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二十章 杨非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章 杨非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16 08:23 字数:5043

  当主裁判吹响比赛结束的哨声时,杨非一下子从记者席上站了起来。

  他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像夏至、袁珺那几个中国女排二队的小姑娘一样,挥动着拳头肆意呐喊着庆祝胜利,甚至希望自己也能像方晗高高抱起顾未央那样,冲过去把魏心荻抱起来,让全国球迷好好看一看这位年轻的中国女排二队主教练。

  但他使劲压抑着心底的兴奋,平静地把桌子上的电脑收进背包里,一溜烟地走下看台,向场地里走去。

  经过运动员通道的混合采访区时,日本女排的队员们和她们的主教练田中贵子垂头丧气地从杨非身边走过。杨非知道,她们当中应该没有任何人预计到,那支临时被调来参加中国国际女排邀请赛的,被冠以“二队”名头的中国女排后备梯队,居然在第一个比赛日就给了她们一个下马威,还是以一种她们不曾料到的方式。

  走进比赛场地,杨非发现魏心荻已经被电视台的记者们围住了。他没有去打扰她,只是站在外围,听着魏心荻接受采访。

  甬东港体育中心的球迷们仍然很兴奋,使得球场内的声音十分嘈杂。杨非断断续续地听着魏心荻的话,只能偶尔听得清几个词。这反而给了他一个好机会,让他能够静下心来,仔仔细细端详着面前不远处站着的这个他曾经无比熟悉,但现在又似乎相当陌生的魏心荻。

  除了发型,魏心荻的身材、面容和五年前几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五年前,梳着马尾辫的魏心荻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首都机场的海关通道。五年后,她再度归来,已经剪成了干练的短发。

  杨非望着魏心荻,看到她并没有因为这一场胜利而在摄像机面前喜形于色。

  其实从当运动员开始,魏心荻就是以场上兴奋、充满激情,场下沉静、稳重这种反差强烈的形象而给杨非和很多球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魏心荻的身份从运动员变成了教练员,她不再有亲身上场拼搏的机会,所以,她更多地把自己沉稳的一面展现出来。

  现场采访很快结束了,杨非终于有机会走上前来。

  他多想,能像以前她作为中国女排的主力二传刚打完比赛时那样,冲上来抱一抱她,抚一抚她湿漉漉的头发,不怕被她的汗水打湿自己的衣服,也要和她一起感受胜利的喜悦,但这一次,杨非只是伸出了手,礼貌地笑着说道:“魏指导,恭喜了。”

  看到杨非能进得了只有摄影、摄像记者进来的内场区,出现在她面前,魏心荻一开始的确略有一点惊讶,但看着他胸前挂着“组委会工作人员”的胸卡,魏心荻就明白了。

  “谢谢!”魏心荻伸出手,也礼节性地和杨非握了握手。

  杨非发现,魏心荻的手心其实出汗了。

  “那个……”魏心荻看了看四周的队员和工作人员,现场的环境还有些嘈杂,她问杨非道:“你要在这里采访吗?”

  杨非摇了摇头,说:“我是来替组委会叫你和队长,一起去参加赛后新闻发布会的。”

  “哦!”魏心荻明白了,她扭头喊着:“顾未央!小兔子呢?”

  听到主教练喊,正在场边一面和队友们神侃,一面做着拉伸的顾未央腾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像不知疲倦的小兔子一般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

  “走,跟杨老师一起去开赛后新闻发布会去!”魏心荻说。

  “好嘞!”顾未央开心地准备拔腿就走。

  “回来回来!”魏心荻赶紧喊住她:“你不能穿着比赛短裤就去新闻发布会啊!去把裤子穿上,还有,套上外套吧,一会儿身体冷下来,吹着空调小心着凉。”

  顾未央看看笑而不语的杨非,吐了吐舌头,站到一边,从背包里掏出长裤、外套,三下五除二地套在身上。魏心荻这才示意杨非带路,三个人走出比赛场地,向新闻发布厅走去。

  走进新闻发布厅,日本女排主教练田中贵子和队长石川佑希已经在主席台上落座。魏心荻赶紧让顾未央和她一起坐在桌前摆着“中国女排”字样桌签的座位上。杨非则悄悄地站到了新闻发布厅一边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去。

  “抱歉,刚才电视台的记者在现场做了一个采访,让您久等了。”魏心荻小声地用英语和田中贵子打了招呼,又用中文大声地和现场的中国记者们解释了一下她迟到的原因。

  “姐,这桌签……”眼尖的顾未央突然小声对魏心荻说道。

  魏心荻一下子发现了问题,她向主持人举了手,问道:“主持人,对不起打断你,这个桌签放错了吧?”

  主持人这才注意到,魏心荻和顾未央面前的桌签居然写的是“中国女排”字样,她连连跟魏心荻道歉。

  田中贵子也看得懂汉字,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用英语对魏心荻说道:“中国女排,没关系,你们今天打得很棒,配得上这个称呼!”

  说罢,田中贵子还站起身,主动向魏心荻伸出手,跟她握了握。

  台下面的中国记者赶紧用照相机、摄像机和手机捕捉到了这些画面。

  杨非只听得旁边两个记者议论着。

  “咦,这日本老太太昨天赛前发言的时候不是挺看不起咱们这个中国女排二队的嘛。”

  “就是的,今天怎么变得这么谦虚、和蔼了?”

  “看来啊,咱们的中国女排二队的姑娘们是真的把她们打服了!”

  听着这些话,杨非会心一笑。

  ……

  新闻发布很快结束了。听到魏心荻让顾未央先和队友们一同坐大巴回驻地,吃过饭晚全队再一起回来看晚上中国女排与德国女排的比赛,杨非和顾未央都有些纳闷。

  “姐,您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顾未央问。

  “中国女排已经过来做赛前热身了,我想去热身场地看看她们。”魏心荻说:“反正我也不饿,你们先回去好好吃饭吧。”

  “姐,您在这儿也没得吃,我一会儿回来,给您带点什么吃的吧!”顾未央说道。

  看到自己的队员如此贴心,魏心荻很是欣慰,轻轻拍了拍顾未央,说:“行啊,你看着随便帮我从自助餐厅装两块点心,晚上带过来就好了。”

  看到杨非还站在一旁,魏心荻便又问他:“你不跟队员们的大巴一起回酒店吗?”

  “不,”杨非说:“我也想去看看中国女排的赛前热身。”

  “那你帮杨老师也带一点吃的回来吧。”魏心荻又对顾未央说道。

  ……

  杨非和魏心荻一前一后地穿过比赛馆。数千名下午场的观众此时已经退场,而晚场比赛还没有到开放观众进场的时间。偌大的甬东港体育中心此时只剩了几十名工作人员和技术人员还留在现场做着赛前的准备工作。一时之间,刚刚人声鼎沸的体育中心变得空旷、宁静起来,甚至连杨非和魏心荻的脚步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上去,日本女排的老太太对你的战术很是吃了一惊啊。”杨非突然小声说道。

  魏心荻笑了,说:“日本女排拿老眼光看待我们,以为我们还是以往那种‘寓攻于快、寓攻于变’的风格,没想到我们今天上了个大接应,前后三个强攻点轮番对她们展开攻击。她们的拦防就算再皮实,也经不住姑娘们的‘组合拳’出击啊!”

  “我发现,这些年很多欧洲队都开始这种打法了……”杨非说。

  “果然是排球专家啊,”魏心荻看了看杨非,半开玩笑地说:“连这个都发现了。”

  杨非笑而不语。

  魏心荻点了点头,说:“现在,世界女子排坛的确发生了技战术男子化的趋势。这种变化,要求女排运动员具备速度的同时,也要有高度、有力量。而我们的年轻队员们身高越来越高,力量越来越好,为什么不能尝试着顺应世界女子排球发展的潮流,去寻找适合我们的打法、风格呢?”

  “可是,以往中国女排赖以成名,或者说取得一个又一个世界冠军的风格、打法就是‘快速’、‘全面’和‘多变’。外国人的那一套东西,真的适合我们中国女排吗?欧洲那些男子化风格的球队,又有哪一支成功拿到过世界冠军呢?”杨非反问道。

  魏心荻站住了脚步,她转过头,看着杨非,认认真真地说:“我不是说外国人的东西就一定是好的,但既然世界女子排球技战术发展呈现出了新的方向和新的潮流,我们一定要重视。再说了,中国女排二队队员们的情况,你这两天也看到了。她们年轻、高大、有冲劲,也有超过以往任何一批中国女排老队员的身体条件。但不可否认的是,正因为她们的身材越来越高,她们的基本功扎实程度不如老女排。况且,这又是一支短期集结起来,为了一项有着明确目标的比赛而成军的队伍。所以,我必须根据她们的特点,根据今年的比赛目标,来为她们打造一个短时间内就能起到效果的战术打法。以往的中国女排选择了像我这样的一批基本功还不错的队员,然后主教练可以根据他的思路,利用长时间的集训,去精雕细琢,打造我们‘全面、快速、多变’的战术风格。但请问,杨大记者,中国排协给了我多少时间让我先去磨练这些队员们的基本功呢?我是要培养人才,可既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就必须要在‘扬长’的同时,去努力‘避短’,去寻找能为我所用的战术打法。毕竟,失利并不能让她们成才得更快,我得让这些年轻姑娘们通过一场一场的胜利去收获信心,同时积累经验尽快成长。”

  “可是,这样一来不就等于失去了中国女排固有的风格了吗?”杨非也针锋相对地提出了他的观点:“那么未来,你的这批队员们入选中国女排之后,她们怎么去适应国家队的战术打法?难道后备梯队的打法,不应该和成年队一脉相承吗?”

  魏心荻看着杨非,久久没有说话。好半天,她才反问道:“杨非,在你看来,我是一个只看眼前一时、一赛成绩的教练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杨非连忙说道。

  魏心荻说:“我希望,我在中国女排二队尝试的这些战术变革,能够影响到我的年轻队员们,因为她们的身体条件和个人特点,决定了她们或许更适合这些战术变革。她们的成长,也或许带来了中国女排进行技战术变革的契机。我也认为,她们未来都是中国女排的可造之才和新鲜血液。如果她们能够进入中国女排,我更希望她们能为中国女排带来新的战术革新。虽然,有的时候我也觉得这是我的幻想,但,这也是我所期待的。”

  “可是,你怎么能让中国女排放弃曾经成功过的经验,去尝试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东西呢?”杨非又问道,声音不由得大了起来。

  魏心荻说:“我觉得,几十年了,中国女排所取得的成功大家有目共睹,但真正的成功经验不应该是某一时代、某一批人的技战术打法,而是一代又一代中国女排教练员、运动员那种‘祖国至上、团结协作、顽强拼搏、永不言败’的精神力量。技战术打法总会有局限性,但中国女排的那种精神力量是永恒的。”

  “可是,精神力量总是要以技战术为‘物质基础’啊!”杨非说着,声音更大了些。

  “杨非,为什么每次我们讨论起排球理念,你的声音总是比我还大,也总是和我意见相左呢?”魏心荻问罢,自己却无奈地笑了。

  不等杨非开口,魏心荻就平静地说:“好了!好了!我们今天就讨论到这里吧。”

  说着,魏心荻向着热身场地的方向走去。

  杨非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发现,魏心荻和五年前不一样的,除了发型,还有她的性格。

  魏心荻变了。如果是在五年前,或许她就要和杨非因为讨论中国女排的战术风格而大吵一架,来强调自己的理念和观点是正确的。但今天,主动避免了争执的却是魏心荻自己。

  杨非的心里百味杂陈。他想,如果五年前的魏心荻是这样对待两个人之间因为排球理念而产生的分歧的话,或许两个人就有可能不会分开了。

  可是,他又想,或许正因为两个人分开了,今天的魏心荻才会主动避免在这样的问题上和他发生争执。

  杨非也无奈地苦笑了笑,他追过去,跟魏心荻一同走进了中国女排的热身场地。

  场地中,徐振光正如以往那样,亲自上阵给队员们喂球,让攻手们在网前扣扣球,找找球感。

  看到魏心荻不知何时来到这里,站在训练场的一角,徐振光有些出乎意料。但他没有停下手中抛着的球,直到这一组扣球热身结束,徐振光才满面笑容地走了过来。

  “小魏啊,你们下午的比赛打得挺不错。”徐振光对魏心荻说道。

  “徐指导也看了下午那场比赛?”魏心荻问。

  徐振光点了点头,说:“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正好第四局刚开始,所以看了一局。今天晚上回去,我会组织队员们好好看一下这场比赛的录像,学学你们是怎么打日本女排的。”

  魏心荻微笑着说:“徐指导您开玩笑了。我们队里那些‘小屁孩儿’使出吃奶的劲儿才打了日本女排一个3比1,也赶上日本女排那老太太对我们不够熟悉。咱们中国女排打她们,还不是手拿把攥地3比0嘛。”

  和徐振光嘻嘻哈哈随口聊了几句,魏心荻突然发现周书遥并没有在场上热身,而是自己一个人坐在场边。她膝盖上敷着冰袋,神情寥寥。

  “徐指导,书遥她……膝伤还是没有恢复利索?”魏心荻问到。

  徐振光原本脸上浮现着的轻松神色,也一下子暗淡下来。他凝重地小声说道:“可能这些日子训练量大了,书遥的膝盖积水又严重了。我本来想着这场比赛让她歇歇,可她说什么都不愿意。唉,我……我不想再出现以前出现过的问题,再给运动员带来什么伤害了……”

  徐振光的声音不大,但每一字、每一句都仿佛在魏心荻心口重重地敲击着。

  魏心荻仔细端详着身旁的这位老帅。如果放在五年前,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这样的话会从徐振光口中说出来。

  有的时候,人会改变一些事情;也有的时候,事情会改变一些人。

  “小魏、杨非,你们先看一会儿,”徐振光说:“我得抓紧时间继续帮她们练一练。”

  说罢,徐振光便往热身场地里走回去。

  杨非看了看徐振光,又看了看坐在一旁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周书遥,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可杨非又突然看到,魏心荻向着热身场地走了过去。

  “徐指导!”魏心荻大声说着:“您休息一会儿吧,让我帮大家传几个球!”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