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十四章 陈家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陈家祥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10 07:30 字数:5137

  这是今年以来,陈家祥第五次来甬东港女排训练基地了。

  在落成不久的基地里,在这座崭新的训练馆中,陈家祥安静地坐在场地旁的长椅上,认认真真地看着中国女排主教练徐振光带着队员们进行训练。

  自中国女排春天时由芗城转训到这里之后,陈家祥平均每周都要来至少一次。

  虽然身为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的主任,陈家祥的工作职责是主抓排球项目全面工作,但中国女排,始终是国家体育总局下属的这个机关里,任何工作的重中之重。

  陈家祥这次来甬东港,一方面是来看一看中国女排这一段时间的训练成果和队员们的整体状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筹备一周后在这里举行的中国国际女排邀请赛。

  每年,春季的封闭集训之后,中国女排总要在国际大赛赛季正式开启之前,先邀请几支世界强队来家门口过过招、热热身。这样一来,既可以给球员们放松身心、找找状态,也能够检验检验几个月封闭集训的效果。

  今年,中国排协先后向美国、日本、韩国、俄罗斯、意大利、巴西、德国等一众世界劲旅发出了邀请。但欧洲那边的职业联赛时间拖得比往年长,赛季刚刚结束不久,很多球队的主力队员还处在休假中,难以尽遣主力来华参赛。最终,有日本女排、德国女排和巴西女排三支球队表达了前来参加本届邀请赛的意愿。虽然没有邀请到更多的欧洲劲旅,但有这样几支球队能来参赛,也已经令陈家祥略感欣慰了。

  更让陈家祥感到高兴的是,比赛将至,中国女排的老队员们在训练场上的精气神都很不错。无论是队长周书遥,还是鹿茗、韩嘉卉,都努力地克服着老伤老病所带来的不适,全身心地投入到每一天、每一堂的训练课上。

  陈家祥觉得,如果中国女排的这些老队员都能保持着这样的竞技状态和身体健康状况,如果魏心荻也能够在中国女排二队培养出几个关键位置上能力出众的年轻选手,使其在明年能够输送、补充到中国女排的阵容中来,中国女排仍然是很有希望在后年的奥运会上实现卫冕的。

  一想到这儿,陈家祥就觉得自己的身上也充满了干劲。

  奥运会卫冕!旁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目标。

  俗话说得好:“打江山易,守江山难”!

  即便中国女排已经是世界排球历史上最为成功的球队之一,也还没有过在奥运会上卫冕的纪录。如果陈家祥能够帮助他的教练、运动员们实现这一创举,他觉得,自己在排球领域兢兢业业、辛苦耕耘了几十年,就真的可以无憾了。

  想到奥运会,想到中国女排的新老交替,于是,他又顺理成章地想到了正在芗城女排基地“闭关修炼”着的中国女排二队来。

  自从中国女排二队集训开始,他在芗城短暂逗留两天之后,陈家祥就再也没有找出时间过去看一看。一方面,他的精力毕竟有限,中国女排一线国家队的大事小情都需要他一一关注,哪儿还分得了更多的心给二队。另一方面,他也的确相信魏心荻,认为那样一个对排球有着深刻理解,充满着对排球的热爱,更怀着一颗祖国至上的赤子之心的年轻人,一定会把她对排球的热爱与知识,以及她的爱国之情都灌输给她的运动员们。陈家祥觉得,有了这些作为基础,年轻的中国女排二队一定不会差。

  所以,这些日子,他没有过多地过问中国女排二队封闭集训的事情。偶尔,陈家祥会给魏心荻打个电话,问问她的训练计划执行到哪一步,还有没有需要排球中心给予帮助的。要么,偶尔陈家祥也会给助理教练靳胜打个电话,从不同的角度了解一些中国女排二队的训练情况。从靳胜的话语中,陈家祥既听到了教练员、运动员对于那位年轻主帅的肯定,也敏锐地发现,魏心荻的某些训练理念,可能让靳胜这位老教练也存在着些保留意见。

  “不过,主任,”耿直的靳胜还是解释道:“国外的一些训练理念,毕竟魏指导比我们要了解得更深。就算是一次新的训练理念试验也好,您既然给了她机会,我就会全力配合好。如果魏指导成功了,我也要改变我的观念,虚心向她学习。”

  “我还是应该找个时间去看看,看看魏心荻到底把队伍带成什么样子了……”陈家祥想着,自言自语道。

  这一边,上午的训练课告一段落。看着队员们陆续离开训练馆,徐振光也收拾停当,向他走过来,陈家祥便从长椅上站起身。

  “老徐,辛苦了。”陈家祥微笑着伸出手。

  “主任,你也辛苦啊,这一看就是一上午的。”徐振光伸出手,用力握了握,“老战友”之间的握手,从来没有虚情假意的客道。

  陈家祥发现,徐振光的手被汗水染得湿漉漉的,不由得一阵心疼。

  “老徐,最近身体怎么样?头还疼吗?”陈家祥轻声问道。

  “最近好多了,队员们都很照顾我,训练自觉性非常好,完全不用我费什么心。”徐振光故作轻松地说。

  其实,陈家祥早就从中国女排的助理教练和甬东港女排基地的工作人员那里听说了,徐振光的高血压这段时间时好时坏,甚至他还悄悄跑去医院输过一次液。只是徐振光怕队员们担心,那一次他还是趁晚上队员们睡下了,才请基地的工作人员开车载他去的医院。

  “邀请赛开打之后,反而能轻松几天吧。”陈家祥说。

  徐振光点了点头,又笑着摇了摇头,说:“哪里敢放轻松啊。还有不到半年,世锦赛就开打了。还有一年半,世界杯就到来了。还有两年零两个月时间,奥运会就开幕了。那是最后一战啊!满打满算就不到八百天了!我真恨不得把这八百天里的每一天都掰成两天来用啊。”

  “老徐啊……”陈家祥拍了拍徐振光的肩,真诚地说:“虽然我知道,你跟我的想法,你跟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憋着劲儿,想实现前人没实现过的卫冕奥运冠军。但时间,可以争分夺秒、一天掰成两天用,你的身体,可绝对不能掰成两半儿来用啊!”

  “你放心,我这身子骨还顶着住,就算掰,也掰不折。”徐振光笑了。

  “之前一段时间,我也在想,要不要明年让小魏来国家队帮帮你?”陈家祥毫无芥蒂地开门见山问道。

  “谁?魏心荻?”徐振光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了。

  “对,”陈家祥说:“我跟她签了一年的合同,毕竟,明年没有23岁以下国家队的任何比赛任务了,也用不着常备这个年龄段梯队。所以,明年我得想办法,怎么样妥善地安置她,尽可能地让她发挥更大的作用。毕竟,我把她从美国拉了回来,人家姑娘家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我不能‘鸟尽弓藏’啊。”

  徐振光听着这话,点了点头,但沉吟了片刻,还是说:“我不反对您对中国女排的教练组进行调整,我也非常认同,中国排协应该好好地、妥善地对待小魏。但我想,如果您要让小魏进入中国女排教练组,还是应该根据她这一年带队的效果。我很希望,今年她能够在中国女排二队带出成绩来,培养出新人来。不过……”

  陈家祥看着徐振光。

  “现在,我还说不好,魏心荻是不是适合进入中国女排教练组。”徐振光说。

  “老徐,我明白你的想法。我会完全尊重你的意见,毕竟,你是中国女排的主教练。”陈家祥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陈家祥的手机铃声大作。陈家祥拿出来一看,是排球中心外事部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他便没有避讳徐振光,直接接起电话来。

  徐振光看到,陈家祥的脸色渐渐地变得阴郁了。从陈家祥与电话那一头的对话,徐振光也听得出来,是下周的中国国际女排邀请赛出了问题。

  很快,陈家祥挂了电话。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对徐振光说:“下周的比赛不好搞了,巴西女排已经确定来不了了。”

  虽然徐振光有心理准备,但从陈家祥嘴里证实了这件事,还是让他感到了几许吃惊与失望。

  这些年,巴西女排上升势头很快,而且她们那种快速、全面的打法,与中国女排更是相生相克。徐振光特别希望在今年的世锦赛之前能够多几次与巴西女排交手的机会,让自己的队员们更好地适应巴西女排的风格、特点。所以,这次邀请赛,徐振光是专门向中国排协提出了要求,一定要请到巴西女排这个对手来参赛的。

  “巴西女排本来应该昨天启程,经欧洲先前往日本,参加在东京的一个排球训练营活动,然后跟日本女排一同来中国的。可是在里约热内卢的机场,巴西女排的一个工作人员忙乱中不慎丢失了装有全队护照的腰包,至今全队护照仍然音讯全无。这样一来,她们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出国了。所以,这次比赛,她们来不了。”陈家祥解释道。

  “嗯。四国赛变成了三国赛。”徐振光无奈地笑笑,点了点头。虽然不希望听到这个坏消息,但坏消息真的到来了,他也只能选择坦然接受。

  “陈主任……”徐振光想了想,突然说:“我想,比赛不会因为巴西女排不来而取消,这样的话,我倒是有个建议,你看是不是可以让中国女排二队也来参加这次的邀请赛?”

  “啊?”徐振光的建议让陈家祥颇感意外。

  “魏心荻带着队伍也练了一个来月了,到下周,应该也到了一个疲劳期。如果把她们那支队伍拉过来,打打比赛,调节调节小孩子们的心情,也是好的。再说,中国女排二队在年底的23岁以下女排世界锦标赛之前本来就没有安排太多的热身赛,只练不赛,是很难切实发现问题的。这次比赛,就算我们一、二队之间不打,让她们碰碰日本女排、德国女排这样的一线国家队,也是非常难得的锻炼机会。另外,咱们不也都想着看看魏心荻究竟把中国女排二队练得怎么样了吗?这正好是一个机会。”徐振光解释道。

  听着徐振光的话,陈家祥连连点头。

  可是想了想,陈家祥反问道:“老徐啊,话虽这么说,但一来,做这样的临时决定,魏心荻会不会觉得太仓促?二来,她那支队伍毕竟还是青年队,这次的对手无论日本女排、德国女排,都是一线成年队,魏心荻敢不敢让她的队员们去‘以小打大’……”

  “她敢!”徐振光不等陈家祥说完,便接过话头大声说道:“魏心荻是怎样一个人,我还是知道的。我相信,只要你告诉她这件事,她一定拍着胸口跟你保证,‘陈主任,我不仅要带队参赛,还一定能战胜对手。’”

  陈家祥被徐振光惟妙惟肖地模仿着魏心荻的口气逗得一乐。

  笑罢,陈家祥反复咀嚼着这句话,他突然问徐振光道:“老徐啊,如果有机会,你想不想跟二队打一场?”

  徐振光完全愣住了。

  他盯着陈家祥的眼睛,看着陈家祥脸上浮现着的微笑。那微笑是真诚的,虽然这句问话在他听来,的确有一点点刺耳。

  “陈主任,你是认真的?”徐振光一字一句地问道。

  陈家祥点了点头。

  “从建制上说,中国女排二队是后备梯队,可魏心荻的中国女排二队里,主要队员都在22岁上下,许多运动员在各自的地方俱乐部也都打上了联赛,没少跟中国女排的老队员们在联赛里交手。所以,这次两支球队能够来参加同一届邀请赛,我觉得这也是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一队和二队,不是不能成为实战对抗中的对手。”陈家祥说。

  看着徐振光依旧沉吟不语,陈家祥接着说:“我们可以在训练场关起门来打嘛,甚至不必非得打几局,或是非要分出胜负来。二队的小队员们身体条件都不错,也有冲劲,作为一场内部对抗,她们想必能够给一队担当一个合格的‘对立面’。与此同时,老徐你也说了,二队在年底出征之前,比赛机会都很少。那……老徐,你愿不愿意给魏心荻多增加一次比赛机会呢?”

  “我是怕,万一二队的小队员们输得太多,把她们的信心打没了,反而不是很有利于她们的成长吧……”徐振光说道。

  陈家祥哈哈一笑,说:“如果她们因为一场失利,就信心尽失,那我想,这就不是一支合格的队伍,魏心荻也就不是一名合格的主教练了。”

  “怎么样?老徐?我替你们两个安排一场?”陈家祥说。

  “陈主任,容我再考虑考虑吧!”徐振光说着,径自走出了训练馆。

  整个训练馆已经空空荡荡,陈家祥望着还没有关闭的灯光,突然间对下周的邀请赛充满了强烈的期待。

  他决定了,无论如何,他都要让魏心荻率领中国女排二队来甬东港参加这次邀请赛。

  让中国女排二队获得更多的比赛锻炼机会,倒不是陈家祥心中最主要的目的。这次邀请赛,依照惯例是会向全国进行电视直播的,陈家祥真正希望的是,魏心荻能够和这支年轻的中国女排二队在全国球迷面前正式亮个相,让大家看一看,中国女排是后继有人的!

  所以,这种亮相,也要看中国女排二队究竟能够在这次邀请赛上,面对日本女排和德国女排两支世界劲旅时,有着怎样的表现。

  陈家祥掐指数了数,除去路上的一天和赛前报到、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一天,中国女排二队还有四天的时间来为这次她们此时此刻还不知情的邀请赛做好准备。

  想到这里,陈家祥赶紧拨通了魏心荻的电话。

  在电话那一边,魏心荻果然如徐振光所说的那样,兴奋地连声说道:“陈主任,我当然会带着队员们来参加这次邀请赛,我也会和队员们一同努力,力争战胜日本女排、德国女排!”

  “很好!”陈家祥说:“魏指导,那你赶紧和教练组、队员们布置一下。这次邀请赛是全国现场直播,我希望中国女排二队能够在全国人民面前,打出你们自己的精神风貌来。对,十四名队员一个不少,全都来甬东港!三天之后启程,我下午就安排办公室给你们订票了。”

  听着电话那边,高兴的魏心荻连连称是,陈家祥想了想,还是试探性地问道:“魏指导,有件事我还想询问一下你的意见。”

  “陈主任,您说。”魏心荻说。

  “这次邀请赛,是不会安排中国女排与中国女排二队进行正式比赛的,”陈家祥说:“可是,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想不想让队员们也跟中国女排打一场内部教学赛?”

  “这是……徐指导的想法?”魏心荻迟疑地反问道。

  “你不要管是谁的想法,”陈家祥平静地说:“我现在只是想听听你的想法。”

  然而电话那一端,魏心荻也久久地沉默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