,“不知道是否方便问,现在在哪儿?”

  “你的意思,你想直接去见?”鲍尔斯惊讶地看着我。

  “是的,我想直接去找一趟达鲁,”去见鲍尔斯之前我就已经想好了。实在不行,我就直接去找一趟达鲁。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能破这个局。

  “WELL,不瞒你说,我同达鲁有过联系,”鲍尔斯说,“他让我同穆尼商量。”

  “但你也知道,现在穆尼副那儿说不通,”我不自觉地提高了嗓门,“如果在这件事上我们得不到吉多的支持,这对两国关系今后发展会非常不利。从事外交这么多年,我知道,两个国家关系的好坏有时候就体现在一两件关键事情上,处理得好,两国关系就会发展顺利,处理不好,两国关系就会受到影响,甚至出现倒退。现在我们遇到就是这样的关键事情。你也知道,我国政府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如果这个时候,在这样关键的问题上,我们得不到吉多的支持,那无疑将对两国今后关系发展不利。”

  “我明白你的意思,”鲍尔斯说,“也同意你的说法。我们不希望看到两国关系因为这件事而受到损害。”

  “是这样,我们也不希望。我知道达鲁重视我们两国关系,现在也只有达鲁出面才能打破僵局。所以我想直接去见他。”

  “Well,要不这样,”鲍尔斯沉默了好一会儿说,“现在也许只能这么办了。我帮你安排去见。”

  “那他现在人在哪儿?”我问。

  “他现在和家人一起在棕榈岛度假,”鲍尔斯说。

  “棕榈岛?”这个岛名我听说过,但仅此而已。

  “是的,棕榈岛,离这里大概300多海里。”

  “还挺远。”

  “是的,恐怕你得坐飞机去。”

  “好的。”

  “去棕榈岛没有航班,你还得想办法租飞机。”

  “这你就不用管了。”

  “那你什么时候去?”鲍尔斯问。

  “当然越快越好,”我说。

  “那就明天吧!”

  “好的,我现在就去准备。”

  “不过有一个条件。”

  “你尽管说。”

  “你要绝对替我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是我安排你去的,”鲍尔斯说。

  “这没问题,”我一口答应。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